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5章

小說: 名門艷旅 作者: 曼陀羅妖精 更新時間:2015-01-20 06:44:59 字數:6939 閱讀進度:436/640

鄭秀影和七個姐妹雖然生活無憂,但是溫家兄弟都是練武之人,對男女之愛看得較淡,所以不光陸思菱因為丈夫早逝而夜夜獨守空閨,鄭秀影七人也是愁鎖心頭、萬般的寂寞空虛。她們正值「狼虎之年」,生理及心理已臻成熟的顛峰狀態,正是**旺盛的年華,卻夜夜獨守空閨,雖有豐滿迷人的**及滿腔的熱情,卻無知心適意的人兒來慰藉她的需要。因此姐妹八人猶如守活寡的空閨怨婦,心坎里有著無限的落寂與惆悵,傳統的禮教卻使她們不敢做出格之事,唯恐稍一不慎壞了女人的名節,性的饑渴就這般地被禮教無情的深深壓制。如今被六郎解開了她們心中之結,自然有如獲得了新生,皆面熱心熱的聚集在鄭秀影的房中,等待六郎即將帶給她們的快樂。

鄭秀影頗具姿色,雖然年近四十有余,卻養顏有術,有著美艷動人的容貌、雪白滑嫩的肌膚、豐滿成熟的**以及徐娘半老的風韻,真是嫵媚迷人、風情萬種。尤其一雙水汪汪的媚眼、微翹上薄下厚的紅唇、肥大渾圓的粉臀,而那胸前高聳豐滿的**更隨時都要將上衣撐破似的,任何男人看了都不禁產生沖動,渴望捏它一把。六郎眼神充滿異樣的火花,他猛盯著鄭秀影那幾乎將短裙撐破似的豐滿渾圓的肥臀,以及裙下一雙豐腴白晰的美腿,那黃色短裙依稀顯露出小的不能再小的褻褲,在肥臀上所擠壓出來的凹陷縫隙表現出無限誘惑。鄭秀影自然注意到了六郎的眼神,她是故意以這種裝束來刺激六郎的**,因為她們擔心自己年歲已大,無法引起六郎的**,其實她們是多慮了。

六郎看得全身發熱,胯下的龍槍微微翹起,他情不自禁向前邁進,邊說道:“啊……大嬸,你的身上好香唷……”

六郎趨步前去靠近鄭秀影的背后,胸部緊貼著鄭秀影的背部:“大嬸……真香……”

輕微翹起的龍槍也趁機貼近鄭秀影渾圓的大屁股,隔著褲裙碰觸了一下,但覺陣陣脂粉幽香撲鼻而來,感覺是真好。

“大嬸老啦,不能與素心、夢懷她們比的,只怕……”

“不,大嬸,你一點也不比她們差……”

說著,已經上下其手,為她脫掉白色上衣,里面竟然只剩下肉色的肚兜,高聳的酥乳飽滿得似乎要蹦跳出來。隔著肚兜只見那對肥**房撐得鼓脹,小奶頭將肚兜撐出兩粒如豆的凸點。六郎清楚地看到鄭秀影的胸部是如此雪白細致柔嫩,雪白的**隨著呼吸起伏著,美麗的**散發出陣陣脂粉香以及肉香味。

六郎將鼻子貼近鄭秀影的酥胸,深深吸入幾口芬芳的**后將手滑移,將那渾圓、飽滿的**房隔著肚兜輕輕撫摸一番,雖然是隔著肚兜,但是六郎的手心已感覺到鄭秀影那嬌嫩的小奶頭被他愛撫得變硬挺立。鄭秀影那欲閉微張、吐氣如蘭的小口櫻唇,顯得嬌艷欲滴。六郎不禁再把手掌下移,在鄭秀影的臀部上來回地愛撫著,鄭秀影豐盈的肥臀就好像注滿了水的汽球,富有彈性,摸起來真是舒服。六郎得寸進尺,攤開手掌心往下,來回輕撫鄭秀影那雙勻稱的美腿時,便再也按捺不住,將手掌往伸入她的短裙內,隔著絲質褻褲摸了又摸肥臀。他愛不釋手的將手移向前方,輕輕撫摸鄭秀影那飽滿隆起的**,肉縫的溫熱隔著褻褲藉著手心傳遍全身,竟有說不出得快感,六郎的龍槍興奮脹大,把褲子頂得隆起幾乎要破褲而出。

