第351章 和棋圣對弈

小說: 楚陽夏雪免費閱讀 作者: 第一狂婿 更新時間:2020-01-17 05:41:37 字數:3727 閱讀進度:350/350

天才本站地址s

在夏小帥的店內吃過一些糕點,楚陽和夏雪帶著一些糕點回到了家中。

此時的果果正跟林秀秀玩得不亦樂乎,遠遠的兩人就聽見了果果如風鈴響動般的笑聲。

“這小丫頭?!毕难┬χ?,挽著楚陽的手臂走了進去。

“爸爸、媽媽?!惫⒓淳拖褚恢粴g樂的小精靈一樣跑了過來,又是要抱又是要親的。

片刻后,才瞪著兩只水靈的大眼睛落在糕點上。

“爸爸,好香啊,好吃的”她蹲在糕點面前就像一只好奇的小貓,惹得夏雪噗呲一笑。

她走過去將糕點打開,滿屋子的香味,就連夏和滿和鄭美紅都走了過來。

讓楚陽詫異的是,鄭美紅今天竟然沒說他半句,反而有意無意的逗著果果。

看著融洽的一家子,楚陽臉上漸漸浮現出一抹幸福的微笑。

就在他看得出神之際,電話短信提示音忽然響起。

楚陽回過神來,掏出手機一看竟是齊柏坡發來的,邀約他去白玉京一聚。

皺眉思索一番,他還是決定要去一趟,于公現在他弄出關于齊開勝卑鄙手段的事輿論還熱火朝天,這事牽扯齊柏坡,無論為何這事都要有個善后才行,于私他也想跟這個棋圣過過招。

楚陽沒有打攪夏雪幾人,獨自一人出了門,駕車直驅白玉京。

來到白玉京,楚陽不禁想起卡洛兒。

也不知道那小丫頭家族的事處理得如何了。

想到卡洛兒,楚陽不由想起那段時光,想到那段時光他又不禁想起上官宋怡,頃刻間思緒萬千。

這是唯一一個讓他感覺虧欠卻又無法償的人。

不知不覺間,楚陽已經來到了齊柏坡定的包間前。

一只手毫無征兆伸出攔住他的去路,冰冷甚至帶著點點鄙視的聲音將他拉回神來“現在不需要清潔,速速離去?!?/p>

楚陽一愣,朝說話的中年男人看去,滿臉懵b。

清潔把我當做清潔員了

他又看了一眼包間號,準確無誤后臉色沉了下來。

這是齊柏坡想給自己下馬威

“讓你滾沒聽到嗎想被投訴”見楚陽沒動,中年男人立即惱怒的爆喝起來。

他名王勝,是齊柏坡的徒弟之一。

最近由于齊開勝的輿論導致他也受到了很大的影響。

同行雖然明面上沒說他,可暗地里沒少人用齊開勝的品格來給他定位。

讓他更為惱怒的是,自己的師父竟然親自來此地給這一切的締造者道歉,而不是雷霆出擊打碎一切,甚至還讓他來迎接。

現在的他是懷揣著一肚子的怒火,看誰都不順眼。

他也沒詳細去了解過楚陽的信息,當看到楚陽一身地攤貨打扮立即將楚陽當成了白玉京的清潔人員。

“這是齊柏坡的意思”楚陽目光冰冷的看著王勝。

“什么什么意思,老子讓你滾你耳背嗎現在、立刻、馬上給老子滾不然別怪老子對你不客氣?!币粋€小小的清潔員也敢這樣跟自己說,這讓王勝心中的憋著的怒火瞬間爆發,沒了思考能力。

“呵呵?!背柕α诵?。

但他的笑聲立即成了一根打火線點燃了王勝的滿腔怒火。

“笑笑你,天生賤命,也只配當清潔員”

說著,揚起巴掌直接朝楚陽扇了過去。

“找死”

楚陽雙眼一凝,期內寒光迸射,探手一抓扣住王勝的手腕,接著猛的扭動。

只聽咔嚓一聲輕響,王勝的臉色立

即變成了豬肝色,發出殺豬般的慘叫。

“你個賤民,敢對老子動手,老子要讓你死無葬身之地?!?/p>

王勝五官猙獰,不知是痛的還是氣的。

他話音剛落,楚陽一腳踹在他的胸脯,使他身子倒飛出去,將門砸開。

包間里面卻是空空蕩蕩沒有一個人。

楚陽臉色當即變得冰冷起來。

被耍了。

“呵,好一個齊柏坡?!背柲抗庖焕?,嘴角勾起一抹邪異的弧度,轉身就要離去時,又忽然被人叫住。

“可是楚小友來了”

楚陽遁聲望去,只見一白須白發的矮胖老人沖沖走來。

這老人看上去面目慈祥、和藹可親,或許因為走得急切再配上他那矮胖的身子使他整個人看上去憨厚可掬。

“你就是號稱華夏棋圣的棋柏坡”楚陽臉色難看的問道。

“正是,正是?!饼R柏坡點了點頭,已經來到了楚陽跟前,見他滿臉怒氣的模樣,眉頭一皺不明所以的問道“楚小友何事動怒”

“呵呵”楚陽冷冷一笑,還沒開口,王勝尖銳的聲音響了起來。

“師父這個該死的清潔員竟然對我動手,請師父替徒弟教訓教訓這天生賤命的清潔員”

他惡狠狠的盯著楚陽。

齊柏坡不僅棋藝了得,更是陶醉于國之武學,自身身手不凡。

他相信齊柏坡會幫自己出頭,因為他是齊柏坡最疼愛的徒弟,不然,這次齊柏坡出山來東海也不會帶著他來。

說完,他冷笑的看著楚陽,一副你小子完蛋了的模樣。

誰知,齊柏坡徒然出手一巴掌打在他臉上,氣得臉色通紅“孽徒我平日經常教導你,人雖有類,亦無貴賤,難得你把我的教的當成耳邊風了嗎”

