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小說: 名門艷旅 作者: 曼陀羅妖精 更新時間:2015-01-20 06:43:20 字數:3586 閱讀進度:239/640

白鳳凰撲哧笑道:“你??!好不知羞恥,只會花言巧語騙女人,居然自稱天下第一大英雄,毫不害臊?!?/p>

六郎佯怒道:“姑姑,你居然敢諷刺我,看我不將你治的服服帖帖,今天要是不讓你討饒,六爺就妄稱和天下第一大英雄了?!?/p>

說罷,又舉起兇器,對準白鳳凰,白鳳凰也用獨有的柔情,承接著六郎的沖動,少年男子的輕狂和堅韌,在這個時候充分的揮出優勢,那種對待男女之情不達目的永不罷休的堅韌,讓白鳳凰為之折服。

又是一次狂風暴雨之后,二人均都是喘著粗氣停下來,六郎緊緊壓著身下這具讓自己心甘情愿付出所有的女人的身體,問:“姑姑,你到底服不服?不服的話,我就繼續!”

白鳳凰滿是信服的說:“六郎,好了,姑姑服你還不行嗎,我都要被你弄得喘不上氣來了?!?/p>

六郎看著白鳳凰那威嚴的神目,顯露出來的幸福之色,猜想她應該完完全全的是自己得了,于是說道:“光是服了還不行,你還要通過實際行動來證明?!?/p>

白鳳凰微怒道:“你還想怎樣?”

六郎見她似乎有些害怕的樣子,笑道:“姑姑不要害怕,只要你叫我一聲親老公,我就馬上住手!”

白鳳凰羞澀道:“不叫!”

六郎臉上馬上露出邪惡的笑容,又將生龍活虎的大軍屯兵到白鳳凰的玉門關前,并且開始調謔,白鳳凰知道自己要是不叫的話,玉門關定要失守,剛剛遭受了六郎三次圍剿,白鳳凰已經再無招架之力,只好勉勉強強叫了一聲:“親老公!”

說完嬌羞的閉上眼睛,六郎心中頓時驚喜,感覺如同三伏天吃了一碗加冰的蜜水。

將雙唇貼到白鳳凰溫熱的櫻唇之上,又是深深地一吻,“姑姑,我好激動??!”

白鳳凰道:“不許激動了,姑姑可是真的受不了你的熱情了?!?/p>

六郎點點頭道:“從今以后,你就是我的親老婆了,我們有的是時間,今天就放過你?!?/p>

白鳳凰又道:“這種稱呼好難聽??!還有,以后在眾人面前,你不許這樣刁難我,知道不?”

六郎點頭道:“六郎記下了!姑姑放心,我一定會照顧你的威嚴,讓那些姐妹都尊重你,你更要好好的領導她們!”

白鳳凰笑道:“你拿我當什么?正宮娘娘嗎?你又不是皇帝!”

六郎突然道:“姑姑,難道我就不能做皇帝嗎?”

白鳳凰詫異了一下,道:“六郎,你想過嗎?”

六郎笑道:“暫時沒想過,我總覺得做皇帝太辛苦,一個人總管天下那么多事情,做得好了,民間樂道,做的不好了,就要被罵。六爺可不是個勤快人,尤其每天都要花大量的精力疼愛我的老婆們,我哪里有時間管那些天下大事啊?!?/p>

白鳳凰被他說的格格笑個不停,頭一次看到白鳳凰這么長時間的笑,六郎癡癡看著那天下無雙的笑容,深情地道:“姑姑,要是你想做皇后,我就將江山打下來?!?/p>

白鳳凰又是一陣激動,主動了吻了六郎一口,道:“六郎,姑姑不想做什么皇后,我只想……”

說至此,有些難為情的停住。六郎催促道:“想什么?是不是想你親老公每天都這樣疼愛你?”

白鳳凰含羞的點頭,又道:“你身邊那么多嬌妻,少疼愛哪一個都不行的,我也不想肆意奪寵,那樣對其他姐妹不公平?!?/p>

六郎道:“姑姑放心,我們可以一起來的,我能讓你們全部滿足?!?/p>

白鳳凰驚憾道:“那樣是不是太**了?”

六郎笑道:“都是我的親老婆,自己人一塊玩樂,有什么不應該的?”

白鳳凰還是有些擔心道:“我不敢??!”

六郎又道:“慢慢你就習慣了?!?/p>

從易水湖回到七星樓上,已經是掌燈時分了。

沐浴,晚膳。

六郎懷中擁中美人如玉,對著白鳳凰卻是越看越喜,白鳳凰瞪了他一眼,冷不妨伸手在六郎的大腿擰了一下,痛得六郎叫了起來道:“好痛?!?/p>

差點跳了起來。白鳳凰佯嗔道:“讓你知道我的厲害。你這小**?!?/p>

話雖如此,白鳳凰說這話時卻是滿臉笑意,眼光中盡是調皮之色。

六郎嘆道:“原來姑姑的內心竟也是如此天真燦漫?!?/p>

白鳳凰眼中出現了無限憧憬,緩緩說道:“自由父母雙亡,兄長將我養大,本以為找到了可以托付終身的情郎,豈料世宗皇帝又對我情根深種,藍堂避開我,有一多半原因,是因為世宗皇帝喜歡我??墒鞘雷诨实巯矚g我,他并沒有錯?!?/p>

六郎道:“錯的是藍堂,愛情是不能夠推讓的。六爺的一貫宗旨就是,我身邊的任何東西,金銀、地盤、都可以送給自己的兄弟,唯獨女人不可以,我不會傷害任何一個女人的心,尤其是每個愛我的女人,現在不會,今后更不會?!?/p>

白鳳凰面露喜悅,道:“姑姑就是喜歡你這一點,女人的心,最害怕受傷了?!?/p>

六郎嘻嘻笑道:“姑姑看來是受傷了,讓我給你摸摸看!”

