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玉女燕子4

小說: 名門艷旅 作者: 曼陀羅妖精 更新時間:2015-01-20 06:42:39 字數:5240 閱讀進度:161/640

燕子打完六郎后,突然雙手掩面嗚嗚哭起來,六郎連忙勸道:“燕子,不要哭了!你這樣,弄得我心里好難受啊,我已經告訴你了,我和你柴師兄真的是好朋友,另外,我這次入山西,明著是送公主和親,其實是暗中調查程世杰謀反的證據,若是證據確鑿,我就將他就地法辦。我見你入府行刺陳延壽,才想你必然和他們敵對,既然與程世杰敵對,就和我們是一伙的,所以才會暗中救你,幫你殺了陳志浩。難道你到現在還不相信我嗎?”

燕子抬起頭,沖六郎說:“信不信你以后再說,不過你殺陳志浩,我倒是親眼所見,不過殺就殺吧,為何還要調戲與我?”

六郎無奈道:“我也是沒有辦法啊,陳志浩的武功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怕萬一斗不過他,再連累樂呢,那時候,你的清白可就不保了?!?/p>

燕子哼了一聲,道:“現在還不是一樣,被你小壞蛋給……”

說到這兒,她臉上一陣羞紅。

六郎趕緊道:“天地良心??!我和你那個,還不是為的救你,另外我說的全是真的,輸送給你的功力你又不是不知道,若不然,你哪能那么快的痊愈?”

燕子心中一凜,暗道:“這倒是不假,與他男女結合,想不到竟能吸收那么強大的力量,自己就是苦修三五年,也未必會有如此效果?!?/p>

六郎又道:“好燕子,快些放開我吧,握著手腳都木了?!?/p>

“不許叫我燕子?!?/p>

六郎驚訝道:“我明明聽到你的同伴叫你燕姐的,要不你告訴我該叫你什么?”

“我叫苗雪雁!大雁的雁,不是小燕的燕?!?/p>

六郎嘿嘿一笑,道:“還不一樣,反正以后都是我的燕子?!?/p>

苗雪雁氣得臉上青,怒道:“誰是你的?你不要胡說??!”

六郎卻道:“你分明是未出閣的**,現在身子已經給了我,我若不要你,你今后怎么辦?”

苗雪雁又羞又氣,“不用你管,實話告訴你,我現在已經是……是一個人的未婚妻了,你不要癡心妄想了?!?/p>

六郎暮然一愣,見她香腮上滿是淚水,眼睛中更是無限愁容,猜想她定是有說不出來的苦衷,不由得愛憐之心油然而生,小聲道:“燕子,我說話不好聽,傷到你了嗎?你若是不喜歡我,就當我沒說好了?!?/p>

苗雪雁鎮靜了一下波動的心神,道:“我的表妹現在還在陳延壽在手中,你若是真心實意幫助我,就幫我照顧好她,她若是有半點閃失,我絕不饒你?!?/p>

六郎連忙道:“那當然了,你的表妹就是我的表妹,這個你盡管放心好了?!?/p>

苗雪雁卻道:“陳延壽若是知道他的兒子已經死了,肯定要對我表妹下毒手,唉!可惜我還有要事在身,你不要和我耍貧嘴了好不好?只要這件事辦好了,我就……認可你!”

六郎喜道:“那你是答應嫁給我了?”

苗雪雁急道:“你又來了!我已經說過了,我已經是另一個男人的未婚妻了,并且我們近期就要舉行婚禮……”

六郎見她神情不悅,不敢再追問何故,改口問道:“那么你為什么要刺殺陳延壽呢?”

苗雪雁道:“陳志浩強搶了我表妹的嫂子,奸污后又賣到了**,結果因為不堪受辱,撞墻自殺,本來我身上有重要事情,不想現在幫主表妹報仇,卻經不住表妹再三懇求,就答應她了。我本以為陳家父子只是一般狗官,沒想到他們居然是劍道高手,我十年苦修的天山劍法,居然敵不過他,若不是被你相救,就要耽誤大事了?!?/p>

六郎隱隱聽出她背后還有更多的隱情,只是不愿意說給自己聽,這時,苗雪雁整好了衣服,就欲離開,六郎急道:“喂!燕子,即使你要走的話,也要幫我解開穴道再走??!”