不知什么時候,鄭秀影已經躺在了床上,她沈住氣,享受著被人愛撫的快感,任六郎為所欲為的玩弄。寂寞空虛的她,默默地享受被六郎愛撫的甜美感覺,尤其她那久未被滋潤的**,被六郎的手掌撫摸時渾身陣陣酥麻快感,原本久曠的欲情竟因六郎的動作而激動,她漾起奇妙的沖動,強烈需索男人的慰藉涌上心頭。

六郎熱脹的龍槍一再摩擦著肥臀,鄭秀影被刺激得春心蕩漾、饑渴難耐,她無法再忍耐了,顧不得羞恥了。她那久曠的**濕濡濡的**潺潺而出,把褻褲都沾濕了。鄭秀影嬌軀微顫,粉臉泛起紅暈,那充滿欲火的媚眼柔情的望著六郎:“六郎……別揉了……大嬸快受不了……”

鄭秀影已是欲火燃升、粉臉緋紅、心跳急促,饑渴得迫不及待的將六郎上衣脫掉,鄭秀影主動將她那艷紅的櫻唇湊向六郎胸前小奶頭,以濕滑的舌尖又舐又吮,留下處處唇印。她熱情的吸吮,弄得六郎他陣陣舒暢、渾身快感。饑渴難耐的鄭秀影已大為激動了,她竟用力一撕將自己的肚兜扯下,一雙飽滿肥挺的酥乳躍然奔出展現在六郎的眼前,**房隨著呼吸而起伏,乳暈上像葡萄般的奶頭,那粉紅色的光澤讓人垂涎欲滴。鄭秀影雙手摟抱六郎頭部,性感的嬌軀往前一傾,將酥乳抵住六郎的臉頰,她喘急的說:“六郎……來……親親大嬸的奶奶……嗯……”

六郎聽雙手把握住鄭秀影那對柔軟滑嫩、雪白抖動的**房是又搓又揉,他低頭貪婪的含住鄭秀影那嬌嫩粉紅的奶頭,是又吸又舐,恨不得吮出奶水似的,在豐滿的**上留下口口齒痕。紅嫩的奶頭不堪吸吮撫弄,堅挺屹立在酥乳上,鄭秀影被吸吮得渾身火熱、**亢奮、媚眼微閉,不禁發出喜悅的呻吟:“六郎……啊……大嬸受不了啦……唉唷……奶頭被你吸得好舒服……喔……真好喔……”

久曠的鄭秀影興奮得欲火高漲、發顫連連。她的**頻頻散發出淡淡的脂粉香味和成**人的肉香味,六郎陶醉得心口急跳,雙手不停的揉搓著鄭秀影肥嫩的酥乳。事不宜遲,六郎將鄭秀影的短裙奮力一扯,「嘶」的一聲,短裙應聲而落,鄭秀影她那高聳起伏的臀峰,只剩小片鑲滾著白色褻褲掩蓋著,渾圓肥美臀部盡收眼底,果然既性感又妖媚。

白色布料隱隱顯露腹下烏黑細長而濃密的恥毛,更有幾許露出褻褲外,煞是迷人。六郎他右手揉弄著鄭秀影的酥乳,左手放肆地伸入她的褻褲內,落在**四周游移輕撩,來回用手指揉弄穴口左右兩片濕潤的**,更撫弄著那微凸的陰核,中指輕輕向**肉縫滑進扣挖著,直把鄭秀影挑逗得嬌軀輕晃不已,**如洶涌的潮水飛奔而流,櫻唇喃喃自語:“喔……唉……”

