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5章

小說: 名門艷旅 作者: 曼陀羅妖精 更新時間:2015-01-20 06:44:01 字數:3622 閱讀進度:318/640

司清苑立時警覺,已料出黃光必是那三味妖蛇所,妖蛇定在下面藏伏。那泉眼上半洞口極大,看去黑洞洞,冷氣森森,陰森之氣逼人,甚是可怕。由不得生出戒心,想起頭一次縱上時被瀑布寒氣大力沖回,情知不是善地,無如這次來勢更猛,身已將到,收退不住。她仗著藝高人膽大,心思又來得極快,一見情勢不佳,隨著下落之勢,早打好了主意。心想:此時身入虎口,已與對面,每遇妖邪便能自生威力,劍尖上出來的芒毫甚長,她一劍劍已砍向地上,黃光正似脫了線的絨球,順坡外滾,沒有砍中。劍光落處,龍口以內山石立被砍裂了一大片。

碎石紛飛中,司清苑見自己一劍砍空,黃光外滾,心疑妖蛇就要追出,慌不迭剛把劍揚起,待要二次朝那黃光砍去,猛覺泉眼內有一股極大力量吸來,不禁大驚。一眼瞥見上側懸有幾塊怪石,本心是想縱起用腳抵住,以免被那吸力吸向前去,不料縱時力猛,龍口崖洞寬而不高,她手中又握著一口芒尾極長的寶劍,怪物吸力又大,縱時身于失了平衡,人雖勉力躍起,貼在一塊怪石之上,劍光掃處,卻將孤懸當頂、類似石鐘乳的一根倒生石筍斬斷了二尺來長一段,往下墜去。那危崖龍口,前半形勢往外傾斜,怪質體甚輕,真氣聯系一斷,再被司清苑劍風一逼,順坡溜去,到了坡下,中部口內地勢高突,怪物身在泉眼之下,適被突石阻住,不能隨勢彎下。

就這樣,黃光仍被吸動。無巧不巧,崖口邊上偏又有一處突起,形成下凹之勢。黃光猛被真氣吸了上升,恰被嵌在石凹以內,于是怪物吸力越大,嵌得愈緊,再也不能動轉。怪物未將內丹吸回,怒如狂,吸力愈猛。黑司清苑無心中斬斷的這根石筍,正好也是尺許粗細,落時怪物正張大口朝上猛吸,石筍還未著地,剛落到中間,倏地往里一歪,立似箭一般往泉眼黑洞中投她附身在頂側所懸怪石之上,看得逼真,見怪物吸力如此猛烈,知道厲害,如非見機縱身得快,自己也難保不被其吸入肚內,好生駭異。

驪山圣母招呼慕容雪航師徒二人均使出霹靂雷霆決,對準那三味妖蛇打過去,那三味妖蛇五只怪眼倏地齊射兇光,怪物身子猛的暴漲。這次搖晃也換了方法,并不似先前那么渾身搖撼,只把長身挺得又直又硬,先往右一搖,再往左一搖,那崖石龜裂之處,立時凸起了好些處,碎石灰沙又復碎落如雨??趦韧馐嫒忌⒘?,連泉眼四圍也似起了波動。

妖蛇又是左右兩三搖擺,身子向前一俯,緊跟著一聲怪嘯,往起一挺,一片克嘆轟隆聲中,怪物竟將身外崖石震裂,拔地而起,帶著崩山也似大堆碎石沙礫,由龍口內躥將出來。一時石水相搏,風濤嘯飛,雜著廣崖崩墜之聲,震動天地,勢更驚人。二人均是初次遇到這等怪物,清緣以前雖聽師長說過,也只知此怪名為芋蜒,力大兇猛,形態奇詭,口中吸力尤強,能以擊物,又能隔老遠將物吸進口去。無論飛得多快的山禽,要經過它的頭上,吃它張口一噴一吸,絕少幸免。相隔十丈以內的人和烏魯,一噴即倒,不死必傷,詳情卻未聽說。知道此怪猛惡非常,又有那長身子,行動也必矯捷,再見出時石破崖崩,聲勢極大,恐其警覺逃遁,暗中雖在戒備,表面卻不露出,欲待怪物離巢稍遠再行下手。

