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七星入后宮6

小說: 名門艷旅 作者: 曼陀羅妖精 更新時間:2015-01-20 06:42:15 字數:4324 閱讀進度:113/640

柴明歌面色憂慮,想了想說道:“去年時候,我由汴京、蓬萊、洞庭、太湖走了一遭,其中收獲頗豐,可是也遇到一件辣手的事情,蓬萊廣元天尊的逝世,影響了我們的大好時局,新任的玉龍掌教好像心懷叵測,未必跟我們一心,現在蓬萊又支持吳越兵攻打南唐,大宋分兵兩路,想南拒吳越,北御大遼,實在不易啊?!?/p>

白鳳凰道:“宋軍北路的主將乃是楊令公至第六子楊六郎,這個人據說文韜武略十分厲害,前不久被白主捉住……”

明歌郡主一聽,頓時站起來,“姑姑,六郎被你抓了?”

白鳳凰點頭道:“不錯,不過,他在白主跟前許下重誓,說要讓趙光義引咎退位,還我大周江山?!?/p>

明歌郡主不了解最近京城的事情,驚問道:“有這等事?

柴明歌說:“我們應該先分析一下眼前的局勢才對?!?/p>

白鳳凰朗聲道:“我懸空有水兵六千,武器精良,雖說兵馬不多,但足可擾亂宋軍后方,若是在江南舉義,懸空可在北方呼應,形成南北夾擊之勢,令宋朝廷尾難顧?!?/p>

柴明歌笑笑,將手中寶扇掙開,頓時眼前光華閃爍之處,現出一副全國山河軍事地形圖,就連大遼,回鶻,車月,吐蕃,大理都做了詳細的刻畫,柴明歌手指寶扇說道:“懸空雖然嘔費了我們將近十年的時光,姑姑你說這兒固若金湯,天險可依。錯!”

白鳳凰吃驚地看著柴明歌,不知道自己錯在哪里。

柴明歌又說:“不謀全局者不足以謀一域,不知道姑姑想過沒有,遼穆宗陳兵六十萬,紫荊關窺視中原,為何遲遲沒有馬踏中原的動靜?是因為遼穆宗手下有能人,告誡遼穆宗要進攻大宋,必須先掃除懸空,因為華北大地,大皆平原,河流交織縱橫,懸空雖然兵馬不多,但是精通水戰。遼軍一旦形成長驅直入之勢,其后勤補給必須靠水路運送往前線,可是水路如不能保證,他們于心不安??!”

白鳳凰輕輕點頭,柴明歌接著說:“山西程世杰手握重兵,這個人城府極深,表面上雖然有投降遼軍的意思,其實這個人野心勃勃,沒有他不敢做的事情,他若是也想逐鹿中原的話,將會與西涼節度使李得明茍合在一起,西吞回鶻,東征大宋,可是懸空也是他的眼中之刺?,F在懸空夾在三股勢力之間,看上去風平浪靜,其實大戰一觸即,姑姑你只想到力保一隅,卻沒有顧全到大局啊,設想一下,如果我們把懸空棄掉的話,會有怎樣的戰局生?”

白鳳凰有了一些領悟,說道:“那就要看棄給何人,若是遼人得到懸空,他們沒有了后顧之憂,必定會瘋狂的大舉南下……”

柴明歌微笑道:“這正是我想看到的,大宋與大遼都是實力雄厚的泱泱大國,我們想匡扶大周江山,就必須讓他們相互消磨對方的實力,三五年之后,雙方都會筋疲力盡,那時候我們再在江南舉兵,水師沿江逆流而上收復川蜀,騎兵高歌直逼汴京,之后再收拾已是強攻之弩的大遼,復興大周,同時統一華夏,父皇生前沒有完成的心愿,我勢必要幫他完成?!?/p>

柴明歌又道:“我去年下山后第一件事,就是說服忠于先父的那些商業巨賈,讓他們拿出前來,購取黃山,西湖一代上好的茶葉和絲綢,然后以商隊的名義運往西涼,與西涼節度使大人換取軍馬。要知道天下盛產良駒的地方只有兩個,一個在大遼,另一個便是在西涼。這筆交易很成功,西涼人對茶葉和絲綢的喜愛,過了我的想象。隨著第一筆生意的成功,第二筆生意馬上就將告捷,這樣下去,三年之后,我再江南秘密儲存贍養的優良軍馬將會達到十萬頭?!?/p>

白鳳凰驚喜道:“明歌果然是胸懷經天緯地之才,慧眼識天下,何愁我大周江山不復……”