苗雪雁冷冰冰的說道:“我說過,我還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辦,我拍你跟蹤我,所以你自己好自為之吧!穴道會在一個時辰之后自動解開?!?/p>

六郎見她說話間,已經走到了土地廟的門口,暮然回,清澈的眸子朝六郎望過來,目光中也夾雜了一分柔情,六郎連忙又問道:“唉!你的表妹叫什么???我若不知道她的名字,說不定到時候她也不信我?!?/p>

苗雪雁回答道:“張綠華!你記著好好照顧她??!”

說完一閃身,消失在問口。

六郎只感覺一陣空蕩蕩,不由得嘆了口氣,可是又回味起剛才與苗雪雁那激情的一剎那,真是美不勝收,這是自己有史以來,最快的一次射出,聞聞自己身上,余香尚在,六郎搖頭苦笑,只有靜靜等著穴道自行解開。

刺客大鬧將軍府,陳延壽大雷霆,因為還沒有兒子和欽差大人的下落,只好暫時先將張綠華收監,白云妃和白雪妃與孟良焦贊密談后,趕來的時候,六郎已經追出去了。一開始二女還不曾替六郎擔心,但是后來聽說那女刺客是天山御劍,十分的厲害,開始后怕起來。等了大半夜,都不見六郎回來,姐妹二人哪里安心入睡,在房間里坐臥難安,見外邊雨停了,正要到城外找一找,六郎卻神秘兮兮的推門進來。六郎回來已經有一些時間了,他先去見了陳延壽,對陳延壽說,自己輕工不濟,追了半截追丟了刺客,因為遇到降雨,所以回來的遲了,陳延壽并沒有往心里去。于是六郎告辭,這才過來看自己的兩位嬌妻。

白雪妃連忙迎上去,幫助六郎脫下雨水淋濕的衣服,驚訝道:“六郎,衣服上的袖子呢?”

六郎笑道:“因為戰斗十分激烈,袖子讓敵人打掉了!”

白云妃遞上毛巾,給六郎抹了一把身上的雨水,道:“相公,刺客是什么人?”

六郎道:“身份不太清楚,不過好像與陳延壽勢不兩立,現在已經被我解決了,兩位老婆,讓你們為我擔心了吧?”

六郎說著,就把白云妃拉到懷里親了一口。白云妃道:“六郎,都把我們急壞了,要不是剛才雨下得大,我們就出去找你了?!?/p>

白雪妃道:“你交代我們的事情,都做妥了?!?/p>

六郎抱著白云妃來到床上,問:“孟良焦贊怎么說?”

白雪妃臉一紅,道:“他們倆……他們倆……”

六郎急道:“你快些說啊,他們同意沒有?”

白雪妃小聲說道:“他們倒是還一直掛念著我們姐妹,見到我們來非常高興?!?/p>

六郎越著急道:“你怎么回事?說話吞吞吐吐的?!?/p>

白云妃接過話來道:“還是我說吧,六郎你可不要生氣??!這孟良焦贊和你一樣,都是大**,他們倆早就對我們姐妹愛慕不已,還自己打如玉算盤,將我們姐妹一人一個分了做連襟呢?!?/p>

六郎大怒,道:“什么東西,六爺的女人,他們也敢打主意?”

白云妃溫順的撫摸著六郎的胸膛道:“不要生氣嘛!他哥倆不知道我們姐妹已經名花有主了,后來我與他倆說了咱們的事后,他哥倆才恍然大悟,并表示從今以后絕不再打我們姐妹的主意了?!?/p>

六郎順了口氣,道:“這還差不多,后來呢?”

白云妃接著說:“可是他倆,他倆非要我為他們保媒,找兩個如花似玉的媳婦,要不然就不跟著你做事?!?/p>

六郎罵道:“這么苛刻的條件?你答應了嗎?”

