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龍槍梅嫂

小說: 名門艷旅 作者: 曼陀羅妖精 更新時間:2015-01-20 06:41:41 字數:9165 閱讀進度:47/640

戰龍一拍桌子,道“真是豈有此理,馬上發兵剿滅這個寺院?!?/p>

寶日明梅道“六郎,我們沒有證據證明她們強搶民女啊。冒然發兵會有不妥?!?/p>

戰龍道“吃肉喝酒的和尚,能有幾個好和尚?我猜這事和他們脫不了關系?!?/p>

寶日明梅說“不如這樣,我們去那里偵察一下情況,看看到底有沒有這回事,然后發兵不遲,畢竟現在兵力緊張啊?!?/p>

戰龍欣然同意,“二嫂,今天下午我們倆就走一趟金頂寺,看看他們那里的情況?!被仡^對老婆婆說“老大娘,你先回去等消息

,我現在就親自幫你辦理這個案子?!?/p>

送走老大娘,戰龍將顧大人找來詢問金頂寺的情況,一聽戰龍和寶日明梅要探金頂寺,顧大人為難道“六將軍,我也知道為民做

主,但是現在是非常時間,就算金頂寺有賊和尚作亂,我們也得等過了稻收再收拾他們啊?!?/p>

戰龍擺擺手說“顧大人此言差矣,我之所以要先打掉這個黑窩,乃是先發制人,你想,這兒真要是賊窩,他們最近遷移來這里干

什么?分明是沖著稻收來的,打算搶我們的糧食。我們防不勝防啊,與其防范她們,倒不如趁早將她們端掉,我就是這思路,利用最近

一段時間,將鳳凰城附近的黑窩全部端掉,這樣才能順利地保護到收不收干擾?!?/p>

顧大人拍拍腦袋說“六將軍果然高見,你這一說,末將茅塞頓開?!?/p>

戰龍笑笑,向他打聽了一些金頂寺的情況及地理位置,然后命令顧大人繼續練兵馬,等候自己的消息。

戰龍暗中慶幸自己,和美麗的二嫂結伴外出執行偵探任務,看來老天真是夠照顧自己的,昨天你打擾了六爺的好事,害的六爺一槍

火氣沒有地方出,非要你泄瀉火不可。戰龍故意走得很慢,二人來到吳家鎮的時候的時候,天都黑了。戰龍對寶日明梅說“二嫂,天

色已黑,我們今天暫不去金頂寺了,這么晚去他們那里,會遭到他們懷疑的。咱倆今晚上先找個小店住下,明天再去寺里燒香?!?/p>

寶日明梅嫣然一笑,“行,我聽你的?!?/p>

戰龍看看前面有一家小客棧,又說“不過,我們倆住店的時候,要偽裝夫妻才行,這樣才不會引起當地人的注意?!?/p>

寶日明梅問“為什么?”

戰龍道“這是敵營偵探的秘訣,你不要問那么多了,等會住店的時候,我就說我們是夫妻,上次我和大嫂去江陵就是這樣糊弄林

東虎的,他可吃大虧了?!?/p>

寶日明梅頓時來了興趣,“好啊,就依你,不過你得給我講一講上一次的詳細經過?!?/p>

戰龍一拉寶日明梅的手腕,“走,進去嘮嗑去?!?/p>

叔嫂二人來到小客棧,店小二迎上來,“客官,你們好,住店?”

戰龍說道“給我們夫妻來一間上房,四個小菜一壺好酒,洗臉水送到房間去?!?/p>

“好來!”

戰龍回頭對寶日明梅一笑,二人徑自上樓,這家小客棧還算干凈,寬敞舒適的房間,大床,幔帳,涼席,窗子前面就是遼闊的河面

,店小二速度很快,眨眼工夫就將洗臉水和美味佳肴擺上來。

戰龍和寶日明梅開始入座對飲,吃飽喝足之后,戰龍調侃道“二嫂,你說咱們倆化裝成夫妻,金頂寺那些禿驢能看出來嗎?”

寶日明梅想了想道“應該不會吧?!?/p>

戰龍說“我說也是,其實咱倆特有夫妻相,不知道內情的的人,絕對看不出來?!?/p>

寶日明梅咯咯笑道“誰跟你有夫妻相?我看紫煙倒是跟你有夫妻相?!?/p>

戰龍一愣,“你說什么?我跟五嫂怎么了?”

