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章

小說: 名門艷旅 作者: 曼陀羅妖精 更新時間:2015-01-20 06:43:25 字數:4694 閱讀進度:251/640

白鳳凰嗯一聲,道:“六郎,我不能只記得享受??!這一次,我幫你用至尊雙修神功,提升元神,你抱元守一之后,先幫航妹妹把元神修煉好?!?/p>

六郎笑著點頭同意,遵照白鳳凰的教導,六郎就端坐在床沿上,眼觀鼻,鼻觀心,心視內察,按照奇門至尊雙修的練功心法運行真氣,神功運起,體內至尊真氣由丹田昇起,全身漸熱,血液快流動,心跳加,清清楚楚地聽到自己的心跳聲音,胯下亦已翹起,一柱擎天。

轉瞬間,體內真氣加運行,六郎真氣運行了三**周天之時,隱隱已覺得丹田真氣蠢動,似未,知道已是至尊真氣威的前兆,就對白鳳凰道:“白姐姐,已經準備好了!”

白鳳凰臉帶嬌羞,看看慕容雪航,還是有些害羞,遲疑了好半天,終究一閉眼,坐到了六郎身上,氣沉丹田,將六郎的請入自己玉門關中。

與其同時,六郎也已運氣三**周天,至尊雙修揮威力,英雄熱氣如浪,抵住白鳳凰深處,與白鳳凰陰柔涼氣一觸,陰陽相抵,立即形成一股強勁的氣流,在二人周身沿著七經八脈慢慢運轉起來。

白鳳凰施展八門續命術,慢慢的調節這股真氣,兩人陰陽兩氣相抗,運用至尊雙修神功孕育的那股力量越來越大,兩人斷斷續續的喘息聲也越來越亢奮,慕容雪航目不轉睛的看著,六郎一口氣在白鳳凰那最柔軟的深處撞擊了數百下,數百次激烈的撞擊之后,白鳳凰感到那團在二人劇烈撞擊之下產生的真氣越漸強大,自己運用八門續命術將這團真氣全部灌集道六郎體內,然后從六郎身上退下來。對慕容雪航道:“航妹妹,該你了?!?/p>

慕容雪航知道練功必要,也不再推辭,也采用坐姿與六郎結合,在遵照白鳳凰的指導,一面與六郎盡情享受男歡女愛,一遍升華元神,做到抱元守一,容納六郎的進攻,六郎卻是已經在白鳳凰的名器里面享受得差不多了,再換到慕容雪航里面,未能堅持許久,就緊緊抱住慕容雪航的纖腰道:“航姐姐,準備好吸納吧?!?/p>

說罷,身子一抖,就將含帶強勁內力的精華注入進去。

慕容雪航亢奮的嬌軀一陣痙攣,承接著六郎滋潤,自己亦是達到了快樂的頂峰。接下來,二人靜靜享受著歡愛的余韻,慢慢調運元神修煉,過了一刻,六郎精力恢復,再次與白鳳凰結合,靠白鳳凰的八門續命術,運用至尊雙修,引真氣回蕩,臨近射時候,就換慕容雪航來承接,一連三次之后,慕容雪航已經感到自己的功力已經是突飛猛進,第八道元神在歷經百般錘煉之后,更是精益求精,八道二重馬上就要到來。

慕容雪航停下來自己慢加調養,對六郎和白鳳凰道:“六郎,我已經差不多了,這一次,你就給了白姐姐,我自己好好調養一會兒,給得太多了,吸收不了也是浪費?!?/p>

說罷,閉目打坐,專心致志的修煉起來。

六郎看著身上汗濕散著神韻的絕代美女,上前一把擁住,道:“白姐姐,就讓航姐姐好好休養一會兒,這一次我要好好對待你?!?/p>

因為一連三次幫助六郎和慕容雪航運用至尊雙修,雖然說每次都是慕容雪航承接了甘露,但是,前奏卻都是由白鳳凰進行的,一連接受了六郎上千次撞擊,自己也是數次**,現在的女神已經接近虛脫,終究也是凡人,哪里經得起六郎的強力攻擊?

白鳳凰嬌喘中道:“六郎,姑姑都已經挺不住了,今天的修煉能不能到此為止???”

六郎笑盈盈上前吻著她嬌靨道:“白姐姐,我還沒有和你恩愛夠呢,再說剛才的三次都給了航姐姐,這一次說什么也要獎賞給你啊,否則的話,我們倆都練成了八道二重,剩下你托著我們后腿,豈不是壞事?”

