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晉王王妃

小說: 名門艷旅 作者: 曼陀羅妖精 更新時間:2015-01-20 06:41:58 字數:4263 閱讀進度:79/640

戰龍這幾日,一直留在汝南王府,白日幫著陶三春理喪,晚上就和陶三春一邊為鄭子明守靈,一邊云倉暗度,和陶三春盡情快活,陶三春也是個外表中直,內心風流的女子,被戰龍的龍槍收的服服帖帖,更在戰龍的調教下,學會了許多以前從來沒有試過的姿勢和方法,每夜二人都能盡興。

在和陶三春盡情風流的同時,戰龍也沒忘了培植自己的黨羽,現在汝南王不在了,汝南王生前那些舊部,一定要拉攏過來,于是,戰龍利用陶三春的關系,這幾天經常在茶余飯后,和五城兵馬司的那幾位領私聊,那些將領一來是為汝南王之死憤憤不平,二來也敬佩戰龍少年老成,尤其是敢挑頭為汝南王伸冤,加上陶三春的話語引導,這些將領慢慢地都向戰龍靠攏。

戰龍知道,光收買人心還不行,自己必須要有實權。于是,戰龍準備讓幾位朝中大臣保薦自己做京城的五城兵馬司,相當于現在的北京衛戍區司令趙光義,趙普,潘仁美,王澤,恩,這幾個人加起來應該足夠分量了,戰龍知道,趙光義這兩天就會趕回來,關鍵是另外幾位,如何讓他們為自己說話?戰龍決定在她們的夫人身上做文章。

潘夫人現在已經是對自己死心塌地,晉王妃雖然還沒有和她挑明關系,但是,戰龍知道這女人并不笨,她不可能對自己一點感覺也沒有,尤其是那日浴池醉酒事件,自己搞了她那么久,她就算醉的再厲害,也應該有感覺的,時候居然什么反應也沒有?哼哼,一定是默許了,或許,還巴不得我再上她一回呢,我也要爭取主動點。

好幾天沒有回晉王府了,戰龍趁中午時間,回來看望一下干娘晉王妃,回到府中,見到晉王妃正在書房畫畫。

看到戰龍回來。

晉王妃先不說話,就在書案前,提起畫筆,繼續一張馬上就要完工的丹青,這個房間并不太大,但其雅致出塵的布局卻充分顯示出了此間主人的蕙質蘭心。想必是工匠專門按照晉王妃的性情重新設計的,從屋頂到腳下的地幔,無不都是用最上乘的質地制做而成,但卻少了分奢華多了分古樸,顏色亦失去了艷麗取而代之的是三分優雅二分高貴一分脫俗,雖華麗無比卻沒有一絲庸俗鋪張的感覺。墻角,幾只香爐輕煙裊裊,那如麝如馥的清香充滿了整個房間。

戰龍細瞧那張丹青,雖然戰龍不同書畫,對丹青卻是有一些研究,看那一筆一畫,一點一勾,那流動的筆鋒,雋永的意境,讓每一個到訪者都如同著了魔一般,深深癡迷。格外引人注目,此畫為灑金屏條,在輝煌金色的背景上畫著兩朵艷紅的牡丹,紅牡丹旁邊有一白牡丹陪襯,花姿有正有側,點葉鉤莖,下端佐以巖石,石后一叢盛開的水仙,潔白幽靜,纖塵不染?;ㄇo上疏疏密密的花朵,或仰或俯,或正或反,呈現出各式姿態。

牡丹歷來都是富貴的象征,而水仙則是高潔的代名詞,想畫者乃是以此自喻,雖出于帝王之家,而能潔身自好,不沉奢華之榮。靜中相對,無勢無利,行跡兩忘,然塵垢之外。此畫深具神韻,那一筆一畫無不下落得恰到好處,顯示出主人的獨具匠心。

晉王妃輕聲道:“六郎,你過來看看娘親這幅畫如何?”

戰龍負手站于晉王妃身側,眼睛卻是順著晉王妃白色宮裝的領口溜了進去,從她略微敞開的領口正好看到裸露在外的半截酥胸,雪白亮潔,晶瑩剔透,如玉的玉峰在花鳥圖紋絲織**的緊束下顯出的那道深深的乳溝隱約可見,在杏子黃小衣的映襯下顯得更加嬌艷。戰龍眼冒火光,看著這無比的誘惑,忍不住要將手探上她的衣襟,隔著衣服撫摸她盈盈一握卻傲然挺立的雪峰。

“六郎,你看到了沒有?”