鄭秀影的酥胸急遽起伏、嬌軀顫動:“啊……壞孩子……別折騰大嬸了……舒服……嗯……受不了……啊……啊……快……停止……”

“哎喲?!?/p>

起伏有致的曲線、豐腴的**,一絲不掛地展現,鄭秀影那全身最美艷迷人的神秘地帶,被六郎一覽無遺。雪白如霜的嬌軀,平坦白晰的小腹下,長滿濃密烏黑的芳草,叢林般的恥毛蓋住了迷人而神秘的**,中間一條細長的肉縫清晰可見。六郎有生以來首次見識到這般雪白豐腴、性感成熟的女性**,他心中那股興奮勁自不待言了,他的眼神散發出欲火的光彩,把個鄭秀影本已嬌紅的粉臉羞得更像成熟的紅柿子。

鄭秀影那姣美的顏貌、朱唇粉頸,堅挺飽滿的豐乳及豐滿圓潤的臀部,蜀軍將領的身材、傲人的曲線,是任何男人看了都會怦然心動、意圖染指的成熟美婦人。怎料白家老大經常在外,竟把如此嬌艷動人的美嬌娘冷落家中,她已經有多年沒有享受過男女交合的性歡,那空虛寂寞的芳心被六郎挑逗得熊熊欲火,**復蘇的鄭秀影無法再忍受了。

鄭秀影激情地摟擁著六郎,張開櫻桃小嘴送上熱烈的長吻,兩舌展開激烈的交戰,她那股饑渴強勁得似要將六郎吞噬腹內。鄭秀影的香唇舌尖滑移到了六郎的耳側,兩排玉齒輕咬耳垂后舌尖鉆入耳內舔著,他清晰地聽到鄭秀影的呼吸像谷中湍急的流水轟轟作響,那香舌的蠕動使得他舒服極了。不一陣,加上鄭秀影還摟抱著他的脖子親吻,呵氣如蘭令人心旌搖蕩,他褲里的龍槍亢奮、硬挺,恨不得也能分享鄭秀影舌技蜀軍將領的櫻唇小嘴,倆人呼吸急促,鄭秀影體內一股熱烈欲求不斷地醞釀,充滿異樣眼神的雙眸彷佛告訴人她的需求。

鄭秀影將六郎扶起,把他褲子褪下,那火辣辣的龍槍「卜」的呈現她的眼前:“哇呀……它好大呀……真是太棒了……”

六郎的龍槍竟然是超級的粗壯,鄭秀影看得渾身火熱,用手托持龍槍感覺熱烘烘,暗想要是插入**不知何等感受和滋味呢?她雙腿屈跪地板上,學那草原上羔羊跪乳姿勢,玉手握住昂然火熱的龍槍,張開小嘴用舌尖輕舔**,不停用兩片櫻唇狂熱地吸吮套弄著,纖纖玉手輕輕揉弄龍槍下的卵蛋。

六郎雖然已經為數個女子用口為她們舔過,但自己卻是頭一次享受這種滋味,眼看龍槍被美艷的大嬸鄭秀影,吹喇叭似的吸吮著,這般新奇、刺激,使六郎渾身酥麻,從喉嚨發出興奮呻吟:“啊喲……大嬸你好……好會含龍槍啊……好……好舒服……”

鄭秀影如獲鼓勵,加緊的吸吮使小嘴里的龍槍一再膨脹碩大。

“哎喲……龍槍快受不了……喔……好爽……”

饑渴亢奮的鄭秀影怕六郎就此泄身,忙吐出龍槍,讓六郎躺倒:“六郎……讓大嬸來動……讓我們快活快活……”

