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小說: 名門艷旅 作者: 曼陀羅妖精 更新時間:2015-01-20 06:43:05 字數:3058 閱讀進度:205/640

謝第二天,六郎命令,將在蓮花峰匪巢繳獲的所有戰利品全部裝車,派了一只小部隊,將這些東西運回臥牛關。自己則與四小姐、苗雪雁、白云妃、白雪妃四位嬌妻統帥大軍前往晉陽縣城,臨走時,一把火將蓮花峰的匪寨少了個精光。

大軍來到晉陽縣城外,與仁堂會的部隊回合后,六郎現仁堂會昨天一晚上都沒有閑著,竟在晉陽縣城城門外搭起了一座土城,軍事用木板加泥土切成的,比晉陽縣城的城墻還高出一兩丈。仁堂會說:“搭建這座箭塔實在是費力氣,末將指揮人馬一夜未睡,期間晉陽縣城的弓箭手與我軍展開激烈的對射,我軍通過付出三百勞力的代價,終于將這座箭塔建成了,目前,箭塔面對晉陽縣城的那一段城墻,已經收到我軍的控制,若是攻城的話,就攻打那一段城墻?!?/p>

六郎贊揚道:“干得不錯,只是白白犧牲了那么多士兵?!?/p>

仁堂會笑道:“六將軍,死的都是那些俘虜,我不派他們修建箭塔,派誰?”

六郎哈哈大笑道:“高,實在是高!”

仁堂會也附和著笑道:“全是六將軍栽培,目前這些俘虜匪兵還有一二百人,要不要派他們打前陣?”

六郎道:“當然了,我怕你人手不夠用,又給你帶了五百?!?/p>

六郎讓那五百投降的匪兵集合起來交給仁堂會指揮。晉陽縣城下,很快就列好了進攻陣型,七百匪兵被頂在最前面,仁堂會催馬巡視了一遍,喊道:“剛剛投降的土匪兄弟聽著,現在是你們改過自新的機會,晉陽縣城就在眼前,只要殺進去,活捉了彭有亮,你們就是奇功一件,不但既往不咎,而且升官財?!?/p>

仁堂會又命令將整箱的塊銀抬上來,每人分了一塊約有十兩的銀錠,傳令:“準備進攻!”

七百匪兵之后,是本部官兵的三千藤牌短刀手,再后面是兩千弓箭手和三千長槍手,騎兵分散兩翼,準備策應。

六郎看看,一些臂力較大的弓弩手已經爬上土城,用大號弓箭壓制住前面城墻上的敵軍弓箭手,六郎點點頭,傳令:“進攻!”

七百匪兵雖知道自己被人家當作了肉盾,但是面對強大的官軍,也只有拼著一死,沖上晉陽縣城或許才會有一線生機,于是這些人也暗自下了狠心,一手持藤牌,一手臥短刀,抬著十架云梯朝著晉陽縣城步步逼近。

六郎的軍隊控制了制高點,就可以不斷地在土城上面依靠高度向城墻上射箭,射殺城墻上的守兵,慢慢削弱對方的士兵,使其無法全力防守,雙方的弓弩手依靠盾牌,展開了瘋狂的對射。

在這樣瘋狂對射的第一陣,進攻在最前面的匪兵就死傷了兩百多人,但是云梯也已經沖到了城墻下面。匪兵喊著號子,舉著盾牌,朝城墻不顧一切的沖上去,雖然弓箭已經起不了多大作用,但是彭有亮確實有一套,守城的士兵不僅有石頭,可以往下砸,更有裝滿了燈油的口袋,掛在城墻上面,用長矛在上面扎了許多小洞,里面的燈油就淅淅瀝瀝的流下來,正好澆到進攻匪兵的頭上身上,接著火把扔下來,還未能爬上城墻去,就被燒的鬼哭狼嚎,紛紛從云梯上面掉了下來。

六郎見到攻擊受阻,罵道:“這個彭有亮,居然學六爺守三臺關的辦法,混蛋!”

現在,敵軍澆燈油的辦法比六爺更勝一籌,這樣不但省油,而且精確度極高,下面云梯上的兵,根本沒有辦法躲開。六郎氣的上火了,隱隱的有些牙疼,謾罵者,讓士兵將全軍的備水全抬過來,然后命令孟良焦贊過來聽命。

二將帶著各自的夫人跑過來聽命,六郎抬起水桶,迎著四人澆了上去,連澆了四桶水后,見這兩對活寶全都渾身濕透,孟良驚訝的問:“六哥,你這是干什么?”

六郎沉著臉,手指前方道:“我軍攻打晉陽縣城,只帶了這十架云梯,現在已經毀了一半,你們四個馬上帶領本部人馬頂上去,今天我勢必取下晉陽縣城,怕你們被火燒,六爺幫你們上個護身符,還啰唆什么,給我上!”

