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卿要精華2

小說: 名門艷旅 作者: 曼陀羅妖精 更新時間:2015-01-20 06:42:40 字數:3886 閱讀進度:163/640

這天晚上,六郎先到潘鳳那里請了安,潘鳳要留六郎,卻被六郎拒絕,六郎一心想著孟良與張綠華的事,生怕自己不在,孟良將事情辦砸了,另外趁著心情舒暢,還想今天玩晚上好好地與白云妃和白雪妃姐妹好好溫存一晚上。于是興致勃勃的來到二女房間,兩位嬌妻早已經沐浴更衣,白雪妃仰臥香榻,玉體橫陳,神情陶醉的正在享受姐姐的按摩。

白云妃一雙玉手輕輕撫按著小妹瑩白的香肩,六郎上前摟住白云妃,在她散著幽香的身上嗅了一下,道:“好香??!老婆們,都準備好了嗎?”

白云妃漫笑著推了六郎一把,道:“今日我們姐妹累了,要提前休息了?!?/p>

六郎笑道:“是真的,還是假的?”

白雪妃道:“都怪你,非要將綠華姑娘許配給孟良,她又哭又鬧,害得我們姐妹整整哄了她一個下午,講話講的我嘴巴都干了?!?/p>

六郎問:“小妹妹同意沒有?”

白云妃嘆道:“綠華小妹妹就是不同意,后來,我看再勸下去,她尋思的心思都有,只好作罷了,不過六郎你也是,你非給趟這渾水干什么?!?/p>

六郎笑道:“我是大局為重嘛,現在正是用人之際,不拉攏一下他們,誰給咱們守三臺關?”

白云妃道:“說來也是,不過這兩個混球,哪都好,就是太色了,一見到我,就不錯眼珠的往人家胸上瞅,哎呀!簡直是壞透了?!?/p>

六郎急忙將她拉入自己懷中,哈哈笑道:“乖乖,那還不是因為你的咪咪長的大……”

說著將手伸進去,快樂的揉起來,卻不料旁邊有人嬌哼一聲,一個柔軟的身體擠了過來,“六郎……”

六郎見白雪妃有些醋意,連忙將另一只手伸進去握住,道:“親親,你的也不小啊,老公我一樣喜歡?!?/p>

白雪妃這才滿意,渾身酥軟的倒過來。六郎大嘴一伸,結結實實的堵住了白雪妃那躲避不及的小嘴,同時手臂圈轉,將她的纖腰牢牢的抱住,讓她根本無法躲避,只能專心致志的接受著霸道的熱吻。

白雪妃扭動了幾下,輕嗚了幾聲,便淹沒在愛的潮水中,六郎專心的逗弄著她的小香舌,雖然她的動作顯得分外的生澀,不過卻更能挑起他的欲火和憐惜之心,細心的以他的舌教導著她的舌,不到片刻工夫就把白雪妃弄得咿咿呀呀,低哼個不停。

一記吻畢。

白雪妃俏臉火紅,滾燙的溫度不知道是因為真的很熱,還是由於嬌羞,心跳得很快,快得連她自己都不敢相信,不過此時她卻無暇這些,她正被幸福的感覺所包圍著,六郎那些霸道而又不失溫柔的熟練手法是其中一部分原因,而更大的原因,是她感覺得到六郎對她的那份愛戀,其中可能或許有憐惜之情,今天晚上從今刻起,她的心必將和六郎一起跳動,她知道自己馬上就要接受一場暴風雨的洗滌。

看到懷中嬌妻那從未有過的羞態,映襯著欲說還羞的處子麗色,竟讓六郎有了種眩暈的感覺,他現在最想做的,就是立刻讓愛妻嘗一嘗身為自己的女人最大的快樂,讓雪妃那如火如潮般的情感徹底的爆出來。白雪妃深深的凝視著六郎的雙眼,雖然沒有言語,但千言萬語盡在美目中,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曼妙感覺在兩人間流淌著。

六郎垂下頭,解開衣服,緊緊握住那一對柔軟,又開始下一波熱吻。

因為知道今天晚上時間長,六郎故意放慢了節奏,誰料白云妃看的眼氣,輕輕拉了六郎一把,小聲道:“相公,云妃也要!”

