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1章

小說: 名門艷旅 作者: 曼陀羅妖精 更新時間:2015-01-20 06:44:32 字數:3239 閱讀進度:378/640

數日以來,厄爾下旗守軍守備城垣,城內軍馬還有十余萬,但是物資極為缺乏。

這并不是休斯厄爾敦的糧草沒有準備好,而是蕭綽前不久不惜一切代價,偷襲了蒙古運輸糧草的隊伍,雖然損失了上千士兵的性命,但是切斷了蒙古兵這一個月的后勤補給。然后蕭綽有暗中派遣自己的黑虎堂精英潛入厄爾下旗,將城內的余糧燒了個干凈。

為了防止城內蒙古軍殺馬取肉,蕭綽用三十萬大軍,將厄爾下旗圍了個水泄不通,就在這一日晚上發動了總攻,遼軍的總攻是在五百門流風炮的掩護下進行的,蕭綽將五百門流風炮都集中厄爾下旗的東門。由蕭銘兒和白雪妃指揮大軍攻城,耶律長亭和寶日明梅帶領三萬兵馬佯攻南門。南陽和白云妃帶領三萬兵馬繞到西門虛張聲勢。

蕭綽和慕容雪航則準備了三萬精騎,埋伏在厄爾下旗的北門外。

蕭綽料定等自己的五百門火炮開始轟城后,城內的軍心一定很難穩定,雖然休斯厄爾敦有十數萬精兵,但是厄爾下旗不過是彈丸之地,并不易堅守,尤其是在后勤被掐斷的情況下,現在,六郎的新軍正在攻打烏蘭,烏蘭自然不會發救兵來救厄爾下旗。休斯厄爾敦只是一有勇無謀的匹夫,到時候他一定會選擇棄守厄爾下旗。等他的兵馬一撤離厄爾下旗,自己三萬精騎就掩殺上去。

這三萬精騎,乃是蕭綽多年來親手訓練出來的王牌之師。

戰馬清一色的北域名駒,馬身上都是披有軟甲,馬上的士兵除了盔甲護身之外,每人都攜帶三家武器,沖鋒用的陌刀,追擊用的排弩,近身肉搏用的匕首。一切準備妥當之后,東門外,蕭銘兒下達了進攻的命令。

五百門流風炮對準厄爾下旗開始狂轟亂炸!

因為厄爾下旗乃是彈丸之地,城墻既不是很堅固,又沒有火炮鎮守,所以守城的士兵馬上陷入慌張狀態。

蕭銘兒命令手下士兵開始大聲喊殺。

同時,南門和西門一起開始了進攻。

休斯厄爾敦都睡夢中驚醒,急忙提了金鼎開山鉞準備應戰,可是三面都有遼兵進攻,搞得他也不知道該去哪里守城,最后與手下副將們一商議,開始分兵據守,可是東面的城墻還不到一個時辰就被遼軍的火炮炸塌。盡管蒙古兵奮勇撲上來,用準備好的障礙物就將被炸塌的城墻缺口堵上,但是遼軍的炮火依舊猛烈,休斯厄爾敦心中發毛,這樣一直轟炸下去,厄爾下旗的城墻早晚都要被遼軍攻破,與其到時候四面受敵,還不如早點帶領自己的軍隊殺出重圍,回到烏蘭之后,重整旗鼓,再與蕭綽決戰。

主意打定之后,休斯厄爾敦派了兩元副將帶領部分兵馬繼續堅守城池,自己則帶領精銳兵馬直接殺奔北門,北門也有遼軍設下的攻城小隊,遇到蒙古兵突圍后,象征性的抵抗了幾下,就讓開了道路,休斯厄爾敦見順利的殺出重圍,心中大喜,也顧不上整頓軍隊秩序,大軍直接朝烏蘭敗退。

他的兵馬剛剛敗出不到十里地,就遇到遼軍的伏兵,而且不是一股,蕭綽從右翼殺過來,慕容雪航從左翼殺過來,一個突襲,就將蒙古兵的基本陣型沖散了,加上遼軍全是清一色的精騎,這里又是四周沒有遮擋的大草原,混亂的蒙古兵雖然也有不少騎兵,但是在混亂之下,沒有得到及時的指揮,竟和自己的步軍發生了相互踐踏的沖突,一下子死傷無數。

天空明月無蹤,唯繁星灑落于野,昏暗的火把亮光中,四處全市喊殺聲!

“嗚~~~~~嗚~~~~~~~~~”遼軍號角響了好像在到處吹響,所有的遼軍都亢奮起來,各營飛騎來往奔馳,陌刀的刀光之下,一個個蒙古兵倒下去,遼軍諸色戰旗一齊應聲翻卷。橫刀出鞘的聲音如饑餓虎狼嗜血的嚎叫。

蕭綽的騎兵一路追殺過去,蒙古兵死傷無數,能夠活著逃走的不過十分之一,再也難以組織起一支具有戰斗力的部隊,蕭綽和慕容雪航并沒有繼續追趕,而是圈馬,率領得勝之師返回厄爾下旗。

五百門火炮終于將厄爾下棋的城墻再次轟塌,這一次蒙古兵沒有能夠及時堵上,遼軍一下子從缺口涌進來。

“咚咚咚!”