白云妃點頭說:“為了顧全大計,我只好臨時答應了,再說,我老公你找兩個漂亮女子還算事嗎?收兩元大將,也值了嘛?!?/p>

六郎點頭道:“說的有道理,可是我去哪兒找兩個合適的女人給他們?”

猛然間想起那個被陳延壽抓到的張綠華,雖然說及不上眼前這兩個美女的姿色,但是也算是一個不錯的小美人了。不如將她就出來,許配給孟良焦贊,可孟良焦贊是兩個人,就算張綠華愿意,總不能一女嫁二夫吧?

白雪妃笑問:“六郎,你倒是有沒有辦法???”

六郎卻不馬上回答,將她也拉到懷里,道:“這兩個大色鬼,先讓他倆冷一陣子,不過既然你們答應了人家,咱們就得把這件好事促成,要不然誰替你賣命?”

說完,捧過白雪妃的臻,對準那兩片櫻唇輕輕吻起來,一邊動手解著她的衣衫。

白雪妃嬌羞道:“天都快亮了!還要弄嗎?”

六郎道:“三臺關的事情半不完,咱們能走嗎?今天晚上好好爽一下,明天個給弟兄們放假?!?/p>

說著,又將她拉了回來,看著白雪妃那嬌羞模樣,不知為何越俊美,六郎不禁看得癡了。燈下看美人,白雪妃是倍加迷人,雙眼若瞟若瞄,眼角微翹,小嘴艷紅泛光,似笑非笑。水汪汪的大眼灑出一重重的情網,正加緊緊收,要捉住六郎心中那條大魚。明艷嬌媚,清純端莊,六郎早已熟悉了白雪妃的個性,說她溫柔嬌羞,她又大膽活潑,說她明艷嫵媚,有時卻又清純端莊,時而天真爛漫,全無機心,真情流露,時而聰明伶俐,心細如,言之有物。扭頭又看看白云妃,不知什么時候,已經自行退去外衣,水綠色兜肚下面,那一雙豐滿正在六郎胳膊上曾來曾去,眉眼中說不盡的柔情萬種,曼妙惹火的身材蛇般的蠕動,玉頰火熱,酥胸起伏,雙眼迷離地向六郎道:“六郎,你壞死了!懷里抱著人家,卻只顧著疼愛我小妹,這一次,我要先來嘛!”

見她這一副風騷樣子,六郎忍不住右手一圈,將她抱到前面在自己腿上坐下,道:“我靠!你看你這貪婪樣,哪像當姐姐的樣子?這一次你先,那一次又不是你先?”

白云妃卻是緊緊抱住六郎,神情貪婪,星眸半開半閉,柔情無限望著六郎,道:“人家哪有那么貪心???都怪你剛才說今天晚上來個夠,才將人家的**挑起來的,現在你不幫我……我就難受死了算了!”

看她這嬌滴滴的媚態,六郎越看越愛,心頭火熱。將她那鮮紅欲滴,光澤流轉的朱唇櫻口拽過來,忍不住便低頭吻下,一陣如癡如醉的激吻過后,六郎只覺得自己腿上一片濕涼,低頭一看,嬌妻身下已經衣褲已經不知什么時候退下,那溢滿蜜汁的圣地此刻正摩擦著六郎的腿面。

又聽白雪妃一聲低笑,見她手中還自拿著姐姐剛剛脫下來的衣褲,看來是剛剛加以援手了,六郎性起,立即將懷中的嬌妻調好位置,用力頂入進去,前半宿,因為忙著給苗雪雁輸送功力,未來及享受,現在找到了泄對象,六郎雙臂抱緊白云妃,手掌在她凝脂般無瑕的美背上輕輕摩娑,只覺觸感柔嫩滑美,幾乎是吹彈欲破,只要一碰就會碰出水來似的舒服溫暖。手掌漸漸往下撫摸,劃過纖細的蠻腰,圓挺的雪臀,修長的大腿,來回于上面游走,說不盡的愛意纏綿。

