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4章

小說: 名門艷旅 作者: 曼陀羅妖精 更新時間:2015-01-20 06:44:54 字數:2521 閱讀進度:425/640

溫千秋抱著六郎躺了一會,才勉力爬起,看了看室內的情形,發現夏夢懷已經離去。而僅剩的三女溫香玉、溫千柔、溫向薇,則個個滿臉通紅,似乎都忍不住了,眼睛一轉,心中已經有了計較。溫千秋格格一笑,嬌軀站起,把溫香玉推到六郎懷里。六郎正欲火如焚,遍體酥癢,見溫香玉嬌小可愛,立即把她緊緊捉住,并把手摸到她的腿胯間,溫香玉粉面徒地通紅。

六郎的手鉆入溫香玉的褻褲里,摸到凝膚滑潤潤,熱烘烘,再向大腿的盡處摸去,更是軟綿綿,**。于是把她渾身衣物盡剝,脫個精赤溜光。溫香玉好像蘋果似的臉蛋,已漲得如似蒸熟的蝦蟹。她只有粉頸低垂,任憑六郎擺布。

溫香玉長著一身又白又嫩的肌膚,酥胸上**的**高高挺起,雪白的粉臀。豐滿而圓滑,六郎一手摸到溫香玉的柔腰,緊握著她隆起的乳峰,一手撥開她的**,撫摸她的私處。溫香玉被逗得遍體酥麻,櫻桃小嘴里陣陣嬌喘不已。柳眉緊皺,星眸冶蕩,似乎痛苦之中,又帶著快樂的神色。

在六郎玩弄溫香玉的時候,溫千秋在溫向薇和溫千柔的耳邊輕語幾句,只見她倆粉臉俱紅,微微點了下頭,慢慢地把衣衫裙褲,脫得一絲不掛。溫千秋把溫千柔和溫向薇一推,二人亦到六郎身邊來了。六郎看著三個光潔溜溜的小嬌娃,真是各有風情。

溫千柔身材豐滿,骨肉停勻,肌膚美艷潤澤,發育完全的**結實飽滿,乳暈特別大,色澤粉紅誘人,腰肢柔軟,屁股肥嫩,細柔卷曲的陰毛貼在恥丘上,顯得十分整潔。溫香玉修長苗條,姿色秀美,顧盼之間,嫵媚動人。肌膚光滑細膩,**盈盈一握,紅艷的**,宛若一顆紅櫻桃,纖細的腰肢仿佛風中楊柳,屁股圓潤,淺黃色的陰毛稀疏的排列在**兩側,露出里面粉色的肉。溫向薇身形嬌小,發育才剛開始,小巧的**微微隆起,上綴尖細的**,肌膚嬌嫩,恥丘上稀稀拉拉長著幾跟毛,白嫩光潔的**完全裸露著,如一顆水蜜桃般誘人。

六郎在三女中間,一會親吻這個,一會親吻那個,兩手揉奶摸穴,逗得三女欲火燃燒,扭腰擺臀,呻吟不斷,**直流。溫香玉第一個忍不住了,她仰天躺著,叉開修長筆直的**,露出迷人的**洞,只見晶瑩的蜜汁泉水般涌出:“哥……妹妹的**……好癢……好難受啊……哼……哥哥想辦法……給妹妹止止癢吧……”

六郎跪在溫香玉的兩腿中間,深吸一口氣,控制住龍槍,腰一挺,突破了**膜。溫香玉感到一陣疼痛,不由緊皺雙眉,畢竟她是初次開苞。

“很痛么?”

六郎是憐香惜玉,很體貼的問道。

“有點痛,讓我稍微適應一會?!?/p>

溫香玉的模樣實在是惹人憐愛。六郎將龍槍插入嫩穴,一邊用手輕扣陰核,不久,溫香玉覺得痛楚消失,一股從未有過的酸癢從肉穴里傳來,她不自覺的扭動屁股,讓肉壁摩擦龍槍。

“哥……不太痛了……你動動看……”