寶日明梅笑道“我說你倆有夫妻相,又沒說你們倆私通,你拍什么怕啊,呵呵?!?/p>

戰龍故作輕松,微微一笑,“二嫂,我和五嫂清清白白,你可不要亂說啊。要是被五哥聽到了,豈不是破壞人家夫妻感情?”

寶日明梅道“那不正好成全了你和紫煙,其實,紫煙還是蠻喜歡你的啊,要不是因為令公亂點鴛鴦譜,說不定她現在已經是你的

夫人了。六郎,我這是幫你們有終成眷屬啊?!?/p>

戰龍嘆道“二嫂,你就不要添亂好不好?本來我和五嫂現在沒事,你這一參合,我們跳進黃河也說不清了?!?/p>

寶日明梅卻道“你還不承認?昨天晚上紫煙都跟我說了?!?/p>

戰龍問“她跟你說什么?”

寶日明梅哎了一聲,卻不再接著往下說,脫掉靴子光著一雙白嫩的小腳丫慵懶地依到床頭,“你真想知道?”

戰龍湊上來,討好地搖著寶日明梅的手臂,“好二嫂,跟我說說,紫煙跟你說啥了?”

寶日明梅看了戰龍一眼,撲哧一笑,“看把你急的,我跟你說了吧,紫煙其實心中喜歡的還是你啊,只是她沒有辦法解脫壓在她頭

頂的枷鎖,這種事,你作為男子漢大丈夫,應該主動幫助她,怎么能不管不問,任你五哥奪走對你癡情的女子?”

戰龍聽罷,心神一凜,“是啊,我怎么能夠容忍,但是,我應該怎樣辦?二嫂你教我?!?/p>

寶日明梅說“你們倆,一同跟四娘說,讓她為你們做主,四娘不是最喜歡你嗎,連令公都給聽四娘的,你和紫煙的事準成?!?/p>

戰龍為難地說“那我五哥怎么辦?”

寶日明梅說“再給老五找一個唄,這件事包在我身上,我娘家好幾個姐妹呢?!?/p>

戰龍一喜,“二嫂,你真是我的好嫂子,這件事要是成了,我非得好好謝謝你啊?!?/p>

寶日明梅媚眼流轉,瞄著戰龍說“那是自然,不過,要想爭取主動,讓四娘為你促成這件事,你就得痛下決心,將生米煮成熟飯?!?/p>

“???生米煮成熟飯,你讓我和五嫂?”戰龍驚訝道。

寶日明梅看著戰龍,“你不敢就算了?!?/p>

戰龍熱血沸騰,“誰說我不敢?我就怕紫煙怪我?!?/p>

寶日明梅道“紫煙心是你的,你越是這樣勇敢,她對你就越忠誠啊?!?/p>

戰龍悠然一喜,“那太好了,二嫂你幫我戳和一下,回頭我好好謝你?!?/p>

寶日明梅笑道“你就會口上說謝謝我,從來沒有什么實際行動讓我滿意?!闭f罷,一雙飽含柔情的眸子,在戰龍臉上滾來滾去,

那的神色,讓戰龍更是獸血沸騰,他盡量忍住自己的,笑盈盈說“二嫂,你就是我的好嫂子,好娘子,你說我怎樣謝你?”

寶日明梅用腳踹了戰龍襠里一下,“誰是子?別跟我耍無賴?!?/p>

戰龍卻哎呀一聲,“二嫂,你踢疼我了,輕點啊,要毀了我的命???”

戰龍呲牙裂嘴,身子往前一傾,就壓倒在寶日明梅身上,寶日明梅掙扎開來,“小壞蛋,你干什么?”

戰龍嘿嘿笑道“就寢啊?!?/p>

看到二嫂含羞的神色,戰龍陰險而圓滑的又說“既然是‘夫妻’當然要睡在一起了!”

寶日明梅虎著臉說“去,桌子上趴著睡去?!?/p>

戰龍卻振振有詞的說“難道在家里,我二哥每天都睡桌子?”