說話間,大手順著腰間柔滑的肌膚摸了進去,“你又占我便宜!”

白鳳凰笑著阻攔,六郎趁機將她放倒,一時間鶯啼燕吒,笑聲不絕,鬧了好一會兒才聽得兩人濁重的喘息聲,無力地相擁躺在床上,相視而笑。

六郎渾身精赤地躺在床上,摟著白鳳凰,雙目微閉回想,心中依稀感到每次跟姑姑在一起談話說笑,就覺得心神輕松無比,金沙灘的煩惱彷彿都在剎那間被拋到九霄云外去了,想到這里,六郎不禁將摟住白鳳凰的手緊了緊,身子也挨近了她一些。白鳳凰將螓枕在六郎肩上,手指無意識地在六郎強健的胸肌上來回摩沙,突覺六郎環在她香肩上的健臂緊了緊,身子也更挨近自己,當下悄悄地在六郎耳邊溫柔問道:“六郎,我有個問題想問你?!?/p>

六郎道:“我在洗耳恭聽呢?!?/p>

白鳳凰道:“萬一我要是懷孕了,將來為你生下兒子,是不是還要管雪妃生下的兒子叫哥哥?”

六郎頓時呆住。

白鳳凰卻又微笑道:“算了,不難為你了,姑姑我逗你玩的,你還真以為我會給你生兒子嗎?實話告訴你,我自小練了玄心秘訣,是可以控制生育的,好了,人家現在有些冷,你抱我緊一些?!?/p>

六郎當即有機艾那個懷中的美人抱得更緊,心中卻是想著白鳳凰所說是真是假,真要是有一天,雪妃和她的孩子都生下來,自己還真的難辦。轉念一想,都是我六郎的兒子,當然是親兄弟了,這有什么好爭論的?正要將這個想法告訴白鳳凰,卻現她已經躲在自己懷中睡著了。

六郎望著懷中的絕代美人,心中一下子涌出無限幸福,這樣一個完美無缺的女子,居然被自己得到了,尤其她在未和自己之前,還是美玉無瑕,得妻如此,夫復何求?六郎不忍心再將她打擾,就這樣抱著白鳳凰慢慢合上眼睛。

睡之后半夜,被一陣清脆的鈴鐺叫醒,六郎睜開眼睛問:“什么聲音?”

白鳳凰道:“是我的探馬回來了,不用著急,明天一早再說吧,六郎抱著我啊,你一離開,我就感覺到冷?!?/p>

六郎微一轉頭,眼光溫柔之極,輕輕道:“姑姑,你一直都在我懷中,怎么會冷?”

拍拍她肩胛道:“好了,我們繼續睡了,或許明天還有大事呢?!?/p>

白鳳凰噗嗤一笑,道:“六郎,你要是一正經起來,好可怕??!”

六郎笑笑道:“姑姑,是不是想讓我不正經一點???”

六郎癡癡地看著白鳳凰臉上的絕代風華,雪亮如銀的月光鋪上來,照的她的臉,越加明媚動人,可不知道為什么,自己這一會而心中出奇的平靜,波瀾不興,一片祥和,不愿去打亂這幅絕世的畫卷?;蛟S在自己心中,也真的不希望姑姑和**關聯起來,而是希望她永遠都是那一只傲視天下的鳳凰。

看到六郎的眼睛,盯著自己的時候,頭一次這樣沒有欲火,竟那般純潔,完全像是在欣賞一幅畫卷,白鳳凰柔聲道:“六郎,我很喜歡你現在看我的樣子?!?/p>

六郎上前輕輕的吻了她的額頭一下,將她再一次樓緊在懷中,道:“那我就永遠這樣看著你?!?/p>

接下來的夜晚,出奇的平靜。

第二天天還未亮,六郎已經隱約聽到窗外幾聲雞啼報曉,眼球在眼皮下動了動,緩緩地睜了開來。

六郎視了房間四周,突然覺得有點冷,隱隱還看到床帳一陣搖動,當下向窗戶看去,果然,那窗戶不知道什么時候被風吹開了,冷風由略開的窗縫中灌了進來,這才會讓六郎感到有些冷意。

看了看懷中安睡的白鳳凰香肩露在外頭,擔心她著涼了,隨手便拉了拉被子蓋住白鳳凰肩上,以免她受了風寒。自己則輕輕地自被窩中鉆了出來,小心翼翼的躡手躡腳下了床,怕吵醒了安睡歇息的佳人,走到了窗前,將窗戶關上。

白鳳凰說道:“六郎,你怎地有離開我了?”

六郎見白鳳凰醒來的,回到床上微微一笑道:“姑姑!你醒了,風將窗戶吹開了,我去關了一下?!?/p>

白鳳凰臉上微紅笑道:“原來如此?!?/p>

說罷,扎進六郎懷中。六郎哈哈笑道:“姑姑,看你這個樣子,好似真的離不開我了?!?/p>

白鳳凰橫了他一眼,佯嗔道:“又在瞎說,我本來就是怕冷的?!?/p>

六郎卻道:“昨日,湖水中那樣冷你都不怕,現在躲在被中卻說冷了,明明就是騙人嘛,你就是想我抱著你是不是?”

六郎說著,將手穿過她的腋下,將整個溫暖酥滑的嬌軀抱到懷中,對著那柔滑的櫻唇又吻上去。

白鳳凰推擋了兩下,就與六郎火熱的交吻起來。

4399极速飞艇网页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