孟良焦贊還有陳大陳二兩位夫人都是莽夫,見前鋒部隊這么半天還攻不上城去,早就憋著一肚子火,得令后,嗷嗷叫著,指揮本部兵馬沖了上去。

孟良本部還有一架擋箭車,現在還用上了排場,擋箭車之上,孟良焦贊揮舞著大道和鋼鞭,兩位夫人也持著藤牌和鋼刀,迎著敵軍的箭雨,冒死沖了上去,來到攻城的前鋒部隊跟前,那七百匪兵已經所剩無幾,孟良焦贊站在車上,已經有接近城墻一半的高度,再從車上蹦到云梯上,盡管敵軍的砸石和澆油很猛烈,孟良焦贊帶領兩個夫人還是奮不顧身的沖上城墻去,期間四個人均受到石頭的砸傷,好在四人同是皮糙肉厚,一點兒皮肉之傷不影響戰斗。

孟良焦贊也顧不上頭和胡子被燒焦,一爬上城墻,就掄起大刀和鋼鞭與守城的敵軍展開白刃戰,二將均兇猛無比,殺的守軍接連后退,兩位陳夫人也趁機帶領親兵殺上來,一下子攻占了一段城墻。

隨著攻上來的士兵越來越多,孟良焦贊也逐漸的占領了一大段城墻,慢慢朝著城門靠攏,攻城的云梯已經全部被毀,攻入城去的大約有三四百人,其他的后續部隊堆在下面上不去,六郎生怕有意外,對四位嬌妻說:“大家不要看著了,火占領城門,將我軍放進去,那兩個屠夫時間長了恐怕頂不住了?!?/p>

苗雪雁會意,拉出寶劍,率先躍上那架擋箭車,然后縱身跳上城墻,參如激戰,白云妃和白雪妃也先后跳上去,六郎和四小姐輕功差點,站在車上,看距離城墻垛口還有三丈來高,六郎道:“四姐,干脆我送你上去,你火占領城門,接我進去吧?!?/p>

四小姐點頭,提了三尖兩刃刀,被六郎用雙掌托起她的嬌軀,六郎雙臂用力,喊一聲:“上!”

四小姐雙足一用力,順利的躍上城樓,手提三尖兩刃刀,加入戰團,她的加入,頓時將犬牙交錯的僵持局面打破,帶著一團凝重的刀光,沖入敵陣后,大片大片的敵軍跟著刀光躺下,敵軍紛紛后退,不到一刻時間,就占領了城門,孟良焦贊帶兵打開城門,六郎和仁堂會帶領大軍殺進來。

雙方又展開激烈的巷戰,直到日當正午,總算將敵軍全部殲滅,彭有亮也被或抓,六郎讓他投降,這小子口氣卻是硬的狠,六郎一氣之下,讓孟良砍下了彭有亮的人頭,懸掛城門之上。叛軍還有一千俘虜,全被收編,六郎在晉陽縣城重新設置了縣衙門,留守一千兵馬,然后將繳獲的金銀一起帶回臥牛關。

路上,看孟良焦贊的狼狽相,四人的頭和胡須全都被燒焦,滿面灰塵遮住了本來面目,加上四個人長的個頭,體型差不多,要是不說話,連男女都認不出來了。六郎樂的在馬上前仰后合,幾位嬌妻也都掩口而笑,孟良卻連吹捧帶哄騙的邀功。

六郎道:“這次攻打晉陽縣城,兩位將軍功不可沒,回到臥牛關,除了金銀賞賜之外,給你們夫婦放假三天,讓你們盡享天倫之樂?!?/p>

兩位女將均都是喜笑顏開,孟良焦贊卻是苦不堪言,本想討個封號啥的,結果卻落個與家中悍妻恩愛三天的賞賜,二將深知兩位悍妻的威猛,回到臥牛關后,就找個地方貓了起來。

慶功宴上,孟良焦贊的兩位悍妻出人意料的剃了光頭,以極酷的造型,震喝了在場諸將,想想在攻城的時候,被敵軍用火將頭全都燒焦了,剃成光頭也無可厚非,只是兩位女將軍相貌兇悍,原本留著頭還知道是女將,著剃成光頭之后,真是難以再分辯男女了。

兩位女將軍向六郎告狀,說一回城就不見了孟良焦贊的蹤影,六郎猜想是這二人懼怕悍妻強加房事,偷偷躲起來了,于是傳令滿城搜查,終于在一個隱蔽的剃頭房找到二將,等二陳夫人將孟良焦贊帶到大廳時,眾人見到四個光頭,無不噴飯。

酒席間,孟良焦贊又借大勝之說,貪杯求醉,結果被兩位夫人勸停,六郎也不許二將貪杯,暢飲了一氣,就命兩位兩位陳夫人將二將架回家,享受天倫之樂去了。

宴席之后,六郎將列位嬌妻分別安排好,然后先來到那幾位編外嬌妻的房間,伴著燕語鶯聲,和臀波乳浪,六郎對她們說:“列位嬌妻,今日本將軍大勝而歸,有話對你們說啊?!?/p>

4399极速飞艇网页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