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   主目錄  

第365章 自發性氣胸(下)

小說: 嬌醫難當 作者: 南晴空 更新時間:2020-01-17 01:00:33 字數:2200 閱讀進度:365/436

“有!”阿汶達風一樣跑出去又進來,“給你!消毒過的!”

又轉身跑了出去。

“文師兄,你去哪兒?”

沈芩簡直不敢相信。

“我去做水封瓶!拿消毒水!”阿汶達遠遠地回了一聲。

沈芩立刻打開布包,一看又不得不信,他真的敢做敢想,感嘆的同時也迅速在腦海中完成了設想的穿刺步驟。

“來,你們幾個,過來摁住他!”

“哦,不,把他手腳都綁住,不能讓他亂動?!?/p>

韓王軍醫們看著錢公子取出的粗長針頭,只覺得手腳冰涼,這到底是治病,還是要人命???還有這氣胸到底是怎么回事?有何診治依據?

“病人們能動的都暫時出去!”沈芩額頭的汗水不斷落下再沁出,夏日炎炎防感染,簡直是白日做夢。

阿汶達再次跑進來,很快地調制好消毒藥水,從病人的下頜到頸部、肩膀再向下,還涂滿了整個胸膛。

“消毒水有效率是多少?”沈芩很是擔心。

“和酒精差不多?!?/p>

“行!”沈芩用骨性標記定位,很快就找到了下針的最佳位置,“師兄,你來還是我來?”

“錢公子,您這是要做什么?”一位隨軍郎中站出來,“這針……”

“左肺受傷,無法呼吸,粗長針可以讓內里空氣出來……”沈芩說了一段話,發現郎中還是一臉懵,愉快地決定不說了。

“錢公子,三思啊,”隨軍郎中仍然沒有放棄,“還有家人等他們回去,就算沒有,也不能這樣對待他們啊?!?/p>

這么粗又長的針頭,簡直是殺人越貨的利器。

沈芩見郎中們都不打算出手相脅摁病人,只能耐著性子向他們解釋:

自發性氣胸,是胸膜先天薄弱,突然的劇烈運動或者情緒大起大落,導致的薄弱處破裂,相對應的肺泡萎縮,胸腔變空以后,導致雙側肺部壓力不等,縱隔偏移……會引起一系列的生理病理反應。

治療原則就是將氣胸側的空氣排出,引入水封瓶,防止感染、讓受損的胸壁慢慢恢復成原有的狀態。

隨軍郎中早聽說錢公子醫術高超,聽完講解,仿佛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立刻圍過來,生怕錯過這難得的見習機會。

圍觀的人越多,氣胸男子越緊張尷尬,慌亂地表示不用治了。

沈芩有條不紊地做著術前準備,并且很快等待第一次與阿汶達的合作。

“來四個人摁住他!”阿汶達要人,人立刻就有了。

“……”病人驚恐萬分地看著沈芩手中的粗長針頭,嚇得渾身動彈不得,一字都說不出來。

“師弟,你來!”阿汶達固定住病人的肩膀,“動作快!感染什么的,我們以后再說?!?/p>

“好!”沈芩的針尖與話音同時發出,在眾目睽睽之下,一針刺入肺尖部位。

“唔……”病人被四個隨軍郎中死死摁住,動彈不得。

“殺人啦!”一位病人嚇得大叫,被其他病人捂了嘴。

阿汶達順勢接好導管和水封瓶,并固定住,再用包布加壓纏好。

之前看熱鬧的、嚷嚷殺人的病人和軍醫們,整齊劃一地下巴掉在地上,屋子里安靜極了。

五分鐘,十分鐘,病人蒼白的臉色好轉了一些,不可思議地看著自己身旁的怪模怪樣的東西,囁嚅著嘴唇,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如果剛才軍醫們還抱著懷疑的態度,此時此刻,他們已經心服口服。自發性氣胸不多見,但是這樣的病例能救回來,根本是“妙手回春?!?/p>

“錢公子,我們日常照料要注意什么?”

“文公子,還需要什么?”

隨軍郎中們,把沈芩和阿汶達圍了個水泄不通,大有問不明白、不讓離開的架式。

于是,接下來的時間里,沈芩就耐心地給郎中講解,沒講到十分鐘,就會被其他病人喊去,忙得像飛旋的陀螺。

阿汶達也沒閑著,得意洋洋地告訴沈芩,這些外科小器械是他如何辛苦做出來的,順便顯擺一下,還樂顛顛地聽了沈芩的夸贊。

……

好不容易挨到晚上,福德伺候鄴明帝躺下,才身心俱疲地回到自己的窩,直接躺倒,卻發現屋子里有一只雷鳥,嚇得從床榻上摔了下來。

渾身的疼痛告訴福德,雷鳥是真的,不是做夢,等看了雷鳥信以后,他先是傻笑,然后傻樂,最后眼淚無聲地流。

這個新年,實在太難了。

大年初二的永安城的夜晚,煙花爆竹聲聲不斷,家家戶戶的百姓都占據制高點,看煙花聽爆竹,但凡條件尚可的人家都會買一些燃放。

太醫院院判劉博家,今天燃放了大堆的煙花爆竹,說是為了迎吉納福。

劉博坐在自家院子里心情好得不能再好,看著煙花點亮夜空,又瞬間消失,抿了一口酒,嘆道:“人間事和煙花不同,人事講究長久,越引人注目消失得越快?!?/p>

比如沈家和沈芩,好,很好,消失得也真夠快。

沈芩不在了,他這個太醫院院判就算不得陛下的心,鄴明帝那個老不死的,又能拿他怎么樣?

沈芩死了,鄴明帝那個老不死的,又能活多久?

這大鄴最終還不是落在安王手里?

那個安王性情暴戾,只要順著他的意,其實最好對付。

這一刻,劉博已經看到他未來二十年的風光無限,幸福得又抿了一口小酒。

比起熱鬧非凡的大街小巷,特別熱鬧的劉宅,鐘府冷清地像個冰窖,雷府也一樣安靜。

除了夜梟隊,誰也沒注意到,鐘府已經空無一人;雷府的雷夫人坐上馬車,在兒子雷鳴的陪同下,輕車簡從回娘家省親。

更沒人注意到,城外荒廢許久、最近又有人出沒的朱家村,又恢復了荒廢的樣子。就像路邊的野草自生自滅,沒人知道如何長出來,也沒人知道又是如何死去?

報國寺的住持了塵大師帶著醫僧們,也踏上了云游四方的道路。

至少,鄴明帝和韓王都健在的大鄴,暫時是安全的,亂離人不如太平犬的日子,一時還不會出現。

上一章 自發性氣胸(上) ← 主目錄 var preview_page = "13640.html"; var next_page = "13660.html"; document.onkeydown=jumpPage;
4399极速飞艇网页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