鄭秀影**迷人的**跨跪在六郎腰部兩側,她騰身高舉肥臀,那**濕潤的**對準了直挺挺的龍槍,右手中食二指反夾著龍槍的頸項,左手中食二指撥開自己的**,藉助**潤滑柳腰一擺、肥臀下沉,「噗滋」一聲,硬挺的龍槍連根滑入鄭秀影的**里。六郎自然知道這招是所謂的「倒插蠟燭」,鄭秀影粉白的肥臀大起大落、上上下下的套動著,直忙得她香汗淋漓、秀發亂舞、嬌喘如牛。

“唔……好美呀……唉呀……好爽……”

她自己雙手抓著豐滿**,不斷擠壓、搓揉,重溫男女性器交合的歡愉,發出了亢奮的浪哼聲。

秀發飄揚、香汗淋漓、嬌喘急促,沈寂許久的**,在長期饑渴的束縛中徹底解放,鄭秀影嬌柔的淫聲浪語把個空閨怨婦的騷勁毫無保留地爆發:“啊……啊……好充實啊……喔……大嬸……好……好喜歡六郎的龍槍……哇……好……好舒服啊……”

“喔……好……好久沒……這么爽啦……大嬸愛死你的龍槍……”

美艷的鄭秀影爽得欲仙欲死,她那**從**洞口不斷的往外泄流,沾滿了六郎濃濃的陰毛,騷浪的**聲把六郎刺激得興奮狂呼回應著:“喔……美大嬸……我也愛……愛……你的**……”

“哦……哦……大嬸……你的**好緊……夾……夾得我好舒服呀……”

「噗滋」、「噗滋」,性器交合**時發出的**聲,使得鄭秀影聽得更加肉緊、**高亢、粉頰飛紅。只見她急擺肥臀狂縱直落,不停上下套動,把個肥漲飽滿的**緊緊的套弄著六郎的龍槍,六郎但覺鄭秀影那兩片**一下下收縮,恰如她的櫻唇小嘴般緊緊咬著龍槍的根部。美麗成熟的鄭秀影不僅主動用嘴含了他的龍槍,又讓美妙的**深深套入龍槍,令初次嘗試到不同滋味的六郎渾身官能興奮到極點。仰臥著的六郎上下挺動腹部,帶動龍槍以迎合騷浪的**,一雙魔手不甘寂寞的,狠狠地捏揉把玩著,鄭秀影那對上下晃動著的**房。

“啊……大嬸……你的**又肥又大……好柔軟……好好玩……”

六郎邊贊嘆邊把玩著。

鄭秀影紅嫩的小奶頭被他揉捏得硬脹挺立,鄭秀影媚眼翻白、櫻唇半開、嬌喘連連、陣陣酥癢,不停地上下扭動肥臀,貪婪的取樂,她舒暢無比,嬌美的臉頰充滿淫媚的表情,披頭散發、香汗淋淋、淫聲浪語呻吟著:“唉喲……好舒服……好……好痛快……啊……好六郎……你……你要頂……頂死大嬸了……哎喲……我受……受不了了……喔……喔……”

“啊……六郎……好爽……再用力頂……我要泄了……喔……喔……抱緊大嬸……六郎……你也射給大嬸吧……我們一起泄吧……”

鄭秀影酥麻難忍,一剎那從花心泄出大量的**,與此同時,她感受到**大量溫熱精液,如噴泉般沖擊**,如天降雨露般滋潤了她那如久旱的**。她只泄得她酥軟無力,滿足地伏在六郎身上,香汗淋漓、嬌喘連連,瘋狂的吶喊變成了低低的呻吟。六郎也覺得十分快活,他親吻著汗水如珠的鄭秀影紅潤的臉頰,雙手撫摸著她光滑雪白的**,真是上帝的杰作。他感受到鄭秀影剛才的狂野,知道她已經很久沒有過這種體會了,心下不由一陣憐惜,有心讓鄭秀影再快活一次。