六郎轉過頭笑道:“剛才還說今天累了,怎么一眨眼就變卦?”

白云妃纏住六郎手臂道:“誰讓你們這樣撩人呢,看得我骨頭都酥了?!?/p>

說著抓起六郎的手,放到自己胸上,六郎隔著明黃色的絲綢肚兜,揉弄著白云妃豐滿的酥胸,但是主要精力還是放在白雪妃那里。她的另只手禁不住摸到白雪妃她膩滑的大腿中央,道:“親親,原來都等不及了,老公這就安撫你?!?/p>

說著,甩開衣服,抱住白雪妃豐腴的腰身,快活起來。

一邊享受著身下嬌妻的溫順,還要照顧著床下面另一位嬌妻的熱情,六郎忙得不可開交,下面的魔手,從白云妃的膝蓋開始撫摩,再順著曲線在修長的大腿上來回奔波。雖然是隔著衣衫,但依舊可以感覺到她**上肌膚的滑膩,白云妃自幼習武,大腿上的肌肉顯得分外結實,充滿了彈性,但卻并不是那種硬邦邦的感覺,而是非常的具有韌性。經由六郎的這么刺激,她像是被抽掉了渾身的骨頭,整個玉體變得軟綿綿的沒有了半點的力氣,嬌軀軟得像一灘泥,馬上就要堅守不住了……

收拾完白云妃,六郎將重點放在白雪妃身上。

一陣高歌猛進之后,白雪妃似乎已經接近死亡,六郎一邊粗魯的動作,一邊用手掌從她的頸項處開始,沿著雪白的修長脖頸慢慢下滑,而隨著雙方的氣息漸重,六郎用力的握住那兩只柔軟的白鴿,放肆大膽的親吻鴿子頭。

秉承一貫的淑雅作風,即使是在六郎百般挑逗,欲火焚身的當口,白雪妃仍是壓抑著自己不出太大聲音,她只是緊咬著櫻唇,不時從喉嚨間出一兩聲低哼,聲音雖然低,但卻顯得蕩氣回腸,對六郎的誘惑力絲毫不下於那種放聲**。

白云妃直到看到小妹顫抖著昏死過去,趕緊怕打六郎的肩頭,道:“小妹不行了,六郎!”

六郎轉過身,將已經不著寸縷的嬌妻抱過來,仔細打量著這個天生具備媚骨的女人,白云妃不同于小妹的地方是,她是一個平日里不喜歡壓抑,喜歡追求縱情聲色,但又不過于**的女人,是那種如果有,就要極度享受,如果沒有,亦能清心寡欲的極品女人。像這樣的她實在是自己日常生活中的最好幫手?,F在自己要做的就是滿足她的要求,六郎兩手在兩團高挺的美乳上又揉又捏,他幾乎是使上了十足的力氣,并不是不憐香惜玉,而是這樣的女人就是要給予她如此的刺激。

白云妃全身白膩的肌膚都泛起了淡淡的粉紅色,看起來是格外的誘人。六郎輕巧而溫柔的分開她的雙腿,以肩做礙支起一只**,讓她在無法合攏過來,然后全力的進入了她的身體。白云妃馬上歡快的叫了起來:“六郎,妾身要啊,能不能用力些,你就讓妾身死給你吧?!?/p>

她全身彷彿通了電流似的麻癢酥騷,顫抖不停,這番媚像,六郎實在是堅守不住,咬著牙沖鋒了一刻,趁著白云妃一次昏死,也將能量釋放了出來。

好容易看著白云妃臉上帶著滿足閉上眼睛,六郎卻是來不及休整,身下又被一只玉手握住,白雪妃嘻嘻笑著說:“六郎,你和姐姐來的時候,為何那么用力氣,與我的時候,卻無力的很,這樣有偏有向,雪妃不干了,我要你也向對待姐姐那樣對待我。

