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小說: 名門艷旅 作者: 曼陀羅妖精 更新時間:2015-01-20 06:43:33 字數:3428 閱讀進度:267/640

苗雪雁一拍胸脯道:“白姐姐果然厲害,僅兩天功夫,我就基本上痊愈了,上陣殺敵絕不含糊?!?/p>

龍蘭道:“燕子,你可不要逞強啊,你受了多重的傷,我們大家心中都有數,真要是舊傷復,還不讓六爺心疼死?”

紫若兒跟著說:“是啊,燕子姐姐,你最好還是好好休養一段時間?!?/p>

苗雪雁臉紅道:“真的沒事嘛,雖然說痊愈有些夸張,可是也好了六七成了,對付高手固然不敢全力,殺一些遼兵是絕對不在話下的?!?/p>

司馬紫煙點點頭,道:“我們先要挫一挫遼軍的士氣,讓他們先攻一陣子,消耗一些他們的實力,然后伺機行動?!把刚D了軍旅秩序后的遼軍,在又挨了一輪炮轟,付出了數百人犧牲的代價后,退出了火炮射程之外。騎兵在低級將領的安排下,分散成幾十組十人規模的小隊。一個遼軍將領策馬在陣前來回跑動,邊跑,邊大聲說著些什么,估計是傳達軍令,讓攻城的士兵們保持鎮定。

南附軍借著城上宋軍裝炮彈的時機,將推到飛虎城下的戰車一架架摞起來,最下面四架戰車,往上面就是兩架,再往上摞上一架,士兵就可以順著戰車爬上城墻。城墻上密如飛蝗的弓箭不斷的射下來,其間夾雜著碩大的石頭和滾燙的豬油,豬油澆在戰車上,盡管那些鋪在戰車上面的被褥都被事先澆過涼水,但是還是引起好多戰車著火,南附軍在后面督戰隊的吶喊聲中,迫不得已的在宋軍的炮火和弓弩下,做著這一生中最為艱苦的事情。

看到前面的路障已經被清除的差不多了,耶律撒葛命令自己的輕騎兵出擊,數千輕騎出尖利的呼哨,“嗚――啊―――”連綿不絕。仿佛一群孤狼看到月光,蒼涼中透著嗜血的殘忍?!皢瑷D―啊―――”隨著又一次吶喊,幾千騎兵風一樣卷過原野。契丹人馬背上的騎射功夫十分出眾,他們百十人一隊,沿著飛虎城的城墻,用飛射襲擊守城的宋兵。

城頭上,炮彈呼嘯著飛起,拖著長長的煙尾砸進遼軍當中,爆炸開來,把騎兵和戰馬一并掀翻。彈坑附近,血肉和碎甲散了滿地。周圍的騎兵卻看都不看,頭貼著馬頸,屁股從馬鞍上翹起,手中的弓背不停地敲打著馬背。被逼到極限的戰馬奮力急奔,忘記了恐懼,忘記了近在咫尺的死亡,向前,不斷地向前。

城墻上面,宋軍的傷亡開始不斷的曾加。城下的南附軍得以茍且殘喘。

“指揮,先停止射擊吧,騎兵移動得太快,不好打呀?!?/p>

一名炮兵官向白雪妃問道?;鹋谝苿悠饋聿蝗菀?,對付高移動的目標,炮手們沒有太好的辦法,只能盡量把幾門炮的力量集中起來,在敵軍中制造死亡地帶。然而,在炮彈射擊的間歇,死亡地段被騎兵快穿越,火炮則又要移動角度。

“暫停射擊?!?/p>

白雪妃一面簡短地回答,一面觀察遼軍輕騎的運動規則,下完命令,又說道:“遼軍的火炮要是要敢靠近,就用虎威炮狠狠地轟擊?!?/p>

遼軍中的戰鼓雷鳴般在遠處響起,壓過了火炮炸裂的轟鳴,也淹沒了受傷者的哀嚎與呻吟。耶律撒葛跟前還有五萬步兵在靜候命令,第二隊輕騎整整三千人的編隊,齊齊地出一聲吶喊,縱馬向飛虎城沖來。這些騎兵老遠便兜了個圈子用以躲避宋兵的炮火。利用揚名天下的飛射之術,遼軍的意圖十分明顯,用騎兵的快移動盡量避免火炮的殺傷,掩護南附軍盡快攻占城墻,同時以準確的飛射來殺傷城上的守衛力量。

白雪妃傳令炮兵。

“將開花彈換成散彈,霰彈炮分為三批射,狠狠打擊遼軍的騎兵?!?/p>

遼軍輕騎騎射精湛,在馬背上已經張弓搭箭,幾乎是箭無虛,守城的宋軍只要探出頭來,就會被飛箭射中,這令司馬紫煙十分惱火?!皩⑺械奶炫⒒ɡ诇蕚浜??!?/p>

司馬紫煙傳令守城的兵士做好戰斗準備,準備與攻上城墻的南附軍展開白刃戰。

白云妃那邊也及時調整了炮彈,趕緊打擊那些飛射的遼軍輕騎。

“轟轟轟!”