六郎意隨心至,翻身而起。一絲不掛的鄭秀影輕輕平躺橫在臥粉紅床上,被六郎擺布成「大」字形。在房內柔軟床鋪上,鄭秀影明艷**、凹凸性感的**深深吸引著他,胸前兩顆酥乳隨著呼吸起伏著,腹下**四周叢生著倒三角,濃黑茂盛的陰毛充滿無限的魅惑,濕潤的穴口微開,鮮嫩的**像花芯綻放似的左右分開,似乎期待著男人的龍槍來慰藉。

六郎瞧得兩眼圓瞪、氣喘心跳,他想著鄭秀影這活生生、橫陳在床、妖艷誘人的**就將讓他征服、玩弄,真是快樂的不得了,腦海里回味鄭秀影方才跨騎在他身上呻吟嬌喘、臀浪直搖時騷浪的模樣,龍槍似乎脹得更加**,也更加粗了,他要完全征服鄭秀影這豐盈性感的迷人**。

六郎欲火中燒,「餓虎撲羊」似的將鄭秀影伏壓在舒適的床墊上,張嘴用力吸吮她那紅嫩誘人的奶頭,手指則伸往美腿間,輕輕來回撩弄著她那濃密的陰毛,接著將手指插入鄭秀影的****內扣弄著。鄭秀影被挑逗得媚眼微閉、艷嘴微張、渾身酥麻、嬌喘不已:“唔……唔……喔……喔……”

不久六郎回轉身子,與鄭秀影形成頭腳相對,他把臉部埋進鄭秀影的大腿之間,滑溜的舌尖靈活的猛舔那濕潤的**,他挑逗著吸吮那鮮嫩突起的小陰核,弄得鄭秀影**高熾、**泛濫、呻吟不斷:“哎喲……六郎……乖孩子……大嬸要……要被你玩死了……”

鄭秀影酥麻得雙腿顫抖,不禁緊緊挾住六郎頭部,她纖細的玉手搓弄那昂立的龍槍,溫柔的搓弄使它更加屹然鼓脹,鄭秀影貪婪地張開艷紅性感的小嘴含住勃起的龍槍,頻頻用香舌**著,鄭秀影小嘴套進套出的口技使得六郎有股一瀉千里的沖動。

六郎突然抽出浸淫在櫻桃小嘴的龍槍,他回身一轉,雙目色咪咪瞧著那媚眼微閉、耳根發燙的鄭秀影,左手兩指撥開她那鮮紅濕潤的兩片**,右手握著鼓脹得粗又大的龍槍頂住穴口,百般挑逗的用**上下磨擦穴口突起的陰核。片刻后鄭秀影的欲火又被逗起,無比的**都由她眼神中顯露了出來:“喔……六郎……你別再逗大嬸了……好六郎……我要……占有我……龍槍快插進來啊……”

鄭秀影被挑逗得**高漲,極渴望他的慰藉,六郎得意極了,手握著龍槍對準鄭秀影那濕淋緋紅的**,用力一挺,「噗滋」全根盡入,鄭秀影滿足的發出嬌啼:“唔……好……”

六郎把美艷的鄭秀影占有侵沒了,鄭秀影長長地噓了一口氣,因為她又得到充實的感覺,穴兒把龍槍夾得緊緊的。六郎邊捏弄著鄭秀影的**房,邊狠命地**著鄭秀影的**,她興奮得雙手纏抱著六郎,豐盈的肥臀不停上下扭動迎合著他的**,口中「嗯嗯呀呀」呻吟不已,享受著龍槍的滋潤。六郎聽了她的**,淫興大發地更加用力頂送,直把鄭秀影的穴心頂得陣陣酥癢,快感傳遍四肢百骸,如此的舒服勁和快感是鄭秀影久未享受了,她已**到了極點,雙手拼命將六郎的臀部往下壓,而她自己的大屁股拼命地向上挺,滑潤的**更使得雙方的性器美妙地吻合為一體,盡情享受著**的歡愉。

