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6章

小說: 名門艷旅 作者: 曼陀羅妖精 更新時間:2015-01-20 06:44:41 字數:3327 閱讀進度:397/640

路上,遇到沈千龍和玉矯龍,見到寧采兒和穆桂英,沈千龍嘆道:“姥姥的脾氣越來越琢磨不透,剛才我們看到祝星辰和戴青娥,他們因為突然間衰老,根本沒有力氣再走下去,又唯恐明天被諸兄弟們碰到現在的樣子,就攜手跳下前面的山谷。姥姥現在喜怒無常,你倆千萬小心??!”

寧采兒默默無語,抽身要離開。

沈千龍跟上來,語重心長的道:“采兒、桂英,我與你們的師父情同手足,在這月影峰一同生活了多年,雖然不是親生的兄弟姐妹,卻也有許多割舍不得的情義,我不明白你為了什么,對姥姥死心塌地,你們兩位師叔的死因,相信你也看見了,姥姥確實沒有把我們這幫弟子當做親人,她的冷漠讓我感到害怕,可你……還要不知不覺的滑落嗎?”

寧采兒淡淡一笑,“你們永遠不會明白,我不會背叛姥姥,也不會離開姥姥,我生是她的人,死是她的鬼,我的靈魂已經黏附在她身體里面,生了根,發了芽。不是嗎,想想吧,戴青娥為什么最終還是選擇了沒有背叛姥姥?即使知道自己會死,她寧死也不愿意背叛,要知道另一邊是她魂牽夢系的愛人,可她還是放棄了……就和我一樣,其實她的靈魂也早就歸附于姥姥,歸附于修神,為了自己的信仰,她放棄生命,放棄了愛?!?/p>

說罷,寧采兒拉著穆桂英緩緩的離開。

穆桂英回到望仙臺,向師父陳述了今天發生的事情,石靖明聽吧,嘆息道:“姥姥一心取代明神,她已經走火入魔,這些年來修神界因為她的殘暴統治,已經是怨聲載道,這種事情早晚都要爆發,今天的事情,早在我的預料之中,桂英!我們師徒雖然相識時間不長,但是我對你滿懷了期望。月影峰殺機潛伏,人心叵測,你不要留在這里了,我不是讓你走的嗎?”

穆桂英說:“可是,姥姥說有重要的任務交給我……”

石靖明皺眉說道:“我感覺姥姥親近你和南陽,是有目的的,你要多加小心?!?/p>

穆桂英告別師父,又來云羅的住處,這時候,六郎因為元神破散,正處于睡眠之中。

云羅讓穆桂英坐下來,道:“桂英,回鶻攻打樓蘭,你為何不告訴我?其實我可以幫助你的?!?/p>

穆桂英苦笑道:“云羅師姐,別人或許不知道回鶻與西涼私交甚好,可是這些瞞不了我的,雖然我與你有同門之誼,但是西涼軍政大事也不是師姐一個人說了算的,明月謝謝師姐的好意了?!?/p>

云羅見她不領情,嘆道:“你明白我的苦衷最好,現在我也懶得管理那些凡俗軍務了,黑山血妖贏取新娘的日子馬上就要到了,也不知道姥姥會派誰去?!?/p>

穆桂英心里掛念著六郎,又一直焦急的等著姥姥給自己安排任務,但是卻一直沒有得到姥姥的傳喚,下午的時候,穆桂英看到寧采兒帶著六名少年弟子去見姥姥,卻不知道有什么事。

回春閣內,寧采兒帶領著六名少年參見姥姥,能夠得到姥姥的親自接見,這些剛剛步入修神界的少年有些受寵若驚。兩名侍女走進來將手里的銀質托盤放下,銀盤中有一把精致的酒壺,和四只同樣精致的酒盅,侍女將酒盅一一斟滿,然后垂手退下。圣母臉上堆積著淺笑,示意寧采兒把酒分給那六個少年吃,等少年吃完,圣母對寧采兒道:“這件事辦的很好,也賞你吃一杯吧?!?/p>

說完用威嚴的目光看著寧采兒,寧采兒猶豫了一下,端起酒盅心中害怕,口中又不敢不允,看姥姥朝自己走過來,心中暗暗叫苦,姥姥那威嚴而又神圣不可侵犯的目光,讓寧采兒咬著牙將手中的酒水一口喝下去。

回春閣的地板上忽然出現印著猩紅色的八卦方位圖,六個少年分站到乾、兌、震、巽、坤、艮六個方位,寧采兒和她自己分列離、坎兩位。姥姥正色對寧采兒道:“剛才我讓他們喝下的酒水是“烈火強心”叛賊元葵偷襲我后,我的風火雷霆陣已是千瘡百孔,尤其我的元神在無極中疲勞往返,大受損傷,所以我要借助他們的童身修補我的元神?!?/p>

寧采兒這才醒悟,原來……她看看那寫俊美的少年,羞的芳心嚇的突突亂跳,正在胡思亂想時候,姥姥又說:“大功告成后,這幾名小廝,都會得到我親傳的神功……”

姥姥停頓一下,對寧采兒說:“我正式收你為徒,并將“四象神功”統統傳授給你?!?/p>

寧采心如刀絞。她知道,這兩種神功雖然擁有無限的誘惑,可是為之付出的代價是什么?是自己多年來恪守的女貞?還是如花季般的生命?心中一百個不樂意,可是她不敢違背姥姥的意思。

姥姥看到了她的憂慮,她輕笑著走近,緊盯著她明亮而羞澀的雙眸,“采兒”聲音柔和而溫熱,“你不想跟我入主無極嗎?”