六郎見溫香玉開始騷蕩,便**起來,一口氣連干了幾十下,干得溫香玉全身酥麻,魂兒飄蕩,屁股聳動,香汗淋漓。六郎將龍槍放大,加快**速度,溫香玉半閉媚眼,手臂纏住六郎,挺腰拋臀,**混合著**紅潺潺流出,口中**:“哦……哥哥呀……你真好……啊……啊……你插得妹妹……舒服死了……噢……你的……龍槍……真是龍槍……哼……插得妹妹……爽死了……哦……妹妹的……**……好美……插到……花心了……啊……啊……”

六郎加大力度,狂抽猛插,一下比一下深入,直插入子宮。溫香玉還是初次開苞,如何經得起六郎這般奸插,已是嬌喘噓噓,**狂流,她緊緊摟住六郎,激烈的顛動屁股,口中不住的發出**的喊聲。

“啊……哥……再用力點……對……再來……啊……好舒服……嗯……”

“嗯……哥……你真會玩……妹妹快受不了……啊……快不行了……”

“啊……哥……來了……”

溫香玉在六郎的瘋狂進攻下,全身顫抖著,泄出了**的陰精,六郎也是適時的精關大開,一股濃濃的陽精射進溫香玉的體內,兩人同時達到**。

六郎吻了一下溫香玉,拔出仍然漲大的龍槍,見上面還有一縷縷的血絲。六郎見溫千柔的**,密密的陰毛上,已濺出了**??吹竭@里,就牽了溫千柔走向床沿。溫千柔低垂了粉頸,照著六郎意思,撥開了**,仰臥在床沿。六郎見溫千柔的胯腿間陰毛烏黑,嫩膚白晰,用手指把她烏油油的陰毛撥開,只見里面粉紅鮮艷的肉縫,**的**,從**里流出來。已沾滿胯腿間。

六郎叫溫向薇和溫香玉分別扶著溫千柔的雙腿,自己的雙手剝開了溫千柔的**,溫千秋則扶著六郎挺起的**對準了**口,六郎緩緩擠入,溫千柔嬌吟一聲,偌大的**已沒入她那毛茸茸的**。六郎繼續挺進,終于突破了溫千柔的**膜,把龍槍整條插入溫千柔的體內。在六郎突破的一霎那,溫千柔不由自主的嬌哼了一聲。溫向薇雖未嘗過男人味道,卻也看得春心蕩漾,粉臉赤紅。

六郎挺起龍槍,順著**口沿的滑潤潤**,盡根塞進,塞得溫千柔窄窄的**里,一陣奇痛、奇癢、酥麻不已。溫千柔把玉股擺晃,嬌聲呻叫道:“哥,有些痛,你慢一點塞進來,我的小洞要被你漲破了,哎喲,受不了啦?!?/p>

溫千柔的**塞進一根粗硬的龍槍,**里兩邊的肉膜,暴漲像刀子割般的疼痛,可是**觸上花心,又是一陣陣的酥麻,使得溫千柔“嗯……哼……”

嬌啼著。

六郎自然體貼的對她又摸又吻,看她眉頭漸漸舒展,知道她已經度過難關。溫千柔則感覺由劇痛成酸麻,由酸麻變奇癢,這時玉臂伸出,把六郎的臀部捧住,櫻嘴婉啼地哼道:“哥哥,妹妹不痛了,你盡管插我吧?!?/p>

溫千柔此時已**泛濫,騷癢難忍,龍槍插入也不覺得痛了,立即扭動腰肢,迎合著六郎的**。

“啊……啊啊……插得好……用力……好哥哥……插得妹妹……美死了……哦……妹妹的**……好舒服……哦……再用力些……”

“千柔妹妹……你真騷……哦……你的**夾得我……真舒服……”

六郎放開龍槍,盡情**,兇猛地沖擊溫千柔的**。

“啊……啊……哥哥……你插爆……妹妹的……肚子了……哦……哼……干啊……干爛妹妹的……**吧……啊啊……干死我……插到我的花心了……啊……啊……妹妹不行了……妹妹飛上天了……啊……啊啊……”

“哎呀……哎喲……哥哥……妹妹……不行了……”

溫千柔原來分開的**,頓時緊緊夾住,嘴里含糊不清地叫道:“哥……哎喲……我丟了……”

溫千柔全身抽搐著,達到了**,六郎自然也是放出陽精,讓她體會到最高樂趣。

4399极速飞艇网页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