那妖蛇后身重大,由高崖上躥出,勢子既猛且沉,加上那大一片崩崖墜石一齊下壓,本已擊得澗水齊飛,浪頭高起。崖上原來那道瀑布水勢甚大,因怪物上升,身子恰將出口堵得緊緊。上面涓滴不流,下面的水卻被壓住,無從宣泄。后來前崖崩塌了一片,雖得由上下石隙中激射了些出來,泉眼正路仍被怪身堵死,不能暢流,又以泉脈極旺,怪物性懶喜靜,往時不輕出洞,就出,也只探頭泉眼之上,吸取一些飛鳥,便自退回。及至年久,身越粗大,泉眼中段窄小,將后半身阻住,只有前半勉強可以穿洞而上,頭離泉眼上面地皮還有尺許,休說鉆向崖口,連外面的景物都看不見,于是越來越懶,上來之時更少,如非偶然聞到腥香氣味,動了貪饞之欲,往往終月不上一次。

本來瀑布洪流長年往外噴注,哪經得起怪身長久堵塞?水量愈來愈洪,勢愈猛急。

這時堵塞之物一去,崖石一崩,泉眼再吃怪物神力掙破,出口平空加大了數十倍,下面郁積的水一齊往上怒涌,直似海閘初開、雪山倒塌一般。那大一片崩崖立被撐滿,只??谕馑倪呉恍┧榱押圹E。洪流直激噴出老遠,方始銀河倒掛,飛舞而下,往澗底瀉去。

三味妖蛇帶出的大片沙石,受了水力沖蕩,滿空亂飛,激射出一二十丈以外?;窝壑g,點塵不揚,只剩瀑聲雷吼,四山回應,水霧洶漫,澗底駭浪彌涌翻騰,繼長增高。怪物落處正在瀑布后面,只是初躥出時二人看了一眼,其形仿佛一個極大的長錘,后面帶起一條白龍也似的飛瀑,往下飛落。怪物隨被飛瀑遮住前面,不見形影。飛瀑下半的水忽然往外激射,緊跟著,水云泱莽中,又是一股碗口粗細的橫瀑,水龍也似朝二人立處斜射過來,來勢猛急非常。二人幸是眼快身輕,一見不好,連忙飛身縱開。腳才離地,猛覺寒風凜凜,轟的一聲,那股長約兩丈的筆直水龍已擦身而過。隨聽嚓嚓連聲。二人心驚回顧,見水花四濺中,正對立處的身后,一株半抱粗細的柏樹已被撞折,倒斷下來,旁邊兩三枝山茶小樹也被波及,枝柯撞折了大片。

大家見妖蛇的嘴唇甚厚,里唇皮上下生有不少隆起的肉圈,并還大小伸縮,無不如意,靈活非常。上下顎骨也似可以伸縮。東西無論大小,先用獨具的真氣猛吸,到了口邊,上下里唇皮立翻向外,由上面肉圈吸盤將其緊緊吸住,和粘住一樣。上下利齒隨即前伸,一齊啃咬。無論人獸,只被吸去,絕無幸免。

這三味妖蛇雖然兇惡,但是也架不住好極為高手的圍攻,盡管它皮肉粗厚,還是被打的鮮血淋淋,眼看招架不住,這家伙轉身就跑,圣母急道:“莫要讓它跑了,殺了這妖蛇,它的主人立馬就會趕來尋仇?!?/p>

司清苑道聲好,身形往前一躍,攔著妖蛇前面,妖蛇一搖腦袋,朝著司清苑撲過來,司清苑卻是口念咒語,搖身變化成一面藍盈盈的電網,將妖蛇的去路徹底封死。喝道:“我本心還想容你多活一會,誰想孽畜如此兇惡!”

