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絕地雙修7

小說: 名門艷旅 作者: 曼陀羅妖精 更新時間:2015-01-20 06:42:27 字數:3349 閱讀進度:137/640

這一來,白松林必定要破綻百出,五毒教主是何等陰險狡詐之人,焉能放過這么好的偷襲機會?身形一縱,喊一聲:“著!”

五毒攝魂鈴中暴射出五種極其厲害的暗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射中了白松林的后背。白松林身子一晃,還是勉強撐住,怒目注視著韓天遠,咬牙切齒的說道:“狗賊!我不會放過你的!”

韓天遠冷冷一笑,他在懸空十余年,深曉白松林的秉性,知道這個人在他眼中,柴世宗的靈位及骨灰比任何東西都重要,所以想出這個下流的辦法對付白松林。見白松林果真上當,把手一樣,手中那白瓷壇子頓時丟了下去,白松林驚愕中不顧一切的沖上來,韓天遠握刀的手向前用力一探,雪亮刀尖便從白松林后心透了出來。

七星樓上面,白鳳凰見到義兄被奸賊暗害,暗自嘆息一聲,心中也涌起幾分難過,可白松林到死都不知道,那白瓷壇子里面所裝的不過是世宗皇帝生前穿過衣物的焚灰。

戰龍看到韓天遠用極為卑鄙的手段殺死白松林,心中氣憤不過,白松林過去的行為雖然讓戰龍有些痛恨,不似韓天遠這般陰險,賣主求榮,簡直是天理難容。白云妃和白雪妃見父親遇害,再也忍不住,大喝一聲,沖上前去。

白云妃、白雪妃見狀,也現身出來,跟著戰龍沖殺過來,那些叛兵本都是懸空長大,對白家感情頗深,有些人是受了韓天遠的蠱惑,多半都是身不由己,見到兩位小姐殺過來,都紛紛的退讓。韓天遠看到白家姐妹沖過來,一開始心中有些驚訝和惶恐,但是自己現在已經掌控了局面,還有五毒教這么多高手在場,一聲狂笑,迎著戰龍甩出一片刀光。

戰龍對刀法根本不通,頭一次面對強手,也拼了狠力上去,借著一股子激勁,與韓天遠硬對硬,就聽喀嚓兩聲脆響,二人手中的鋼刀一同折斷。戰龍早有準備,看準韓天遠用了一記風火雷霆決,韓天遠吃驚之際,雙拳交錯護在胸前,用七星戰甲破解了戰龍這一記重擊。那道霹靂攻擊到韓天遠近前,擊中在他真氣凝聚的護身甲胄上,激蕩出一溜火花。

戰龍撲上去,拳腳并用全無章法,打得韓天遠有些不知道如何應對,白家姐妹雙戰五毒教主,白雪妃用劍,白云妃使用長鞭,姐妹二人長短配合,相互照應,與五毒教主戰成平手,五毒教主見眼看就要大功告成,半路上突然殺出三個小輩,而且各個都很難纏。就對韓天遠喊道:“韓主,夜長多,我們戰決!”

韓天遠頓時明白五毒教主要使用暗器大招,連忙擺脫了戰龍的糾纏,縱身跳到臺階下面,戰龍只當韓天遠畏懼了自己,見白家姐妹雙戰五毒教主不下,就沖上來幫忙,三人扇面型將五毒教主困在中間,五毒教主暗自一聲冷笑,突然間將身子一收,隱到兩面銀盾中,就要射漫天花雨的暗器。

卻聽半空中有人一聲清喝:“妖女休要猖狂!”

一白衣女子由天而將,正攔在五毒教主身前,她亭亭玉立與明月之下,一雙明眸清麗如太陽在朝霞中升起,暗含著神秘不可測的平靜。她一身白衣錦繡,如雪般潔白的衣裙在領口,袖口裙角部位都繡有紫色鸞鳳,全身衣衫裝束的一絲不茍,夜風竟似吹不亂她的衣裳,那一雙殺機隱伏的清麗明眸望向五毒教主,道一聲:“妖女,七星樓前豈容得你胡作非為?”

白雪妃與白云妃攜手立于白鳳凰身后,含淚喚一聲:“姑姑!”

白鳳凰略一點頭,道:“你們不必害怕,姑姑二十年絕跡江湖,只是不愿再起刀槍,這些利欲熏心,狼狽為奸的小人,還自以為我害怕了似的……我一定為兄長報仇雪恨?!?/p>

白鳳凰將手一揚,一口銀光閃閃的短劍由袖口中飛到掌心。

五毒教主深知白鳳凰絕非泛泛之輩,一邊暗將袖內的暗器滑到掌上,以備隨時出手,一邊冷笑著說:“識時務者為俊杰,鳳凰天女不要自以為神功蓋世,就想一手遮天,現在,你已經是孤家寡人,就不要做以卵擊石的蠢事了?!?/p>

說罷,雙手銀盾揮舞中,漫天花雨的暗器已經激射而出,五毒教主的暗器一共有十三中,前面三組是柳葉飛刀、金錢鏢、奪命金針,飛刀一共二十六口,用的是飛龍在天暗器手法一口連著一口線序飛出,金錢鏢則是三十二只由左面銀盾中次序射出,奪命金針無數,由右面銀盾中以含沙射影的漫天花雨方式射出。

白鳳凰知道五毒教主暗器功夫了得,當即喝一聲:“風火雷霆陣!”