鼓聲急促地響起。連弩齊呼“吁~~~~吁~~~~”同時稍前出列,張牙上箭,待“吁”聲畢,硬弩即齊備。第二通鼓聲響起時,弓手也齊唱“吁~~~~吁~~~~”前出張弓搭箭,“吁”聲畢,強弓也備畢。鼓聲嘎然而止,全軍驟然靜默,眾人屏息細聽最后的號令。!

中軍黃旗飛舞,這是全軍猛攻的信號!驚天動地的號炮、戰鼓和吹角一齊鳴放,成千上萬支利箭籠罩了整個厄爾下旗城。第一橫排的四支奇兵隊高舉各自的隊旗向城墻快速進逼,后面的云梯和尖頭木驢也隆隆跟進。

“殺!殺!”

進攻的遼軍兵士們不顧一切地沖鋒。

“大遼!大遼!”

駐隊士兵敲盾擊槍,為進攻隊伍吶喊助陣。

螞蟻般的遼軍從四處一擁而上,雪亮的刀片在城頭掀起一片血雨腥風!厄爾下旗頃刻崩潰了!

“轟??!”

尖頭木驢將城門撞開了一個大洞,一簇火箭從破洞里激射而出,得得地插在木驢上。木驢旁的遼軍弓箭手隨即還擊,向破洞里傾瀉箭雨,急不可待的遼軍刀斧手從狹小的破損處擠身而進,殺退了門后的蒙古守軍,搬開堵塞城門的石塊擂木,打開了大門。遼軍戰陣頓時歡聲雷動,中軍黃旗連點,全體戰隊魚貫推進,陣前兩翼的遼軍騎兵狂風般超越步兵,往城里席卷而進。

厄爾下旗城每一寸骨節都響起了碎裂的暴響!

城樓上到處都是蟻附而上的遼軍士兵,蒙古戰旗被一面面扔下城來,抱頭鼠竄的蒙古士卒被狂飆般沖進城來的遼軍騎兵卷入鐵蹄之下,跪伏乞降的蒙古兵在散亂的兵器前趴了一地。

“砰!”

城內響起了遼軍勝利的號炮。

天還未亮,厄爾下旗便被遼軍一鼓拿下!

四小姐和蘇蒙云若混入烏蘭城的時候,長平王的大軍正與六郎展開決戰。

二人悄悄來到烏蘭成后,蘇蒙云若對這里的情況了如指掌,但是她也不干冒冒失失直接去找蘭雅,好容易等到蘭雅府前巡邏的蒙古兵散開,二人潛入這個臨時的王府,經過盤問才知道,蘭雅和明鵠在昨天晚上就被長平王抓走了。

蘇蒙云若急得一跺腳,急忙問下人知不知道長平王將蘭雅抓到哪里去了。那人告訴蘇蒙云若,具體去了哪里他不知道,但是聽長平王反復提起過冰雪寒國。

蘇蒙云若心中馬上想到,就在自己的兄長蒙古大王子死后,梁太后曾經多次勸告蘭雅太子妃改嫁給冰雪寒國的大王,看來一定是這個老妖婆用了詭計,她將蘭雅送給冰雪寒國,借此加深兩國的友誼,好借助冰雪韓國的強大實力,幫助自己打敗大遼。

蘇蒙云若對四小姐道:“這怎么辦?我嫂嫂被太后送往冰雪寒過去了?!?/p>

四小姐云黛微蹙,道:“不是走了沒有多長時間嗎?我們能不能追上?”

蘇蒙云若道:“不管怎樣,我一定要將蘭雅救回來?!?/p>

四小姐道:“好!我幫助你,我們這就去追!”

聽說蘇蒙云若要去救蘭雅,老家人當即牽過來兩匹戰馬:“公主!這是太子爺和太子妃最心愛的寶馬良駒,就交給你們使用吧!”

那兩匹寶馬良駒一白一紅。

白馬四蹄修長健碩,身體線條起伏優美,頭形輕俊,前額寬廣,額前鼻端逐漸變窄,面部狹長筆直,配上一對短小豎直的小耳朵,顯得容貌俊美,干凈利落,是所謂龍首也!個頭雖然談不上如何高大威猛,但頸長而形美,背腰短促而充滿彈性,提步擺尾之間,透出一種說不出的清秀高貴。紅馬修剪得十分整齊的鬃毛在精壯的馬脖子上抖動,微風吹來,獵獵飄揚,甚是威武。翕動的大鼻孔牽動深廣的下頜,不時噴出一兩聲清脆的響鼻,一雙間距甚寬的湛藍色大眼睛炯炯有神地左盼右顧,一塊塊盤根錯節的肌肉在紅黑色皮膚下凸凹滾動,油亮光滑的棗紅色馬身沒有一根雜毛,只有額頭和四蹄腳桿呈白色,配上齊整的馬具,更添幾分蒼勁驃悍!

“果然是好馬!”

四小姐飛身上了棗紅馬,與蘇蒙云若不做片刻停留,直奔烏蘭北門,因為叛軍臨近,城門已經開始戒嚴,但是二人來至近前時候,也不通稟,直接飛馬撲奔城門,幾名蒙古兵還欲上前攔截,被四小姐一刀撥開,二人飛騎出了城門,后面守城的蒙古兵還自高聲喊:“站??!再不站住,開弓放箭了?!?/p>

十幾支雕翎箭無力地落在二人身后,四小姐跟在蘇蒙云若身后,高聲喊道:“若兒,通往冰雪寒國的道路,你可認識???”

蘇蒙云若回答道:“知道一些!我們邊追邊問吧?!?/p>

4399极速飞艇网页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