寶日明梅說“你還跟我較上針了,再不下去,我可要生氣了?!?/p>

戰龍哪里肯聽,笑嘻嘻的靠上來,對著寶日明梅那秀美的面龐就想啵一個。不料嘴唇還沒有沾到寶日明梅的額頭,就被二嫂一腳踢

中滾下床來。寶日明梅格格笑著問“六郎,踢疼你了嗎?回去可不許向四娘告狀啊?!?/p>

戰龍哎呦哎、呦捂叫著著肚子爬起來,目露兇光,“二嫂,你真舍得下手???”

寶日明梅掩口笑道“六郎,你那兒寶貝不是有鎧甲嗎?害怕疼?”

戰龍嘟囔道“現在不是沒有了嘛?!痹捯怀隹诜接X察泄露了機密。

寶日明梅頓時一雙美麗明亮的大眼睛刷刷的冒出饑渴之光,“六郎,你都蛻甲了?快給我看看?!?/p>

寶日明梅說著,就湊過來,將戰龍從床底下拉上來,戰龍心道,“反正給你知道了,看我今天晚上不用龍槍刺死你個小?!?/p>

戰龍已經斷定二嫂寶日明梅絕對是一個小,身上頓時升起一股強烈無比的,“二嫂,你看好好看,都給我踢壞了?!?/p>

寶日明梅瞇著眼睛說“不會吧?讓我看看?!?/p>

戰龍就將龍槍取出來,寶日明梅低頭看一眼,忍不住驚呼起來,“六郎,你真的好了?”那龍槍茁壯挺拔,玉柱一般渾然通亮,寶

日明梅看的芳心迷亂,那張光華絕代的臉上帶著一分驚喜,眼中閃過一絲嫵媚,戰龍伸出玉手將她摟在懷中、頭埋在她柔軟的間,

嗅著她身上發出的淡淡的體香,透過那薄衫感受著她身體無可抵擋的誘惑。

寶日明梅挪了挪身子,微微挺起,那高聳的更與戰龍完美融合,濃烈的**傳入鼻中,戰龍雙手不由都攀上她的,握

住那兩只大手覆蓋不了的輕輕的揉弄,那滑膩柔軟的手感帶給戰龍至高無上的享受。在戰龍的下,嬌艷的臉上不由浮現起一絲

紅暈,更顯艷麗動人,扣人心弦,然而美目卻是清澈澄明,幽幽嘆了一口氣道“小**,看來我今天是逃不出你的魔手了?!彼f到

這里,美目向前平視,看著戰龍輕輕的笑了笑。

戰龍嬉笑道“二嫂,即使你不幫我和紫煙的這件事,我也要好好謝謝你?!?/p>

寶日明梅道“如何謝?就這樣謝嗎?”

戰龍緩緩地說道“東方姨娘交給我好多房中術實用的招式,你肯定大都沒有嘗試過?!?/p>

戰龍就把龍翻,虎躍,猿博,蟬附,龜騰,鳳翔,兔吮毫,魚接鱗,鶴交頸。這九種基本法的方式詳細地說給寶日明梅聽,講完之

后,看到寶日明梅一副癡癡的樣子,戰龍問“二嫂,你用過這里面的幾種???”