六郎神勇無敵,不到一炷香時間,白云妃就已經兵敗如山倒,氣喘吁吁潰不成軍,六郎復有將她按到于床榻之上,舒舒服服的恩愛一番,直到白云妃開口求饒,六郎才收兵。但是因為種種原因,現在兵強馬壯,趁熱打鐵,于是又將早就災情泛濫的白雪妃拖過來,卸掉衣物,白雪妃因為目睹了姐姐與情郎恩愛的全過程,早就已經渾身酥軟,任君采擷。

六郎美不勝收,指揮大軍長驅直入,全然不顧一路之泥濘不堪,大軍直搗黃龍,將身下的美妻弄得嬌喘連連,快意連連,洪水連連,六郎終于如釋重負,那種一瀉千里,縱情奔馳的快感,雄關大開時噴出的濃濃液汁,帶著強烈的體味,盡撒入嬌妻的良田之內。

完后,六郎整個趴在白雪妃身上,身子微動一翻,側躺入白云妃豐隆的酥胸之上,懷擁美人??粗硐聝蓚€嬌妻,妙人兒一對,玉體橫陳,寸縷未著,雪白瓷滑,溫柔玉潤地肌膚因興奮充血現出的淡紅色澤,如初綻的玫瑰一般,既鮮又嫩,溫馴地像兩只安睡的貓兒依附在自己身邊,不由得胸中一片寧靜喜樂,輕輕的撫著白雪妃的秀,在她額上一吻,和聲問道:“老婆們,一起睡了吧!”

說罷,就要從白雪妃身上滾下來。

白雪妃臉上嬌紅未退,略帶羞澀的道:“六郎,不要嘛!我就要你睡在我上面!這樣我覺得好安全啊?!?/p>

六郎輕撫她的玉臂道:“親親,你要抱著我睡???”

白雪妃笑笑道:“怎么,不行???這些日子,你每天忙來忙去的,妾身本不愿打擾你的,可是心中那種寂寞和孤獨感,越來越強烈?!?/p>

白云妃噗嗤一笑道:“小妹,你抱著我睡不一樣嗎?以前,你還不認識咱家相公的時候,寂寞了,還不是姐姐和你作伴嘛?”

白雪妃眼波突然變得恬雅溫柔,含晴脈脈地道:“姐姐是姐姐,相公是相公,不一樣的哦?!?/p>

白云妃嬌聲道:“有什么不一樣???相公能夠滿足你,姐姐也能滿足你啊……”

說著,調皮的伸出手,摸到白雪妃濕滑的私處游玩起來。

六郎心道:“我靠!大嫂和紫若兒已經被自己調教成這種樣子了,這對姐妹就不必再這樣了,要是都能自己解決的話,那以后該我做的事就太少了,六爺現在正值年輕力壯,血氣方剛,夜御八美,十美的都不在話下,還是免了吧,等六爺年過半百之后,再隨你們姐妹隨便玩好了?!?/p>

于是,低頭親了一口身下的嬌妻,問:“親親,你老公給你的還不夠嗎?要是不夠的話,你老公還有的是力氣哩?!?/p>

白雪妃眼睛里面頓時閃出一絲渴望的光亮,駭得六郎目瞪口呆,但聽親親柔聲道:“真的嗎?六郎人家怕你累壞了,一直不敢要的,可是你說明天大放假,雪妃今夜就索性要夠了吧……”

說話間,她嬌羞的神色中增添了一種從來沒有過的嫵媚,六郎心中即使竊喜,又是害怕,喜的是原來看上去端莊賢淑的雪妃,竟也和姐姐云妃一樣是個蕩婦,只不過這種**一直深深的隱藏在她寶象尊嚴之下,就和大嫂一樣,這些女人的潛質,全被自己開出來了!六爺就是喜歡這種到了床上就變蕩婦的女人。害怕的是,自己偷天情圣,遍地留情,總有一天,這些柔情萬種的女人一旦聚在一起,還不把自己“要死”???

六郎突然感覺到自己的下身出奇的脹痛,一種從來沒有過的強烈**油然而生,他推開白云妃游走在妹妹濕滑私處的手道:“我自己的女人,我自己有能力滿足,云姐做好準備,一會兒就輪到你了?!?/p>

4399极速飞艇网页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