說時,那三味妖蛇也是怒無可泄,恨到急處,朝著司清苑直撞過來。

但是一撞之下,卻是如同撞到了堅硬的巖石之上,坑的一聲,摔落在地,六郎奮不顧身,上前一劍刺入三味妖蛇的七寸,那妖蛇疼得猛然回頭朝六郎咬過來,六郎知它厲害,又見兩下相隔大近,手中的劍恰也飛到,朝妖蛇攔腰一繞,用盡了全身力氣,加上紫玉金瞳劍本就是奇快無比,妖蛇立作兩段分家。但妖蛇力大絕倫,勢于又猛,加以痛極恨深,一心認準前面仇人,身子一斷,立隨下壓之勢,連甩帶躥,奮力朝前,成一弧形,往六郎飛射過去。

六郎只道一劍斬斷蛇身,就要了它的性命,豈料這家伙斷身之后,還能絕地反擊,沒防到百足之蟲死而不僵,那妖蛇臨死余威尚有如此兇猛。眼見來勢萬分急驟,兩下相隔大近,本來多快身法也難躲閃,這一下休說被怪物的頭撞向胸前,一口吸住,咬緊不放,萬無幸理,便被那重逾千斤、又堅又韌、滿布密鱗的怪身當頭壓下,以自己的血肉之軀,縱不一定打成肉餅,也是兇多吉少,受傷決所難免。

總算五行有救,妖蛇被攔腰斬斷以后,痛急神昏,只顧朝前拼命,用力急躥,去勢本就太猛,加以后半身過于沉重,這一中斷,前半身立輕了十倍,用力再猛,越輕急,沒有準頭,竟由六郎頭上越過。

那腥臭的口氣嗆得六郎險些作嘔,見妖蛇一下撲空,驪山圣母和慕容雪航紛紛仗劍逼近,兩柄劍散出漫天鑒于,將前面的那段蛇身斬的七零八落,六郎擦了把冷汗道:“奶奶的,這是什么蛇妖?居然這樣兇狠?”

司清苑收回身形,道:“這是妖人對這條蛇使用了霸控神功的效果,現在前面道路已經通暢,我們殺了三味妖蛇,里面的妖人定然已是知曉,既然來了,不如沖進去會會他?!?/p>

慕容雪航道:“是啊,盡管蛇妖已死,但是主控它的妖異還在,此妖異一日不除,我驪山就一日不得安寧,師父!我們沖進去吧?!?/p>

驪山圣母也下定決心,最后叮囑大家千萬小心,必定妖人遠比外面遇到的這些妖蛇,毒蟲們厲害百倍-

說罷,帶領大家便由谷口縱躍上崖,沿崖頂行近中部,六郎往前一看,那條峽谷竟有十幾里深,當中一片盆地,盡頭處是個死谷。近底十數丈處,兩邊崖勢突然往里束緊,改成一條直弄。兩邊崖頂齊平相向,漸漸往前高起,直到谷底橫壁,極似兩條船舷。那谷底便是船頭,怪物巢穴似在船頭下面谷底崖洞之中,遠望一大黑洞,四外山石狼藉星列,好似怪物新近才裂山穿穴而出情景。中部盆地大有二三百畝方圓,這時已被蛇蟲猛獸布滿其上。乍看煙塵浮動,腥血四溢,細一注視,都是各依其類。有的各自盤作一堆,有的各自踞伏地上,行列分明,一齊頭向谷底一面。最前面是蛇蟒和蜈蚣、贍、蝎之類毒物,野獸行列最后,絲毫不見混淆雜亂,為數之多,直不以數汁。越近中心一帶越密,中心和來去兩條直路卻是空的。最奇怪的是那么成千累萬、平日彼此單獨相遇便立起惡斗殘殺的蟲蛇猛獸,同聚集在一個廣場之上,竟會互不相擾,全都靜悄悄的,有如泥塑木雕般,呆列如死。見獸群里,因為數多,還微聞到一種咻咻鼻息之音,余下竟聽不到一點別的聲息,中間地上雖無蛇獸盤踞,卻紅紅綠綠散流著好幾灘鮮血,也見不到妖邪藏伏何處。

4399极速飞艇网页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