她雙手合十,口中高喝同時,頭頂霞光四射,其中一道凌厲的赤青氣浪迅向四周擴散,那青色的氣浪擴散出一丈方圓后方止,那青色的氣浪與外界的空氣磨擦,散出出一層象火苗一樣的外殼,將自己連同身后的戰龍、白云妃、白雪妃一并嚴嚴實實的護在里面。

那漫天花雨的暗器全射在那道赤青色氣墻上,叮當亂響,火星四濺。戰龍驚駭道:“這么厲害?”

白鳳凰心若止水,靜靜看著五毒教主對自己射暗器,手中那柄銀劍含蓄待,就等著五毒教主暗器停下來后破展露出。

五毒教主有些慌張,以至射暗器的手法有了一些慌亂,前三種暗器頃刻間就已經射完。五毒教主正要第四種暗器時,白鳳凰搶先出手,旋風般迎著五毒教主撲了過去,五毒教主的第四種暗器竟未能出,只覺得胸前一涼,等她意識到疼痛的時候,白鳳凰已經收身回轉原位。

韓天遠意識到事情不妙,傳令道:“放箭!”

頓時箭矢如飛蝗般撲過來,白鳳凰沖戰龍三人喊一聲:“撤!”

她揮舞寶劍斷后,四個人退入七星樓,韓天遠帶兵包圍上來時,七星樓的大門已經關閉,那門乃是一尺多厚的木板制成,外面還包了鐵皮,十分堅固,人力絕難打開。韓天遠趕緊來到五毒教主身邊查看她的傷勢,白鳳凰那致命的一劍,幾乎要了五毒教主的性命,眼下她已經是奄奄一息,束手待斃。

韓天遠道:“教主,你再支撐一會兒,我用八門續命術助你?!?/p>

韓天遠雖然這樣說,但是也知道五毒教主性命不保。

白鳳凰帶領戰龍和白家姐妹進入七星樓,白雪妃難過地說:“姑姑,想不到上出了這么多敗類。爹爹他……”

白鳳凰擦擦眼淚,道:“你們沒事姑姑就放心了?!?/p>

白云妃哭訴道:“姑姑,想不到陸濤也是個混蛋,這叛亂的事情,他早就參與了?!?/p>

白鳳凰點頭說:“我知道了,陸濤現在怎樣了?”

白云妃神色慘淡道:“被我殺了!”

白鳳凰贊許道:“殺得好!云妃,讓你們姐妹受委屈了?!?/p>

戰龍躬身施禮道:“姑姑,我是楊六郎,這次上原本是奉旨招安來的,想不到上出了這種事情,我們下一步該怎么辦?”

白鳳凰道:“現在上的兵馬都受到韓天遠父子的蠱惑和威逼,我們被困在這七星樓里,他們暫時還沖不進來,不過要想扭轉眼下的局面,只有先想辦法殺掉韓天遠。樹倒猢猻散,相信那些叛亂的士兵大多數還是有良心的,關鍵是韓天遠不僅武功厲害,更是詭計多端,要殺他實在不容易?!?/p>

幾個人一邊說話,一邊來到七星樓地下,戰龍現在才知道七星樓還有地下室,而且下面更是別有洞天,中間地方有一座神臺,神臺上面一金身玉砌的盤龍神鼎,神鼎周圍擺放著一些精致的瓷器,戰龍從未見過這等上好的瓷器,突然想起傳世中所說的柴瓷“青如天,明如鏡,薄如紙,聲如磬”莫非就是這些?這時候又一件景物映入戰龍眼簾,就在盤龍神鼎的側面,有兩個人,其中一個被綁縛著。

“龍姬娘娘?”

戰龍上前施禮,戰龍現在還不知道龍姬娘娘就是明歌郡主的生母。大周皇后符雪琪。更不知道符雪琪已經被自己強行占有。

現在他最關心的就是蕭綽。

明知蕭綽是女子,戰龍還是遮掩了她的身份,“蕭賢弟?你怎么會在這里?”

這個人正是蕭綽,白鳳凰對白家姐妹說:“將她帶到樓上去!”

白雪妃驚訝道:“蕭公子,怎么是你?”

白鳳凰冷聲說道:“他并不是什么蕭公子,她真正的身份是大遼景親王王妃,北院黑虎堂堂主。幾次三番來我的鳳凰樓搗亂,這一次中了機關,被我拿下了?!?/p>

白雪妃吃了一驚,蕭綽看看諸人,微微一笑道:“白鳳凰,怎么?你想用我來要挾那些人嗎?沒用的,懸空已經在我們的掌控之中,大家最好還是坐下來談條件,不動刀兵的好?!?/p>

白鳳凰不予理睬,前面帶路,眾人登上七星樓樓頂,白鳳凰親手點燃七星樓上所有的燈火,好讓樓下人等看清楚上面的情況,然后將銀劍架到了蕭綽的粉項之上,沖下面說道:“韓天遠,你看看這是誰?快命令你的人放下武器,懸空的弟兄們,我知道你們受到了韓家父子的威逼,現在投誠還來得及?!?/p>

白鳳凰的喊話果然起到作用,有些士兵已經開始議論了。

韓天遠憤憤的吼道:“韓賓,有擾亂軍心者,格殺勿論!”

4399极速飞艇网页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