龍槍在她軟滑的玉手中馬上堅硬起來,惡狠狠地抓過那具活色生香的嬌軀,開始粗暴的侵略,白雪妃出滿足的低吟,六郎從未這樣**過她,可這一次,六郎卻絲毫不會憐香惜玉,他誓今天晚上要將自己的女人徹底征服。

第二天,六郎起床后,整點隊伍,準備出趕奔巴郡,孟良焦贊前來送行,六郎吩咐孟良焦贊悉心把守三臺關。上路后,六郎又見綠華悶悶不樂。一問才知道綠華想念表姐,六郎當下就問:“你表姐現在應該在什么地方?”

綠華說:“我也不清楚,不過她來這兒是找人的,聽她說要找的是一個戲班的老板,與她同行的還有她的一個同門師妹,本來事情已經辦好了,因為我的事,她耽擱了一天,現在估計她去追趕她的師妹去了?!?/p>

六郎又問:“你猜想她們會去什么地方?”

綠華想了想道:“我記的表姐她們邀請戲班去太原,但是到底是不是現在就去了太原,我就不知道了,楊大哥,你不是和我表姐很熟嗎?她沒有告訴你去哪里?”

六郎愣了一下,連忙道:“是很熟啊,不過因為當時時間急迫,他沒有來得及告訴我,不過你放心,我一定幫你找到她?!?/p>

之后,六郎命令大隊人馬開始啟程。

潘豹這兩天有些郁悶,主動請纓要到前面開道,六郎任他去了,白云妃悄悄問六郎:“六郎,綠華姑娘的表姐是誰?是前天那個女刺客嗎?你怎么會和她很熟?”

六郎知道這位嬌妻起了疑心,于是騙她說:“和她表姐本來是不認識的,但是我見她用的是天山劍法,就想到與你們懸空淵源甚深的柴公子也是天山御劍,本來我和陳志浩已經抓住了她。因為她是柴公子的師妹,所以我就把她放了?!?/p>

白云妃又問:“陳志浩也是你殺的?”

六郎道:“那是自然了,他想趁機奸污人家姑娘,六爺我一時英雄氣概,一怒之下就把他殺了?!?/p>

白雪妃笑道:“相公,你這是英雄救美??!”

白云妃繼續問道:“那女刺客長得美不美?你救了她,她就沒有感謝一下你?”

六郎嘆道:“我倒是想與她親熱一下,誰料她卻不領情,仰仗天山御劍名號大,根本就沒把我放在眼里……”

白云妃又問:“人家問你那個女刺客長得美不美?”

六郎嘿嘿笑道:“當然美了!美的簡直是無與倫比?!?/p>

白云妃生氣的舉起馬鞭,喝道:“六郎!你真是沒良心啊,我和小妹對你這樣好,你居然還背著我們和別的女子好?!?/p>

六郎連忙道:“不許鬧!你想讓這些御林軍和太監們都知道你是女的嗎?”

白云妃哼了一聲,道:“我不管嘛,反正你就是不能招惹其他的女人,要不……”

六郎笑問:“要不怎樣?”

白云妃氣道:“你要是和別的女人好了,我……我就不理你了?!?/p>

六郎低聲道:“那豈不正好,說實話,六爺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我家云妃說個要字,昨天晚上,雪妃要了兩次,你可倒好一下次要了四次,你要是不理我,我還燒高香呢?!?/p>

白雪妃聽罷,吃吃笑起來。白云妃卻是羞得粉面通紅,嬌聲道:“六郎,人家錯了還不行,不過,你要是**別的女人就是不對嗎?有朝一日,你要是對我們姐妹生膩了,你就說出來,我來幫你找一個,但是不許你自己找?!?/p>

綠華也聽的咯咯笑起來。

六郎笑道:“得了吧,再找一個?你小妹一天要兩次,你要四次,再來一個就算不像你這樣厲害的,也要一兩次,你老公還不累死???”

白云妃嬌羞道:“相公,你要是吃不消,以后人家少要兩次好了?!?/p>

4399极速飞艇网页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