戰龍竟忘記了回答,眼睛直勾勾的直盯著那一片酥胸。

晉王妃明眸流轉,偷偷瞧了一眼戰龍的眼睛,微微一笑,拿起畫筆,輕點鉤沉,完成著最后兩筆,口中道:“這兩天,陶王妃那邊事情處理的怎樣了?”

戰龍略微熟練了一下貪婪的目光,躬身道:“回稟干娘,明日正式喪,已經全部弄妥了?!?/p>

晉王妃放下畫筆,道:“明天晉王殿下就能到京城了?!?/p>

戰龍道:“干娘,等義父回來之后,你要趕緊督促他,讓他和幾位大臣聯名奏請萬歲,給我弄個官當啊?!?/p>

晉王妃笑道:“那是自然,六郎你看我畫的這畫怎么樣?”

戰龍道:“干娘妙筆丹青,根本不用我夸獎?!?/p>

晉王妃笑道:“你這小鬼頭,真會說話,可惜啊,你不是我親生,要是我親生的兒子,該多好啊?!?/p>

戰龍心中一震,問道:“干娘,你和晉王殿下,為何至今還沒有生育???”

晉王妃嘆道:“六郎,你有所不知,晉王殿下他……”

說到這里又嘆了口氣。

戰龍心道:“莫非又和我大哥一樣,是性無能?合適,前幾天我曾經嘗過晉王妃的身子,已經不是完璧了?!?/p>

“干娘,我又不是外人,我是你的干兒子啊,你就說給我聽聽,看我能不能幫助你?!?/p>

晉王妃幽怨地說道:“都怪你干爹,我們剛完婚那幾年,他和當今萬歲只顧著打江山,沒多時間和我團聚,后來,江山打下來了,他卻不知什么時候,偷偷練了一門奇怪的武功,居然不能親近女色,你說這不是……這不是害我嗎?從那以后,我們夫婦就沒有同房過?!?/p>

戰龍禁不住問道:“練了一門武功?難道還是葵花寶典不成?”

晉王妃馬上回應道:“對對對,就是葵花寶典,六郎你怎么知道?”

戰龍抹了一把頭上的汗水,心道:“趙光義居然練了葵花寶典,現在老婆給我玩,若是被他知道,我還有命在?”

“干娘,干爹當真練的是葵花寶典?那可是男人練不得的武功啊?!?/p>

晉王妃睜大了眼睛,“六郎,男人為何練不得?晉王殿下這不就練了嗎?他說,再有幾年,他就功德圓滿了?!?/p>

戰龍嘆道:“干娘,我聽說,這門武功十分厲害,但是要想練這武功,必須先要自宮,就是割掉男人傳種接代的那玩意,不然的話,就會走火入魔的?!?/p>

晉王妃一聽,頓時傻了眼,詫異地說:“這是真的?”

戰龍認真地說:“干娘我怎么能騙你?你哪里能讓干爹練這種武功???他天下無敵了,你可要獨守空閨一輩子啊?!?/p>

晉王妃聽至此重重的嘆口氣,隨即嗚嗚哭起來,“這個沒良心的,一開始騙我說一兩年,后來又說三五年,現在可倒好,原來是那東西早就沒有了,我還指望他回來后,能盡快生個兒子呢,我可怎么辦啊……嗚嗚,我不活了?!?/p>

晉王妃說著就要撞墻,戰龍急忙將她抱住,“干娘,你這又是何必呢?造成這個嚴重后果的原因,又不是你的原因,你又何必這樣做傻事呢?”

晉王妃哭泣道:“六郎,你不要攔著我啊,我滿意為就快要做母親了,想不到他一下子將我的希望全都破滅了,我活著還有什么意思啊?!?/p>

戰龍勸道:“干娘,事情又不是你想象的那樣糟糕,你想要生兒子,不是非得需要晉王的啊,我就能幫助你……”

“???”

晉王妃回過頭吃驚地看著戰龍,戰龍又道:“干娘,我愿意代替晉王……”

“你……六郎,你,你不能胡說的啊,我們倆怎么能夠做那種事情?不行,絕對不行啊……”

戰龍卻抱著晉王妃不松手,“干娘,你要想清楚啊,難道你甘愿放棄自己的人生追求?要知道,除了我,在沒有第二人個人敢這樣大膽的站出來幫助你,即使有,我估計你也看不上他?!?/p>

晉王妃慢慢坐下來,卻依然被戰龍抱在懷中,她雙頰緋紅,心中想著要是和戰龍促成那件事情的后果,將近十年的干枯內心在這一瞬間頓時復蘇了,她做出了一個應用的決定。

“六郎,我和你?我們一旦生了那事情,被別人知道了怎么辦?晉王那里倒好說,畢竟是他理虧的,可是明歌郡主要是知道了,我可是她的親姨娘啊,她臨走的時候,還交代我好好照顧你,我居然搶了她的男人,要是明歌郡主知道了這事情,我可怎么活?”