寶日明梅回過神來,狠狠地擰了戰龍一把,“小壞蛋,還不趕緊與我挨個試一試?!?/p>

戰龍一聽此言,頓時雄心萬丈,龍槍跳躍,目光如狼,沖寶日明梅直撲了上去。

感受到戰龍火一樣的熱情,寶日明梅全身不由一僵,撫弄她的大手是那樣有力。讓她一下子忘記了自己和戰龍關系,戰龍大力

的捏了一下她的,笑著說道“二嫂,我一定讓你滿意?!闭f著便吻上了她那帶著致命誘惑的粉艷香唇,雙手也在她的上活動

起來。

長舌滑進寶日明梅的小嘴著她那比仙汁玉液還要甜美的香津,時而用牙齒輕輕的嚙著她那小巧的舌頭,在她上的大手也越

來越是有力。被撐得圓隆的薄紗在戰龍手中變幻著各種形狀,乳波陣陣,令人心蕩神搖。寶日明梅那足以讓任何男人瘋狂身子逐寸

逐寸的撩撥著戰龍的,讓戰龍的火焰不停的高漲,鼻中的呼吸也逐漸變得凝重,大嘴貪婪的追逐著她的,在她檀口中肆意攪動

,像是非要弄得天翻地覆一般。

那張美艷不可方物的俏臉上不由泛起一絲輕微的漣漪,摟著戰龍脖子的雙手不由也緊了緊,美目直視著戰龍的眼睛,幽幽道“小

壞蛋,你都把嫂子我**死了,今天你要是不能讓我盡興,我決不饒你?!彼f到這里,不由輕輕的笑了笑,螓首向前略微伸出,小嘴

在戰龍臉頰上輕輕一點,如蜻蜓點水一般,然后又縮了回去。

戰龍伸手撫摸著她吻過的痕跡,閉上眼睛享受著那殘留的溫暖,臉上浮現起一絲滿足的微笑,“放心好了,我的龍槍終于有了用武

之地。還怕滿足不了你?”

戰龍看著她,撫了下她耳鬢散亂的發絲,將頭抬到她的面前,再一次吻上她那嬌艷欲滴的櫻桃小嘴,尋覓著那的芬芳。停在她

腰間的大手用力的捏了一把她滑膩的美臀,疼得寶日明梅不由發出一聲嬌哼,重重的吻了一口她嬌艷欲滴的櫻唇,輕輕的咬了一下

她的嘴唇才離開她的柔軟。

“小壞蛋,你咬死我???”

寶日明梅千嬌百媚的白了戰龍一眼,螓首微微向后仰了一下,那高聳的更是突兀,在那薄衫下輕輕的跳動。頂端那兩粒櫻桃大

小的凸起驕傲的挺著,傲然挺立于那的正中央。那勾魂攝魄的身子微微弓曲,使那身段的弧線更為曼妙。束在頭上的發絲,艷

麗的嬌顏,雪白的粉頸,渾圓的,平坦的,以及那修長的,無一不散發出勾人心魄的魅力。

薄衫掩蓋著她的身子,卻藏不住那曼妙的曲線,而那掩掩藏藏的隱約和若有若無的朦朧更容易讓人浮想聯翩、心蕩神搖??粗?/p>

紗掩映間的,想到剛才說的要進去看看她腸子的話,心中欲念綺生,恨不得馬上分開她的,將的龍槍,直搗她

里的。

看到戰龍貪婪得似要噴出火來的目光,寶日明梅嬌媚的看了戰龍一眼,貝齒輕輕的咬著下唇,輕聲道“六郎,快點來吧?!?/p>

聽到她這話戰龍不由欣喜若狂,看來二嫂已經等不及了,這分明是已允許自己對她恣意妄為了。寶日明梅一見戰龍那驚喜的神色,

馬上將眼睛移開,俏臉一片陀紅。那嬌羞的神色讓我涌起一股強烈的熱流,那曖昧的話語更強烈的沖擊著我的神經,著戰龍欲

望的極限。真是迷死人的妖精!