龍姬因為長久憂慮,身體欠佳,經常出現精神恍惚,神志不清,今天聽女兒說藍玉堂已死,雖然藍玉堂與他無關,但是藍玉堂看守的魔魂卻與她有關聯,龍姬因為柴世宗的死肝腸寸斷,后來,白鳳凰騙她說,只要明神轉世,就能將柴世宗一同帶回來。想到自己鐘愛的世宗皇帝又能活著回到自己身邊,龍姬就精神百倍,拖著沉重的病體,一直聽了這么多年。

剛才,明歌郡主和姑姑說事的時候,一時忘記了母親的感受。龍姬一聽藍玉堂已死,再沒有人看守魔魂,星煞魔君一旦提前明神轉世,明神就會很危險。明神若是不能順利復生,自己的丈夫重生的希望也就徹底破碎。于是,龍姬懷恨離開,獨自一人順著樓梯來到七星鳳凰樓的地下一層。

她在下樓的時候,心中一直在詛咒,謾罵大宋的那些奸賊,要不是他們簇擁趙匡胤黃袍加身,柴氏江山怎么會淪落到這般地步?

正巧,白云妃將戰龍抓來。

龍姬看到戰龍后,只是微微一笑,那略帶了一絲冰冷笑容讓戰龍感覺到,龍姬看似平靜的內心其實早已經波濤洶涌,她淡淡說道:“我一直等著你來?!?/p>

戰龍不肖地問道:“你等我干什么?”

龍姬認真地說:“白主從放你走的那一刻,我就和自己打賭,我對我自己說你會回來的,只要你回來,我就送你一件禮物?!?/p>

說完龍姬嫣然一笑,只是那笑容十分詭秘,讓戰龍感到渾身冷。戰龍搖搖頭說:“大家都這么熟了,用不著這樣客氣啊?!?/p>

龍姬陰下臉來說:“這件禮物,你非收不可?!?/p>

龍姬說著,轉身進了密室,白雪妃拍拍戰龍肩頭說:“小賊,你看龍姬娘娘多好啊,還說要送給你禮物,你好好待著吧,我回去了?!?/p>

戰龍忙道:“大姨姐,你著什么急啊,一塊看看是什么禮物啊?!?/p>

白云妃搖搖頭說:“不不,我膽子小有些東西是看不得的?!?/p>

說著,閃身離去。

戰龍感到一陣失落,同時也有一種不祥的預感籠罩向心頭,工夫不大,龍姬去而復返,懷里抱著一個鑲金嵌玉的盒子,臉上依然帶著那一絲難以捉摸的笑容。龍姬來到戰龍跟前,將盒子輕輕的放下,然后用手啟動了密室中的機關,戰龍就聽到兩邊的石壁嘎吱嘎吱的響,竟有幾扇石門同時敞開……

“六郎……”

四娘的聲音充滿了責怪。

“六郎,你怎么來了?”

大嫂的聲音滿含憂慮。

“六郎,這個女人太可怕了,不要管我們,你趕緊逃??!”

龍蘭的話語全是關切。

“六哥,六哥救我們啊?!?/p>

是八姐九妹的聲音。

戰龍鎮定了一下心神,對自己說:“再殘酷的現實也要面對,我倒要看看龍姬想干什么?!?/p>

戰龍看看四娘和大嫂她們,見她們雖然身體受制,卻全都毫無損,白松林用**玄控控制了她們的武功,又用稀金屬鏈鎖住了她們的手腕,關押在這個密室里面。戰龍合上眼睛對自己說:“我一定要救她們出去?!?/p>

龍姬緩緩打開那個寶盒,將一顆閃爍著耀眼銀光的神丹托在掌心,說:“這神丹乃是世宗皇帝所留,任何人食用了它,都會強筋壯骨,百病消除,尤其習武之人,更能事半功倍?!?/p>

戰龍趕緊說:“龍姬娘娘,這么好的東西,干嘛送給我???”

龍姬又說:“我剛才說的只是它的好處,服用這顆神丹之人,在一個時辰之后,會血氣神脈四象歸元,全身筋脈和氣血都會生逆轉,并且自動運行大周天,度是平時的十倍,就算是絕頂高手,也承受不住它的藥力,需要陰陽調和才能化險為夷?!?/p>

戰龍擔心的問道:“你到底是什么意思?該不是讓我吃了這顆神丹,然后和你那個吧?”