戰龍笑道:“干娘,你放心好了,明歌郡主志在天下,她不會跟你計較這些的,再說你要是真心實意幫助明歌郡主恢復大周,她感激你還來不及呢,至于我們的關系嗎,你們倆就一同嫁給我好了?!?/p>

說著,就在晉王妃的臉上,大膽地親了一口。

戰龍一把將晉王妃摟定,道:“干娘如此厚愛,六郎怎能辜負了干娘?”

美人在懷,一股滑膩柔軟的感覺充滿全身,戰龍感受著晉王妃圓潤酥胸的舒爽。晉王妃她全身一顫,驚呼一聲,俏臉有如火燒,白里透紅更現嬌艷欲滴,秀色可人,一雙藕臂已經將戰龍的雙肩死死抱住。

戰龍一用力,將她橫抱起來。

晉王妃重六郎點點頭,輕聲道:“抱我,進屋去!”

戰龍低頭在那嬌艷的紅唇之上,輕輕一吻,然后抱著美人來到寢室之中。

秀榻之上,戰龍深吻著身下的美人,“恩”晉王妃忍不住低聲呻呤,只覺好像有一股電流在她體內游走,癱軟在戰龍懷中,多年不曾沾過男子的氣息,對于一個虎狼之年的女人來說,那是一種十分難熬的傷痛,她的手緊緊抱著戰龍的頭,響應者戰龍的熱吻。

良久唇分,戰龍看她輕喘著氣,酥胸也隨之一起一伏,扣人心弦。手指輕輕一劃,剝掉那件白色的宮衣,將杏子黃的玲瓏肚兜除去,一時衣衫紛飛,玉體橫陳,那對玲瓏挺拔的雪峰終于從束縛中解放出來,毫無保留地展現在戰龍面前,雪白的雙峰溫滑如玉,透著一層白皙的光澤,兩粒嫣紅在空中一顫一顫,勾魂攝魄。戰龍頓時血脈噴張,將自己**后滾燙身軀,緊緊地壓了下去……

晉王妃被戰龍的熱情慢慢融化,感覺全身不再聽自己的使喚,身體仿佛已不再是自己的,魂魄已游離出身外,站在虛無飄渺的邊緣,她白皙的肌膚泛起一層紅暈,嬌喘連連,喉間出干涸的聲音,“六郎,我好難受!你好好的愛我吧?!?/p>

戰龍將她轉過來,長舌攻入她貝齒,放肆地品嘗著津汁玉液,有如瓊漿沁人心脾,又用身體擠壓她地敏感部位,只覺胸前的一對玉兔有如棉花般柔軟,讓人飄飄然于九天之顛。此刻的晉王妃秀松散,不知何時推據的雙手已緊緊抱著戰龍的虎背,香舌追逐著戰龍的長舌,激情的迎合戰龍的掠奪,媚眼泛起陣陣紅絲,春心蕩漾。

望著那一身凝脂般的肌膚。聽著檀口出的仙樂般的嬌呤,戰龍再也忍不住欲火,撲上那具完美無暇的玉體雙手搓揉著兩只帶著粉紅艷色的玉峰,將頭埋在深深的乳溝,體味著誘人的**。晉王妃閉上秀眸,灼熱的嬌軀不停地扭動,急劇地喘著氣,出難耐地呻呤,雙手緊緊抱著戰龍的身體,“六郎,給我吧?!?/p>

“這就給你!”

戰龍解開腰帶,龍槍出鞘,所向披靡,不再猶豫,一下刺入那一汪溫暖的沼澤之中?!?/p>

“我要你永生永世做我的女人!”

當戰龍將精華注入之后,微微喘息的他,抱住那具豐腴的**,道:“干娘,現在是不是你的受孕期?要是不確定的話,這兩天我們再來兩次啊?!?/p>

晉王妃無力地睜看美目,“小壞蛋,趁著晉王殿下還沒有回來,我們……我們,我們一下做夠了吧?!?/p>

戰龍笑看著晉王妃嬌羞不已的神情,又深深第吻了下去,于是梅花二度再開。

4399极速飞艇网页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