戰龍迫不及待的放下她的身子,將她摟在懷中。低下頭去,正看到她的臉龐斜仰著,柳眉輕挑、鳳眼微閉、朱唇濕亮、臉頰泛紅,

看得我既愛又憐,情不自禁的頭一低,便往她的櫻唇印上去了。寶日明梅的嘴唇感到一陣輕壓,又仿佛有一條濕軟靈活的東西在挑著牙

門,還有戰龍那幾天沒有刮的胡須拂著自已嫩嫩的臉頰,一種搔癢趐軟的感覺涌上心頭。她不禁張開貝齒,讓戰龍的舌頭更深入她的芳

唇,手指也在戰龍背上劃著一個又一個的圓圈,著戰龍的。忘情的擁吻,身體的擠壓,不一會兩人就像要融為一體。

“梅梅,我的梅梅?!睉瘕垷o意識的輕輕的呼喚著她的名字,大手已滑進她的衣襟,搓揉著她那緊緊擠壓在自己胸膛的,

的龍槍更在她上輕輕的磨蹭。

“六郎!”寶日明梅美目微閉,檀口發出一聲聲嬌喘,輕輕的扭動著身子,想要貼得更加緊密,而她的玉手也不甘寂寞的反擊著,

摸索到龍槍,輕輕的。她的一雙緊緊的盤在戰龍的腰間,略高,略低,紫羅薄裙垂落臀下,修長雪白的和腿間那

黑色絲質褻褲露了出來。戰龍抱著她的豐臀,伸手解開她的衣裳,寶日明梅輕輕的扭動身體,好讓戰龍順利的脫下她的衣服。

眼前是寶日明梅如玉似磁的,的托出美麗雪白的深溝,的高高挺起,頂著一粒櫻桃熟透般的殷紅櫻桃。

平坦的,渾圓的,在那既又白嫩的交界處,便是黑色神秘地帶!戰龍貪婪的望著她雪白如凝般的,微透著紅暈的

豐腴白嫩的,有還有那美妙無比的曲線。

她的就像雕像般的勻稱,沒有一點暇疵。戰龍不由伸手在她渾圓的上溫柔的撫摸著。當戰龍的手毫無間隔的碰觸到寶

日明梅的時,她的身體輕輕的顫抖了一下,繼而閉上眼睛享受這毫無間隔的直接親熱。

火熱的手傳來溫柔的感覺,從她的慢慢的向全身擴散開來,讓她的全身都產生淡淡的甜美感。戰龍低下頭去她那殷紅的櫻

桃,另一邊則用手指夾住因刺激而突出的櫻桃,整個手掌壓在半球型的上旋轉撫摸。受到這種刺激,寶日明梅只覺得大腦麻痹

,不禁開始呻吟起來,她的身體不由自主的扭動著,也開始流出濕潤的溪水,浸濕了那薄薄的褻褲,“小壞蛋,你要逗死我???”

戰龍拔下她的,手指鉆入她濕熱的時,寶日明梅感覺她像是要融化了一般,那強烈的歡悅讓她的急劇的收縮、痙

攣??吹蕉g愉的表情,戰龍再也按耐不住自己的,那的龍槍也慢慢移到了她的腿間,灼熱的槍頭不時接觸到她內側。

那微妙的觸碰,讓寶日明梅顯得更為興奮,激情而快感的波濤,讓她渾身顫抖,不由自主的拚命抬起,渴望著那更深入、更刺激的

接觸。

“寶貝兒!六郎,快點插嫂子的小來??!”隨著那聲輕呼,戰龍用力一挺,龍槍沖破層層柔軟深入了最里面,寶日明梅緊

緊的咬著牙關,那一瞬間撕心的疼痛讓她從云端跌落,盡管她并不是處子,但是從未嘗過這樣粗大的龍槍,還是忍不住叫了出來?!鞍?/p>

,太大了?!?/p>

戰龍停下來,“二嫂,不會弄壞你吧?”

“我沒事!”寶日明梅喘了口氣,輕輕的瞪了戰龍一眼,竟慢慢的扭動著,逐寸吞噬著戰龍的龍槍,“好寶貝,比你二哥

強之百倍,嫂子太愛你了,你就讓我滿足吧?!?/p>

戰龍輕輕的迎合著她,卻不敢再用力,生怕把她弄疼。

不一會兒,寶日明梅只感覺那疼痛已慢慢消失,隨之而來的是一陣說不出的酥、麻、酸、癢,從擴散到全身,這是她有生以來

,第一次感到被填滿的感覺。她的臉色漸漸舒展開來,喘息也從最初的嬌啼轉為暢快,豐臀的扭動也越來越激烈??磻瘕堖€像開始一般

輕輕的迎合,她不由惱怒的看了戰龍一眼,“小壞蛋,用力??!”