龍姬哼了一聲說:“混賬,這顆丹藥確實是給你吃的,你不是很有正義感和責任心嗎?我就成全你了,有本事你就救這些女人走?!?/p>

龍姬輕蔑的看了戰龍一眼,又說:“我平生最討厭的就是背信棄義之人,你和大宋那些亂臣賊子有什么分別?騙我們回去勸說趙光義讓位,暗地里卻又派人來行刺,我要讓你自作自受?!?/p>

說罷,手一揚,那顆神丹朝著戰龍飛過來,戰龍剛一愣神不等躲閃,那顆神丹救鉆入肚子里去了。

龍姬哈哈大笑,“實話告訴你,這顆神丹被我用曼陀羅花精培育了十年,你服下他之后,會欲火焚心,喪失人性,必須不斷的采用女子的元陰,才能延續生命,一直到所采得元陰能夠震懾住你體內的淫毒為止,不過這幾個女人的功力遠遠不夠你使用。結果只有一個,她們遭受你的采捕,虛脫而死。而你也會因為控制不了那顆神丹帶來的巨大功效,而全身筋買爆裂……不要說我殘酷,是你先說話不算數,惹我生氣的……”

龍姬講那個周世宗留給她的空盒子捧在面前,癡癡說道:“皇上,我好想念你啊。你看看,白將軍每年都會給我做最美麗的燈籠,做的比汴京城的燈會還要繁華?!?/p>

龍姬慢慢退出密室,嘶喊:“你們都是壞人,都是騙子……我要讓白將軍把你們都做成燈籠,我還要做更多的燈籠,從懸空一直掛到汴京城……哈哈……你們都是燈籠!都是騙子……”

轟隆隆……數道石門敞開,又閉上。龍姬那蒼涼恐怖的笑聲漸漸遠去……

戰龍嘆道:“這個女人瘋了!”

戰龍剛想過去同四娘和大嫂說兩句話,突然就覺得心口一陣劇痛,就如同自己穿越時候那種被失控揉碎的感覺一樣,腦子嗡的一聲,就昏倒在地上。

也不知道過了多少時間。

戰龍尚未從驚駭中清醒,密室中光線暗了下來,僅有遠處狹長的走廊里,三五盞人皮燈籠,出的陰森光芒,聽到四娘和大嫂她們的呼喚聲,戰龍醒過神來。前面傳來慕容雪航關切而略帶了責備的聲音:“六郎,你怎么不聽話?我不帶你上,就是怕你出意外,現在大家都被抓了,哎!”

四娘焦急地問:“六郎,你怎樣了?昏了這么長時間,嚇死我們了?!?/p>

戰龍走過來,見四娘,慕容雪航,龍蘭,八姐九妹全都這兒,只是她們手腕上都被金屬鏈綁著,金屬鏈又綁到了旁邊的鐵床上。

戰龍上前抓住慕容雪航的手,接著遠處微弱的燈光,隱隱能看清楚大嫂蒼白的臉,“大嫂,他們又沒有難為你?”

慕容雪航嘆口氣,說:“白松林的武功深不可測,我與他有些差距,被他抓住后,倒也沒有太為難我們,只是被他用**懸控控制了我的元神和武功,我們現在沒有辦法逃走?!?/p>

戰龍拽住大嫂手腕上那根金屬鏈,用力扯了幾下,根本不起作用,慕容雪航說:“不要白費力氣了,這跟鏈子不是普通的金屬鏈,根本弄不斷它,就算弄斷它,咱們也出不了七星樓?!?/p>

戰龍又來到龍蘭面前,埋怨道:“三嫂,你和大嫂為什么丟下我?不讓我跟你們一起來懸空?”

龍蘭悠悠地說:“大嫂說上太危險,不想你跟著冒險?!?/p>

戰龍惋惜道:“若是由我跟著,說不定還不至于落到這個地步呢,你們手中不是還有人質嗎?”

龍蘭嘆息道:“那白小姐十分狡猾,一路上十分乖巧,騙的我們信任,上后就把我們誘到七星樓,進來之后,她就利用對這兒的熟悉擺脫了我們,后來就遇到了白松林?!?/p>

戰龍試了試捆住龍蘭的鎖鏈,同樣不可擺脫,龍蘭說:“我試過多少次了,沒用的。六郎,你趁自己尚有自由之身,趕緊想辦法自己逃走吧,不要管我們?!?/p>

戰龍站起身朝外走,道:“我找東西來,砍斷這鎖鏈,你們等著我啊?!?/p>

四娘悲切地說:“六郎,不要管我們,你自己想辦法逃走吧?!?/p>

八姐九妹也哭道:“六哥,都是我們姐妹惹的禍,害了你,害了娘親,害了嫂嫂,嗚嗚!”

4399极速飞艇网页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