白鳳凰點點頭,含羞道:“那好吧,六郎你可要快點兒??!我現在身體十分疲憊,恐怕支持不了許久?!?/p>

六郎道:“知道了,不過這一次我現讓你修養一會兒?!?/p>

說著,就展開****,用嘴巴和手在白鳳凰周身愛撫起來。六郎知道白鳳凰**之后,酥胸的頂端最為敏感,雙手托起那飽滿雙峰的下擺,用舌尖愛撫著上面的嫣紅,白鳳凰輕輕顫抖著,口鼻中不由自主的出嬌媚的呻吟。

“白姐姐,她們好美?!?/p>

看著那完全裸露在面前的酥胸,六郎不由眼冒金光,雖然無數次扶摸過它們,但如此如此近距離的細看,流浪還是越看越愛,那紅艷的頂端屹立在飽滿白晰的胸脯上,雙峰隨著她微微有些急促的呼吸像氣球般起伏膨脹,上面的粉紅也隨之急的擴大突起,占滿玉峰的前端。

此刻六郎忘記了剛才的疲憊,眼中只有這完美女神的存在,自然地低頭含著她的傲然挺立著的玉峰,輕輕的吸吮著、嚙咬著。整個頭也埋在她的胸前,用口鼻斯磨著那雪白胸脯。白鳳凰不由重重的吸了口氣,又猛地覺得玉峰一陣騷熱,從胸前傳來一股潮水般的顫栗,激蕩在全身的每一個角落。

六郎的雙手輕輕的扶著那一雙完美的山峰,五個指頭靈活地撫弄著,一邊微喘著氣的癡癡道:“白姐姐,我誓我一輩子都要好好珍惜你,絕不再讓你受絲毫委曲。我要永遠將你抱著懷中,永遠呵護著你?!?/p>

白鳳凰柔軟的玉峰在六郎的愛撫下越來越結實,她的呼吸也逐漸變得急促。不管怎樣把守著自己的矜持,她畢竟也是一個人,一個女人。她腹部掙扎的扭動更加刺激了六郎火熱,感到下體越來越脹得難受??粗坐P凰那姐妹的**和略帶羞怯的神色,六郎愛極之下,再一次將溫熱的雙唇貼輔到白鳳凰濕潤的桃源,輕輕吸允著里面的甘泉,白鳳凰終于忍不住,舒舒服服的享受了依次**的快感。

稍加休息,白鳳凰睜開眼睛,道:“六郎,你總是這個樣子,我們就沒有辦法練功了?!?/p>

六郎道:“我也是情不自禁??!”

白鳳凰讓他擺好姿勢,道:“這一次,你不要動了,專心心一點兒,姑姑實在沒有力氣了?!?/p>

六郎嘿嘿兩聲,道:“我聽話就是?!?/p>

白鳳凰坐到六郎身上,去完成那個最后的動作時,眼神是那樣的羞怯,看到她的反應,六郎心中不由一熱,兩只大手又開始在她身上摸索起來。從粉背到臀部,摸了一遍又一遍,像是在擦拭最珍貴的珍寶,那輕柔的力道似乎生怕一不小心就會將她弄碎。也不知過了多久,在六郎溫柔的愛撫中,白鳳凰呼吸也越來越是濃重,那美目微閉、檀口微喘的情態更是誘人至極。六郎盯著她潔白嬌嫩的肌膚上不斷彈跳、無比驕傲的挺立著的誘人雙峰,那芳香而膩滑的**讓自己心神搖曳,不由俯下臉去,把整個頭都埋入了那深深的乳溝,入鼻是濃烈的**,和夾雜著女體本有的后的淡淡清香。

嘴唇不住地摸挲著她光滑的肌膚,吻著她柔軟堅挺的雙峰,伸出舌頭仔細的舔著她豐胸上的每一寸肌膚,生怕遺露了什么地方,那完美至極的酥胸將六郎徹底融化?!傲?,我們專心一點好不好?”

白鳳凰升華元神的同時,又施加至尊雙修,并用八門續命術引導,依然感到身子在六郎的撫摸下點點的融化,她分明感覺自己的酥胸在六郎的愛撫下變得更加堅挺、膨脹,這個最為敏感的部位,每一次都要遭受六郎接二連三的騷擾,也不知道他怎地知道自己的這個地方最為敏感?

是他就是喜歡每個女人的這個地方,還是已經看破了自己的身體,故意的挑逗自己?白鳳凰心理面即使騷亂,又是欣喜,盡管練功重要,盡管那個地方是那般致命的軟弱,只要輕輕一觸,渾身上下都起了那種令人心蕩神搖的奇妙反應。但是她還是自內心的喜歡六郎這樣對待自己,尤其是當自己已經獲得過生理上的滿足之后,越是希望六郎向現在這樣撫弄,吸允自己的玉峰,那種致命的快感,簡直讓她飄飄欲仙。有時候,明明想要,卻又羞于說出口,想不到這個小壞蛋卻是如此的善解人意。每一次將自己送入**之后,都會悉心的撫慰自己的玉峰,怪不得那么多女子喜歡他,我也是越來越離不開他了。面對這重重的快感,白鳳凰幾乎要高聲呻吟出來了,但是要她像慕容雪航那樣,絲毫也不保留的將自己的內心喜悅之色完全通過面部的表情體現出來,她還是有些做不到。她越是想控制自己的意志,卻越是抑制不住那從心底泛濫起來的**。

