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三章 大結局

小說: 嫡女廢后 作者: 宮岳 更新時間:2020-01-17 01:47:30 字數:3520 閱讀進度:293/293

見到長樂國太子的時候,蘇染夏才知道,自己腦子里的想法錯了,錯的一塌糊涂。

長樂國的太子長的確實不俊秀,而是太美。

在石亭里看到他的時候,蘇染夏差點沒晃著了眼睛,居然有男子長的這樣的美。

并且,他一點都不刻板,整個人都洋溢著陽光的感覺,看著人的時候讓人覺得暖暖的。

這一想法,又讓蘇染夏知道,她想錯了,錯的離譜。

長樂國的皇子可一點也不少,他既然能當上皇子,必定也不是什么善茬。

但是蘇染夏被他的長相欺騙了,以為他是一個和善的人,直到談判的時候才知道。

這個人有多貪心,又有多惡劣。

他并沒有問他們來這里的原因,也沒有問為何要讓他向西域出兵,只是問給什么好處。

雖然知道這么說很過分,但蘇染夏還是說了安念的名字,也說了只要他同意出兵,安念的父母便同意他們來往。

他垂著眼皮想了很長的時間,一只手敲在石桌上,最后指了指泗水陵的方向。

最終,他們用兩個條件換了長樂國的出兵攻打西域,一是安念,二便是泗水陵。

泗水陵這個地方被兩個國家控制也很久了,是該找個歸宿了。

至于西域,自然也是長樂的戰利品,這個交易算下來,長樂國占的便宜可大了。

不過一個月的時間,長樂國便直逼西域境內,打了西域一個措手不及。

蘇云雪帶到永廈皇朝的士兵想當然被召集了回去。

她們也只當是西域要打仗,并沒有把這件事往蘇染夏身上想。

直到西域滅國了,他們也沒有想到,這一切都是拜蘇云雪所賜。

接到西域滅國的消息,蘇染夏和云玦又馬不停蹄趕回了永廈皇朝的京城。

這個時候的京城已經亂成了一片。

皇上依舊還是昏迷不醒,蘇驚風也依舊在皇宮里守著,皇后一系用了一個莫須有的罪名把太子貶黜了。

不日又要封云乾做永廈皇朝的太子,得到群臣一致的反對,立太子是大事,不得到皇上的首肯,太子便不能立。

原來云乾的消失是去了西域,他計劃的是把西域合并到永廈皇朝,到時候立了這樣的大功,不怕皇上不封他太子。

只是千算萬算,沒有算到長樂國攻打了西域。

云乾只能撇下明熙公主自己匆忙趕回了京城,沒有契機沒有功績,自然不能平白無故封他為太子。

偏各大臣又接二連三的出事,朝堂上一沒有皇上,大臣又縷縷出事,有謠言稱永廈皇朝就要滅國了。

皇后的心思再堅定也忍不住慌亂了。

云玦和蘇染夏趕回京城,迎接他們的是小柳和江季,他們一行人趁夜悄悄的進了京。

守門的將士也早已被蘇驚風和江季拉到自己這邊的陣營里了。

蘇染夏和云玦就這樣悄無聲息的回到了京城,住進了定國候府。

他們二人回來,最開心的自然是小柳。

知道蘇染夏被通緝,又逃了出去,她恨不得能跟著蘇染夏去了才好,只是,蘇染夏走前吩咐了她要在京城辦的事。

便事再想跟著蘇染夏去,小柳也只能忍了下來,在京城里配合江季。

好在沒有辜負蘇染夏的期望。

現在可謂是一切具備,只欠東風了。

在皇后惶惶不可終日的時候,云玦和蘇染夏出現在了早朝上。

最先反應過來的便是皇后,她現在和云乾協作打理朝政,早朝她也在一邊設席旁聽。

看到蘇染夏的出現,她先是一愣,接著就是心里暗喜。

蘇驚風已經和她對立了太久了,她太需要一個理由把蘇驚風打垮了。

只要蘇驚風垮了,這皇宮中就還是在她的掌控中,雖然現在已經讓她有些力不從心了。

“來人吶!給本宮抓住這個逆犯!”皇后一臉興奮,站起來遙遙的指向蘇染夏。

瞧那樣子,若不是身份在那里放著,她一定會起來親自抓住蘇染夏的。

可惜,蘇染夏一點害怕的意思都沒有,也沒有乖乖的束手就擒,她身邊出現了很多黑衣護衛。

“皇后娘娘這么著急做什么?既然您說我是逆犯,也好歹與我當庭對峙一下?!?/p>

“本宮用的著與你對峙?人證物證俱全!你還不束手就擒!”心里的著急全然透到了臉上,皇后整個人顯得有些歇斯底里。

蘇染夏歪著嘴笑了笑沒有說話,而是拍了拍手。

立刻便有人帶了一個人進到了殿里,正是被皇后藏起來的阿福。

看到阿福出現的那一剎那,皇后便如同被抽走了力氣一般,跌坐到了椅子上。

“皇后娘娘,您以為藏著阿福,我們便找不到他嗎?”蘇染夏的聲音淡淡的,卻字字清晰鉆進了皇后的耳中。

阿??戳艘谎刍屎蟊愦瓜铝四X袋,把這些時日發生的事說了個清清楚楚。

幾遍是如此,皇后還是不肯放棄,掙扎著起來指著阿福尖叫,“你與這個逆犯勾結了,一定是!”