戰龍不由輕輕的一笑,她的表現戰龍都看在眼里,那。蕩的嬌姿美態更刺激得戰龍強烈的忍無可忍。再也顧不得溫柔體貼,

憐香惜玉,緊壓著她那的,捧起她的豐臀開始縱橫捭闔。寶日明梅的呼吸越來越不規則,最后就只帶著的急劇的粗喘。戰龍的

每一次沖擊都讓她腹部有著強烈的刺激與快感,并隨著時間的持續不斷的攀升,渾然忘我。

戰龍將她的雙腿盡量的分開,企圖更加深入。幾乎每一下都使寶日明梅覺得要抵達內臟,帶著莫大的充實,全身有如觸電一般。她

只有張著嘴,全身激烈顫抖,不停發出聲聲的呻吟,給自己的心愛的男人加油助威。

突然她全身僵直的挺了起來,粉紅的臉孔朝后仰起,沾滿汗水的不停的抖動著。

戰龍知道她了,又是用力向前一撞,寶日明梅頓時啊的一聲,嬌軀一顫,幽谷洪流如注,人也昏死過去。

但是戰龍絕對不給她喘息之機,對待二嫂這種。蕩到骨子里的女人,要么放棄,要么徹底征服。

戰龍換了虎躍的姿勢,抱起她的身體翻轉過來,從后面龍槍挺入玉門,瘋狂的,每一下都抵達她身體的最深處。

“??!你,別,六郎,啊,嫂子不行啦?!睂毴彰髅分桓械綉瘕堖@一次比方才要猛烈得多,她只感到她的隨著他的進出不停的

翻動,他的每一下仿佛都要撕裂自己身體一般,那一股股難以言語的快感中伴隨著一股股撕裂的疼痛,越到后來那疼痛感越是強烈,她

只感到自己的身體仿佛不再是自己的一般,漸漸變得麻木,而戰龍卻一點也沒停下來的跡象。

她不由扭過身子,卻見戰龍雙眼赤紅,仿佛根本就沒聽見自己的話。他低著頭,雙手大力的搓揉著自己的**,赤紅的眼睛眨也不

眨的貪婪的看著自己的幽谷急速的,好像他此刻需要的只是最原始的發泄,看著那的龍槍,進出自己的嬌嫩洞府,寶日明梅再

也控制不住自己的,依依呀呀再次叫了起來。

只感到自己的靈魂像是脫離了身體一般,看到寶日明梅在自己身下快樂的扭動,她越來越興奮,戰龍的竟又加大了力氣,

寶日明梅看到戰龍越來越興奮,她用盡所有的心神感受著他渾身的力量,只覺他的龍槍膨脹像是要炸裂開來,那滾燙的火熱像是要把自

己的煮成沸水。

她芳心不由大駭,此刻她已清晰的感受到他的身體定發生了自己所不知曉的變化,她不由想到那四個可怕的字走火入魔。六郎

是不是在拿我修煉金龍三絕???如果他真走火入魔,自己實在不知應如何是好。在經歷了一連三次驚濤駭浪之后,隨著一聲龍吟,寶日

明梅終于感受到了戰龍那如巖漿一般的爆發。

她只覺得渾身酥軟,情不由己地向前撲倒在床上,戰龍長吐一口真氣,睜開眼睛,驚喜道“我看見了?!?/p>

寶日明梅無力地問道“你看到什么了?”

戰龍平靜了一下喜悅的心情,說“我的七元真氣。二嫂,你剛才聽到龍的聲音了嗎?”

寶日明梅回憶了一下,“好弟弟,我剛才都被你玩死了,什么也聽不到啊?!?/p>

戰龍笑道“你真是我的好嫂子?!?/p>

戰龍握住寶日明梅的雙腿左右分開,龍槍抵住口,握住留在她體外的棒身,慢慢往里面擠去。寶日明梅皺眉嬌哼,腰肢挺了起

來。戰龍將龍槍送到最深處,擺動起來。寶日明梅輕輕顫抖,雙腿纏住戰龍的腰肢。戰龍俯去含住她的小嘴,一手抱著她

的后頸,一手摟住她的腰肢,大起大落,讓龍槍狂猛出入。寶日明梅喉間隨戰龍的發出悶哼,似是不堪重擊。戰龍松開她的小

嘴,笑道“二嫂,舒服嗎?”

寶日明梅哼叫道“六郎,嫂子真的很快活啊的小被啊被六爺的龍槍插翻了!”

戰龍嘿嘿奸笑一聲,不再言語,只是片刻也不停地大力,寶日明梅在自己身下花開花謝,花謝花開,又泄了兩次出來,雙腿再

無力纏住戰龍,懶懶的搭在兩旁。戰龍龍槍一刺到底,頂住了花蕊研磨,一面笑道“寶貝二嫂,怎么了?”