白鳳凰死咬著牙關,不讓自己出絲毫聲響,然而六郎卻似在有意挑逗她一樣,將含在口中的櫻桃萬般嚙弄,讓她終于忍不住出一聲高昂的呻吟。她的聲音清脆‘柔美,充滿了誘惑。聽到這呻吟,六郎不由一陣狂喜,早就想聽聽姑姑誘人的呻吟之聲了,以前自己那樣賣力的奉承與她,甚至還曾經大力連續整整一天一夜,都未能將她徹底征服??磥砉霉玫能浝呤窃谶@兒,只要好好的調理,她也能變成我心目中的樣子,當然自己也不希望她變得和她的寶貝侄女云妃那樣騷浪,最好和航姐姐差不多,稍微的放蕩一些,迎合一些,嘻嘻!六郎想著,在她胸前更加賣力起來。

在六郎刻意的挑逗中,白鳳凰像是在囈一般,檀口不時出一聲輕哼,美麗臉頰上泛著的紅潮更是扣人心弦。那豐碩的雙峰隨著她身子的扭動如水波蕩漾,翹著的雙腿也不由緊緊盤夾著六郎的腰部,讓自己柔軟的身子緊緊地貼在六郎的身上,看著春情泛濫的女神,六郎的心潮頓時澎湃起來,在她體內的越加膨脹,那令人心馳神往的快感讓六郎心神俱醉。

白鳳凰閉著美目,輕微的搖擺著身子,只是不時出一聲輕哼來表達那種淋漓的暢快。隨著男人進攻的激烈,她不由微微仰著頭、挺著胸,仿佛要將玉峰整個塞到六郎的嘴里一般,腰臀也不斷的用動作迎合“姑姑,姐姐,我的寶貝鳳凰!”

六郎望著這高貴端莊的美人,愈情難自禁,那種**的感覺也越是強烈,從心里直酥入肌骨。那強而有力的沖擊逐漸淹沒了她的身心,一次又一次,快美的感覺像決堤的洪水,一不可收拾。她就像是驚濤駭浪中的小舟,隨著風浪左搖右晃。一個又一個的浪峰接踵而至,把她不住地往上推。突然,她全身一陣顫栗,下體熱流急涌,渾身有種說不出的暢快,仿佛終于從這人世間解脫了一般。嬌軀一軟,整個人都癱倒在六郎懷中。那被她包容吮吸的快美感覺,讓六郎身子一僵,精華也跟著泄出來。

“鳳凰!”

六郎抱著她的身子低聲喃呢,下體緊緊的抵著她體內的最里端,享受著那種無法言喻的至美感覺,白鳳凰像泥一樣任六郎抱著,沒有說話,只是從她扭曲的身子不難看出她此時的狀態,過了好一會,才從那**的**余韻中回過神來?!傲?,你越來越不像話了!”

六郎驚訝道:“怎么了?”

白鳳凰哼了一聲,道:“前幾天,我從紫荊關將你救回來的時候,你還是一口一個姑姑的叫,叫的我那么親,結果沒幾天就該叫白姐姐了,現在可好,連姐姐都省掉了,直接叫我的名字了?!?/p>

慕容雪航笑道:“白姐姐,這說明你在六郎的心中的位置越來越重要了,叫你姑姑,那是對你尊敬,叫你白姐姐,則是他開始喜歡你,叫你一聲鳳凰,則表明你在他心中已經不可或缺了,今后保不起還要叫你小心肝呢?!?/p>

白鳳凰道:“小心肝?好肉麻??!我才不喜歡呢?!?/p>

口上雖然這樣說,心中卻是一片美好,試問哪個女人不喜歡自己的情郎疼愛自己,白鳳凰盡管貌似女神,但是她終究也是凡人,說完后,見慕容雪航用極為曖昧的目光看著自己,又道:“航妹妹,你知道這樣清楚,是不是六郎經常叫你小心肝???”

慕容雪航卻道:“我巴不得他這樣叫我呢,可是一次也沒有過啊?!?/p>

六郎見白鳳凰笑靨如花,心情開朗,道:“白姐姐,自從我見你到現在,還從未見你這樣開心的笑過,更沒有見過你和誰這樣玩笑過?!?/p>

白鳳凰不好意思的道:“我現在好開心,以前從來沒有這樣開心過,我不應該放不下從前,好的心情,好的環境,需要自己去創作。六郎,我真的要謝謝你??!”

六郎心中也是一陣甜美,握住白鳳凰和慕容雪航的手道:“白姐姐,航姐姐!我保證以后都會一如既往的對你們好,讓你們永遠快樂?!?/p>

慕容雪航又道:“六郎,你不但要對我們好,還要抓緊一件事情?!?/p>

六郎道:“我知道,不就是練功嗎!”

慕容雪航撲哧笑道:“不是練功?!?/p>

“那是什么?”

慕容雪航看看白鳳凰,道:“難道你就不想讓白姐姐也給你生一個兒子?”

六郎高興地簡直要跳起來,立即道:“當然想了?!?/p>

白鳳凰臉上一陣羞紅。

4399极速飞艇网页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