鄭秀影不時仰頭,將視線瞄望六郎那粗壯龍槍兇猛進出**著她的**。但見穴口兩片嫩如鮮肉的**,隨著龍槍的**不停的翻進翻出,直把鄭秀影亢奮得心跳急促、粉臉燙紅。六郎熱情地吮吻鄭秀影濕潤灼熱的櫻桃小嘴,倆人**達到極點,她久旱逢甘霖他初試**情,四肢相纏、嘴兒相吻、性器密合,雙雙如膠似漆地陶醉在**漩渦里,青春少年興奮的喘息聲、寂寞艷婦滿足的呻吟聲,在偌大房間間里相互爭鳴,彼起彼落。而一旁的江紫萍、黃夢蘭等七女卻看得個個呼吸急促,粉臉酡紅,眼神中射出撩人的欲焰。

“哦……好……好舒服啊……我愛死大嬸……龍槍被夾得好舒服……喔……六郎也要讓……讓大嬸你永遠舒服爽快……”

“喔……好爽……六郎……大嬸會被你的大……龍槍搞死啦……大嬸愛死你了……大嬸喜歡你的龍槍……哦……今后大嬸隨……隨便你愛怎么玩就怎么玩……大嬸要你……”

“啊……好爽……六郎……你好厲害……大嬸要被你搞死啦……哎喲……好舒服……”

鄭秀影**叫聲和風騷的臉部表情,刺激得六郎爆發男人的野性,狠狠**著,鄭秀影媚眼如絲、嬌喘不已、香汗淋淋,夢囈般呻吟著,盡情享受龍槍給予她的刺激:“喔……喔……太爽了……好棒的龍槍……”

六郎聽鄭秀影像野貓叫春的淫猥聲,他更加賣力的抽送:“大嬸……你叫春叫得好迷人……我會讓你更加滿足的……”

整個臥房里除了鄭秀影毫無顧忌的「嗯哦」、「啊喲」的呻吟聲外,還有龍槍抽送的「噗滋」、「噗滋」聲,旁觀七女「呼哧」、「呼哧」喘氣聲。鄭秀影舒爽得頻頻扭擺肥臀以配合六郎的**,拼命抬高肥臀以便**與龍槍套合得更密切。

“哎呀……好六郎……大嬸**來了……又要……要丟了……”

六郎如初生之犢,把鄭秀影插得連呼快活、不勝嬌啼:“哎喲……六郎……好舒服呀……喔……我完了……”

倏然鄭秀影雙手緊緊抓住床單,頭部向后仰,嬌叫一聲,她的**猛然吸住六郎的**,一股溫熱**直泄而出,燙得六郎的**陣陣透心的酥麻,直逼他作最后沖刺,猛然頂了幾下,頓時大量熱呼呼的精液狂噴而射,注滿鄭秀影那飽受奸淫的**。

床鋪上沾合著精液的**濕濡濡一片,泄身后鄭秀影緊緊摟住六郎,她唇角露出滿足微笑,汗珠涔涔、氣喘噓噓,六郎散發的熱力在鄭秀影體內散播著,成熟嫵媚的她被六郎完全征服了。六郎趴在鄭秀影身上,臉貼著她的**,鄭秀影感受到六郎的心跳由急遽變得緩慢,也感受到剛才堅硬無比的龍槍,在**里似乎似乎沒有軟化的跡象,甚至有更粗、更大的感覺,由此她也是親身體會到了六郎的床上功夫,真是天生就有的。一般的男人泄身之后,會全身乏力,龍槍也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難以挺起,即使床上功夫再好的男人,也最多來個三次就渾身無力了,但六郎似乎是個天生的床上好手,泄身對他似乎絲毫沒有影響。而且他能隨時泄身,身體里似乎蘊藏了太多的精液,永遠也發射不完。

“唉……好久沒這樣痛快……舒暢……”

激情過后,交戰了二回合、沉浸在**歡愉后的鄭秀影,有著無限的感慨,玉手輕撫著六郎。趴在鄭秀影那豐腴**上的六郎,臉貼著她飽滿柔軟的**,沉醉在芬芳的**中。

4399极速飞艇网页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