寶日明梅膩聲道“六郎,嫂子快活得快要昏過去了”

戰龍著,喘息道“今六爺可不會放過你,你好好伺候著”

寶日明梅扭腰順應著戰龍的動作,尖聲道“我快活著呢,六爺不要管我”

戰龍嘿嘿一笑,將她的分成一字型,紫紅粗壯的龍槍在鮮紅奪目的口進進出出,寶日明梅口中的呼叫高亢起來,既有不堪

的痛苦,又包含了極度的快樂。

戰龍混體舒泰,一面笑道“二嫂,幸好六爺間也能舒爽,若只是最后一刻才有快感,那六爺可真是在做苦力了!”

寶日明梅雙目緊閉,秀美的雙眉皺成了一團,喉間的嬌吟蕩人魂魄,里蠕動收縮,突然叫道“六郎,我又要了啊要死了”

突然間內抽搐旋動,柔軟溫潤的蜜肉將龍槍緊緊包裹,陣陣動人心脾的快感沿棒身傳了過來,龍槍在她體內似乎被緊

緊握住,再難絲毫,柔軟的花蕊抱住龍頭陣陣,突然噴出股股滾燙的,澆灑在敏感的龍頭,戰龍不由渾身激顫。寶日明梅

似乎要昏了過去,鼻尖上全是小小的汗粒,嬌艷的紅唇也失去了血色,眉目間似乎痛苦萬分,戰龍連忙吻上她小嘴,渡過真氣,她才哼

了出來。戰龍靜守片刻,寶日明梅睜開眼來,見戰龍笑吟吟地看著她,嬌羞不已,將頭埋到戰龍頸旁呢聲道“六郎,嫂子實在不是你

的對手”

戰龍讓在她體內跳動了兩下,寶日明梅嬌吟出聲,卻緊緊抱住了戰龍,戰龍知道剛才動作比較狂猛,不想她第二日有何不適,

笑道“二嫂,不能再弄你下邊的小嘴了,不然快要出血了!”

寶日明梅呻吟一聲,昵聲道“你要怎樣!”

戰龍撐起身子,將龍槍慢慢退出鮮紅的,低頭看著她體內緩緩流出的濃稠,笑道“真是漂亮!”

寶日明梅霞飛雙靨,卻媚笑道“六郎,想讓二嫂怎么伺候?”

戰龍嘻嘻一笑,跨身騎在了她胸上,將粗壯的龍槍放入深深的。寶日明梅會意,雙手用力把的向中心擠壓,戰龍

著龍槍,享受著與迷糊內截然不同的滑膩和柔韌,碩大的紫紅龍頭在高聳的間若隱若現,陣陣舒暢的快感傳入,一絲瘙癢逐漸

的凝結,戰龍心中大喜道“寶貝兒,六爺快了!”寶日明梅凝望著戰龍,喉間響起勾人魂魄的蕩叫聲,戰龍口中叫好,一面著

龍槍,一面深深望入她的雙眼,強烈的酥癢沖擊著,眼見要一泄如注,戰龍連忙拔了出來,她的,讓股股激烈噴出的

射入了她體內。寶日明梅,讓龍槍更加的舒暢,良久戰龍噴射完畢,微覺疲勞地壓在她身上,寶日明梅撫摸著自己的背臀,溫柔地親吻著戰龍的面頰。

二人正說話時候,戰龍突然發覺后窗外面有異響,聽那輕快的腳步

聲,顯然不是尋常走路之人,連-『亡吹滅燈燭,輕輕的推開窗戶,向外看

去。但見兩條黑影正由這間屋頂飄過,叉越過一家院子,來到一戶人家

的屋頂上,然后收住了腳步。

兩名黑衣人停住腳步后,確認了一下方位,就飄身落到院子里,前

面一個大聲說道“糟老頭!還藏在屋子里么?奉我家三膺子之命,前

來取圖,識相的話,就把那份七星藏寶圖交出來,否則你就是躲到天涯海角,我們也不會放過你?!?/p>

屋子里一陣冷笑,“我早就說過了,那份圖已經丟了,你們還來做什么?”

4399极速飞艇网页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