“師父,我我”齊柏坡的一巴掌如清水般澆滅了王勝心中的怒火。

“還有你可知他是誰”說著齊柏坡的目光落在楚陽身上“他便是楚陽小友,你你”

齊柏坡已經氣得不知道該說什么了。

“什么他就是楚陽”王勝只覺五雷轟頂,心神大震,身子不斷顫觸著。

這這人怎么會是楚陽國際圍棋比賽的總冠軍怎么會這身打扮

“我平日里跟你說的,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這些你都忘了嗎啊”齊柏坡說著,滿臉失望的搖頭“王勝啊王勝,虧你還是我得意門生,你太讓我失望了?!?/p>

“師父,我我錯了,求你不要驅逐我?!蓖鮿佼敿垂蛄讼聛?。

“你唉”齊柏坡長長一嘆,好似瞬間好了許多,王勝是他撿來的孤兒,一手撫養長大,終究不忍將他逐出師門“還不快跟楚小友道歉”

王勝臉色難看的猶豫了下,一咬牙,對著楚陽磕頭“楚先生,是我王勝狗眼看人低了,還請楚先生大人不記小人過?!?/p>

“楚陽小友,是我教徒無方,你要如何處置,都依你?!饼R柏坡,滿面愁容的看向楚陽,強擠出一個笑容。

楚陽看向了他,以他的眼界自然看得出,齊柏坡這模樣并非裝的,而是真情實感,似想到了什么微微一嘆“算了?!?/p>

“還不趕快謝過楚陽小友寬宏大量”齊柏坡長長的松了一口,呵斥著。

“謝謝楚先生,謝謝楚先生?!蓖鮿偕碜右活?,連忙鳴謝。

楚陽不再理會他,走了進去坐下。

齊柏坡緊隨其后,在他對面坐了下來。

“楚陽小友,對于齊開勝的事,我深感抱歉,傷害了你的家人?!饼R柏坡深深一嘆,又一次對楚陽道歉。

“沒什么?!背枖[了擺手,發現齊柏坡這人也不錯。

無論是從剛剛說的話還是對他的態度,就這樣的人品稱為棋圣倒也沒有侮辱那個圣字。

“那那些輿論”齊柏坡再度開口,這也是他們這次來面見楚陽的最大目的。

“我會讓人刪除?!?/p>

“多謝楚小友?!饼R柏坡長長的松了一口氣。

這些天來,因為這事,他是日不能安、夜不能寐,家都被那些記者圍堵得水泄不通。

哪怕是不問世事,一心只想鉆研棋道的他也是被弄得頭痛不已。

“楚陽小友當日用的可是八面玲瓏”齊柏坡又問,語氣中滿是急切。

站在他身后,耷拉著腦袋的王勝聽了這話也立即聚精會神的朝楚陽看去。

“師父這怎么可能根據你的猜測,八面玲瓏極有可能是人自玲瓏棋局有所感而研發出來的他”

楚陽才多大二十多歲,能不能看懂玲瓏棋局還是個問題。

“住嘴我剛剛跟你說的,你又忘了嗎”齊柏坡當即呵斥道。

“可是師父”

他還想說些什么,就被楚陽淡然的聲音打斷。

“沒錯,用的正是八面玲瓏?!?/p>

“那”齊柏坡神色更為緊張了。

“你猜的沒錯,八面玲瓏確實是我在玲瓏棋局中所有感悟而創作出來的?!?/p>

齊柏坡眼睛當即一亮。

而王勝則是滿臉驚駭。

“楚陽小友可否對弈一局”這時,齊柏坡再度開口語氣中似乎帶著請求。

王勝又震驚了。

身為棋圣每日前來找齊柏坡討教的人非常多。

可很多都被拒絕,只有一些極為重要的人物他才答應。

而現在齊柏坡竟然請求楚陽和他對弈

“好我也想跟齊老過過招?!背桙c了點頭。

齊柏坡連連點頭,激動的擺開棋盤。

兩人當即落子,你來我往,下得勢均力敵,看得王勝目瞪口呆。

這真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家伙嗎這棋藝,竟然比起齊柏坡都不逞多讓。

兩人下著好似都置身事外,眼中只有棋盤。

漸漸,時間過去一個小時,兩人還你來我往的下著。

王勝震驚得像木頭般仵在齊柏坡身后。

這是第一次,第一次看到竟然有人能和齊柏坡下這么久。

過了片刻,二人終是有了反應。

讓王勝目瞪口呆的是,竟然是自己師父舉子不定,最后放下了棋子。

這種行為一般只有輸者才會做。

難道

可怕的想法冒出,王勝頓時冷汗連連。

“八面玲瓏,果真了不得,楚陽小友真乃神人也?!饼R柏坡長長一嘆,卻沒因為輸而顯得失落,反倒是精神奕奕、神采飛揚仿若瞬間年輕了許些。

“齊老也不愧是棋圣,對玲瓏棋局的感悟也絲毫不差,相信過不了多久就能看到齊老自己創作的棋局了?!背柕恍?,心中也是暢快無比。

很久了,他已經很久沒有這么暢快的下過棋。

“哈哈?!饼R柏坡滿面紅光的笑著“楚陽小友不僅棋藝精湛、眼力也智力也是舉世無雙,什么都猜出來了?!?/p>

“齊老客氣,預祝齊老能夠早日創出名震天下的棋局,我還有事就不多陪了?!背栒f著,向齊柏坡作了一揖離去。

4399极速飞艇网页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