那威嚴而又充滿誘惑的女音,讓寧采兒簡直無法抵抗,姥姥眉心飛竄出色彩明亮的玄光,那些玄光飛速旋轉,扭動成團,突然化做無數銀龍,進入寧采兒的心田。

寧采兒看著那神情木然,泥偶一般的少年,顫抖著,搖頭道:“姥姥,我不要那樣?!?/p>

姥姥神情漠然,道:“采兒,你也想背叛我?”

寧采兒顫聲道:“弟子不敢?!?/p>

姥姥哼道:“諒你也不敢,為了鏟除叛賊,我傷到了真元,你馬上照我說的去做,事成之后,我就將四象神功傳授給你?!?/p>

看到寧采兒還是不肯聽話,姥姥怒道:“采兒,不要惹姥姥生氣,我讓你手捧冰魄寒光劍看守銀霄殿,你卻被戴青娥美色迷惑,導致姥姥遭受偷襲,別以為姥姥什么都不知道,姥姥既然可以掌控無極,就沒有我不知道事情。若不是你的失職,姥姥能夠被偷襲受傷嗎?這也是對你的懲罰?!?/p>

寧采兒忍不住淚水奪眶而出,“姥姥,是我錯了。我愿意以死謝罪,也不要這樣?!?/p>

姥姥更為震怒,哼道:“非要姥姥我親自動手嗎?”

說著,她就要穿越無極,掌控寧采兒的元神,再支配她去做那必須要做的事情。

突然,回春閣內發生了不可思議的事情。

六名少年莫名其妙地癱倒在地上,姥姥走過去,驚訝地看著面前的六具死尸,喃喃地道:“滅天神雷,破空索命……在修神界居然還有另外一個人擁有穿越無極的本領,是誰?”

寧采兒震驚中,慌亂地脫離了姥姥的元神控制,她兀自清醒過來,看著那已經死去的六個男童,不由得心驚肉跳。姥姥沉重地坐下來,仿佛一下子蒼老了許多,對寧采兒揮了揮手道:“不可能的,滅天神雷只有我才會,只有我才會。我才是修神界的宗主,不可能的……”

穆桂英胡思亂想著往回走,夜色越來越濃,想起剛才云羅說給自己的話,穆桂英有些害怕,一旦要是被黑山血妖選中,那就注定自己的生命走到了盡頭,四固然不可怕,可是太便宜那個妖王了?;卮洪w前面,穆桂英止住腳步,張望回春閣前面盡是黑壓壓的樹叢和忽明忽暗的燈火,順著樓臺外用竹子砌成的臺階,穆桂英一步一步的走上去。這座樓臺里面靜的出奇,四周墻壁上懸掛的幽明燈火,讓她心中發毛。一陣嘩嘩的怪響,由前面的屋子中傳出來。一股奇特的力量吸引著她慢慢走近那間傳出異響的屋子。

偌大的屋中黑壓壓的陰森恐怖,那潺潺的滴水聲就是出自這個屋子,穆桂英隱約看到一個人影,那人就站在屋中的一個角落,聲音也正是從那里傳過來的。穆桂英心中好生奇怪,這個人好像不是姥姥,她摸黑干什么呢?為什么不點著燈火?穆桂英正在納悶,就聽到火石的聲音,咔嚓一聲,那個黑影點著了火燭,一道通亮的火光照在她的臉上。

穆眼前這個女人,雖然穿了一身華貴的衣裙,但是那飽受時光折磨的臉頰上,找不到半絲光彩,一雙空洞洞的眼睛里射出兩束駭人幽光。

穆桂英心中一陣恐慌,失聲叫了出來。

一張幽藍天網朝云羅鋪蓋過來,炙熱的火苗焚烤的云羅有些上不來氣,喀的一聲暴雷!只便覺得頭頂上一陣悶疼,五臟六腑翻江倒海似的難受,渾身血液亦開始倒流。眼前一片眩暈,然后時光開始凝固,大地開始下沉。

鬼魂。高低起伏的峰巒,黑云張牙舞爪的籠罩荒谷,尸氣陰冷的彌漫。行行列列熟悉的面孔,呆滯的眼睛遙望前方。無數親人的身影,身邊列隊陌生的走過。呼喊。只是無濟于事的蕩漾在山谷。

父王、母后、還有自己……

穆桂英恐慌的睜大了眼睛。

她分明看到了自己,看到自己正隨著鬼魂的隊列徐徐前進。

“不要去!”

穆桂英幾乎要哭出聲來,可是她沒有辦法阻止。

云開霧散。穆桂英由噩夢中覺醒。四下里燈火輝煌,那個蒼老的妖邪已經不見。身穿銀白色仙衣的姥姥渾然站在她面前,只是姥姥臉上的神色異常的奇怪,那威嚴的神目中射出令人難以琢磨的光彩。

穆桂英一身冷汗未干,顫聲道:“姥姥,我……剛才看到了鬼……”

4399极速飞艇网页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