“我看與逆犯勾結的人是你!”一把威嚴的嗓音驀然出現在了殿里。

皇后不可置信的轉頭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一眼正看到皇上一臉怒意站在原地。

這一切發生的都太突然了,皇后來不及為自己申辯什么,眼前一黑便暈了過去。

站在朝臣最前邊的云乾,即便是想暈,卻也暈不過去。

皇上慢慢的走到了云乾跟前,睨了他半晌,“你太讓朕失望了?!?/p>

最終,這件事以皇后和云乾的失敗告終,陪葬的還有蘇云雪。

天牢里邊迎來了兩個頂頂尊貴的人,一個是皇后,一個是云乾,還有一個遍是定國候府的二小姐。

皇后的這一輩子就想個笑話,為了皇上,變成了另外一個人,最終卻被皇上嫌棄。

而云乾,他或許遲疑過,卻沒有停下腳步。

在住進天牢之后,他腦子里唯一能想起來的,居然只有蘇染夏,他求獄長給自己傳話,只想見蘇染夏一面。

得到消息的蘇染夏雖然吃驚,卻沒拒絕。

仔細想想,她和云乾之間,確實需要好好的談一談。

看到云乾和蘇云雪狼狽的樣子,蘇染夏以為自己會開心,但事實是,她并沒有多開心。

“你有什么話對我說?”

云乾抿了抿嘴唇站了起來,局促不安的擦了擦自己的手,抬頭看向蘇染夏,“不管如何,我只愿你知道,我是真的……喜歡著你?!?/p>

蘇染夏連眼皮都沒有動一下,只是冷著一張臉看云乾,“只是這些?”

這本來就是云乾鼓足身上所有的勇氣說出來的話,她卻沒有絲毫的反應,這讓云乾心里生出了一股卑微的不齒的感覺。

“你就從來沒有,想過要與我一起嗎?”云乾一臉希冀的看著蘇染夏,希望她能開口說一句曾有過。

可惜,蘇染夏只不過默然看了他半晌,才幽幽開口,“從沒有,我看到你,只會厭惡?!?/p>

說完看了一眼蘇云雪,“還有你,蘇云雪,你這輩子,注定只能跟在我身后,永遠追逐我的身影,卻離我越來越遠?!?/p>

說完頭也不回離開了牢房,在她身后,蘇云雪聲音尖細,尖叫了一聲,“蘇染夏!”

她出了天牢沒多久,便傳出來了一個消息。

三王爺云乾,在天牢里自盡了,跟著他一起死的,還有那個蘇云雪。

這個消息傳到蘇染夏的耳朵里,她沒有高興,而是眼前一黑暈了過去。

這么久以來,支撐她的便是怨恨,該報仇的人死了,她自然也撐不下去了。

白起風把了脈,搖頭嘆息,“這是舊疾復發,好在我這里有方子,不必擔心,只能請六王爺再去一趟蛇窟取些蛇影果了?!?/p>

蘇染夏聽到蛇窟兩個字,心里咯噔一下,“你,你說什么?”

“我說,你們不用擔心,再勞煩六王爺去一趟蛇窟取一些蛇影果便是?!?/p>

這句話并沒有什么特別的地方,只是,只有蘇染夏和云玦才知道,這句話真正出問題的地方在哪里。

有了這個線索,以前疑惑的地方全部都迎刃而解了,原來,眼睛竟然是云玦。

即便是知道了眼睛就是云玦,蘇染夏也當做不知道,不管是眼睛還是云玦,她都不愿意再踏進去一次。

她做好了遠走的準備,卻沒有想到,云玦沒有做好遵守約定的準備。

這場病比上次來的輕便,盡管如此,也到底病去如抽絲。

待到蘇染夏病好,已經是幾個月后,云玦登基大典過了之后的事了。

云祀把皇位傳給云玦,便一個人寄情山水,把永廈皇朝整個交給了云玦。

蘇染夏病好之后第一時間進宮求見云玦,她不能等到內務府定好完婚的時間再來請旨離去。

按照商量好的,云玦本該就這么放她帶著定國候府全府離開。

待到蘇染夏跪在云玦跟前的時候,回應她的,卻是他二人完婚的日期。

她沒有想象中的憤怒,甚至其中還帶了一點點的期許和甜蜜,但這只有她自己知道。

“云玦!你和我當初是說好的!你怎么可以出爾反爾!”

“阿夏,這輩子你只能待在我身邊?!?/p>

……

4399极速飞艇网页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