震耳欲聾的炮聲接連響起,二十幾門流風炮每門炮射出上百粒鐵砂或碎石,這種近程打擊十分可怕,彈雨遮天蔽日,這一批接近缺口的遼軍輕騎,只有寥寥幾人射出的手中的箭,便在這一陣炮雨掃過后全然不見了,只有幾匹渾身浴血未死去的戰馬,悲鳴掙扎著,搖晃在鋪滿尸體的戰場上。后面的遼軍輕騎根本沒有時間作出反應,高奔跑的戰馬已經將他們又帶到了這片滿是碎肉的屠殺場。

白雪妃指揮的虎威炮也同時開火,看清楚了遼軍輕騎的跑動路線,白雪妃及時做出了火炮攻擊的角度調整,彈雨紛飛,呼嘯而至。

由于巨大的慣性作而分批沖到飛虎城下遼軍輕騎遭到了城頭霰彈炮的血腥屠殺。遼軍輕騎拼命射出的寥寥幾箭毫無威脅,箭頭碰撞在城墻上,偶爾迸射出幾點火星,只能作為此次進攻的小小點綴。城頭上的火炮依次吐出死亡的火焰,密密麻麻的彈片鐵丸橫掃著敢于沖道城前的遼軍輕騎,每次射都象狂風暴雨一般,將遼軍連人帶馬掃得干凈。

遼軍陣中的戰鼓依然雷鳴般響個不停,幸存的探遼軍輕騎茫然地望向中軍,既不敢向回敗退,又沒有膽量在飛虎城下繼續徘徊,經受彈雨的屠戳。

南附軍看到遼軍挨揍的殘樣,躲在戰車下面,臉上不由得掛上一絲幸災樂禍的笑容,我們漢人戰斗力是不行,遼軍主力還不是一樣,平日里趾高氣揚的,現在嘗到滋味了吧,都死光了才好呢!

藏在戰車下面的楊澤靜看著面色蒼白的馮習,聽著上面攻城士兵的慘叫和遼軍輕騎戰馬的嘶鳴,馮習傾聽者城頭上的火炮每一次轟鳴,他的心便猛縮一次。眼看著南附軍的傷亡越來越多,要是這樣打下去,等不到天黑,自己隊伍就打光了。

從中午開始,城外的炮聲就沒有間斷過,六郎在白鳳凰和慕容雪航的陪同下,整整一個上午都在鉆心練功,這一次,因為決戰在即,刻不容緩,六郎也極為認真,與兩位愛妻密切配合,兩位嬌妻姐妹的**更是讓六郎愛不釋手,白鳳凰巧妙地運用八門續命術,促進六郎元神升華,從而釋放出更多的能量。六郎和她們兩個分別梅開二度,臨近中午剛想休息一會兒,城外的炮聲就響了起來。

慕容雪航停止了對六郎的英雄的愛撫,道:“聽!遼軍已經開始攻城了?!?/p>

六郎不肖于顧,道:“讓他們盡管折騰好了?!?/p>

白鳳凰道:“六郎,你身為主帥,總應該去看看啊?!?/p>

六郎笑道:“白姐姐勿憂,有紫煙幫我們守城,萬無一失?!?/p>

白鳳凰情不自禁的伸手玉手,愛撫著六郎剛剛打蔫的英雄,道:“這個小丫頭倒是挺有本事的啊,一個小小的飛虎城,居然讓幾十萬遼軍束手無策?!?/p>

六郎呵呵笑道:“若是單打獨斗,紫煙或許不行,可要是帶兵打仗,她可真是內行,莫非昆侖的奇門,都是這般打仗的好手?”

白鳳凰道:“差不多吧,不過那也要看天分,昆侖流派的奇門于我們東海奇門截然不同,他們主修的奇門遁甲和五行算術更是極為深奧,反正我是學不來的?!?/p>

六郎經白鳳凰抱到自己懷中,道:“所以,咱們不用管遼軍攻城的事,紫煙要是感覺到有危險,她會提前跟我說的,她越是沒有動靜,越說明她心中有數,足可以應付的了。我計劃天黑之前,將你們倆全部開城八道二重。還有,那個四象歸元,我覺得你們倆真的有必要練習一下,最好能夠做到元神相通,互不傷害。一旦決戰開始,一個九天玄佛就夠我們打的,他萬一要是有什么厲害的幫手,到時候咱們連退路都沒有,豈不糟糕?”

慕容雪航為難的道:“可是練四象歸元,真的是很難為情,白姐姐已經非常遷就我了,可是現在就連我也感到有些不能接受了,我們一旦進入四象歸元的境界之后,就會遭受自身元神的控制,元神會控制我們的身體,做一些讓人十分難為情的事情,六郎!你說我們該如何修煉啊?!?/p>

六郎笑道:“我不是說過了嗎?我理解你們啊,你們只管修煉,我不吃醋就是了?!?/p>

白鳳凰道:“即使你不吃醋,我們倆也是羞于修煉的,因為被自我的元神控制了身體之后,關鍵是思想還在,就如同傀儡一樣,看著別人操控自己的身體,做各種羞人的動作,即使你不在意,我們也是很難為情的?!?/p>

六郎想了想道:“元神這東西居然還很色,練四象歸元,就非給讓他們滿足不可嗎?”

慕容雪航道:“是??!**上的滿足越高,元神之間的配合就越默契?!?/p>

六郎突然道:“我有辦法了,既可以消除你們的害羞心理,又可以達到絕美的最佳效果?!?/p>

慕容雪航急忙問:“什么辦法???”

六郎嘿嘿道:“咱們三個一起練,不就行了嗎?”

白鳳凰道:“我們倆的元神還不能夠完全共融,添上你豈不是更加亂套,搞不好非得打起來不可?!?/p>

六郎卻道:“不會,我們三個搞活動,你們兩個元神相交,我不參與。但是我可以給你們足夠的快感,幫助你們達到快樂的頂峰?!?/p>

慕容雪航眼前一亮,道:“這個辦法不錯,但是不知道能不能成功?!?/p>

4399极速飞艇网页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