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9章

小說: 名門艷旅 作者: 曼陀羅妖精 更新時間:2015-01-20 06:45:19 字數:3745 閱讀進度:479/640

賀芳果然不愧是個率真大膽的女孩子,自動的脫去自己的衣服,六郎也在其余眾女的幫助下,衣服「三振出局」。賀芳實在是個美人胚子,烏黑的秀發,一雙窺人半帶羞的媚眼,小巧的櫻唇是那么的紅潤迷人。她那雪白的凝脂般的**,是既豐滿又白嫩。渾身潔白滑溜溜的肌膚,那對**,又圓又尖,光頭頂著一顆鮮紅色的**,看得六郎不禁垂涎三尺。平滑的小腹,深深的肚臍,兩腿交合處,陰毛叢生,是那么的黑溜又細長,**微微的凸起,柔若無骨,在那陰毛的遮掩下,一條細細的肉縫,若隱若現,泛起紛紛的**,好不迷人。當六郎目不轉睛留覽她全身時,賀芳嗲聲嗲氣的道:“哥,你好壞,怎么是這樣看人?!?/p>

對著賀芳柔嫩的**,六郎的心頭狂亂,一股熱流直沖下體,龍槍已發漲,硬挺。

“哥,你的龍槍好大,會不會很痛?”

“好妹妹,你只要忍耐一下之后,馬上就會飄飄欲仙,樂死你了?!?/p>

六郎再也忍受不住了,立刻把她壓倒在床上,低下頭,熱吻著那熱情如火的香唇。賀芳也放浪的擁抱著六郎,全身起了一陣頓抖,舌頭伸到他嘴里,彼此相互的吸吮著。

“嗯……嗯……”

“嗯……嗯……”

彼此都感到被欲火燃燒的飄然,彼此都聽到口中的呻吟聲。慢慢的,六郎的頭,伸出舌頭,滑過那雪白的粉頭,到那高高凸起的小山峰。只見那柔軟的**峰,隨著她那急促呼吸一上一下的起伏著。六郎的嘴含著**,另一只手則抓住另一**,輕輕的捏,慢慢的揉。賀芳被六郎弄得好小舒服,情不自禁的**猛向上挺,豐滿的**不停的扭動著。

“嗯……哦……嗯……哦……”

望著那一望無際的大草原,忍不住的手又慢慢的往下滑,往下滑穿過平原,突破叢林,來到了隆起的肉丘上,輕柔的捏弄著她那已濕的**,她的**,**橫流,整個人不停的顫抖,抖個不停。

“嗯……嗯……哦……嗯……”

慢慢的扣,慢慢的捏,讓她抖,再抖。她那核桃般的陰蒂,實在是好看又好吃,三尺垂涎的六郎,又再利用舌頭伸向她那迷人的桃源洞口。她的**,就像海邊的浪,一波又一波來,床單己被這無名的浪,打濕了一大片。陰蒂是那么的腥紅,那么的突出,在**的侵蝕下,更顯得明艷動人。

“嗯……嗯……不要再逗妹妹了……嗯……好奇怪的感覺……嗯……”

“嗯……癢……嗯……又舒服又癢……嗯……嗯……好美呀……”

“哥……嗯……哥……**好癢……嗯……又好舒服……嗯……”

“嗯……龍槍哥哥……哦……**受不了……不要再逗妹妹了……”

賀芳的**,是愈來愈大聲。嬌軀扭動更是快速,香臀是拚了命往上頂,挺。六郎把賀芳的雙腿分開,龍槍涂上一點**,在她豐滿迷人的**上頂了幾下,便待突破防線。

“啊……呀……痛……啊……痛……痛死了……痛……”

“呀……你不要動……痛……啊……**痛死了……”

六郎把龍槍用力一插,便停下來,等著她喊痛。只見賀芳,臉色蒼白,櫻桃小口此時因為痛得失去血色。六郎一見她如此,愛憐玉心油然而起,不住再輕吻她的臉龐,輕扣著她的**。

“好妹妹,忍耐一下,過一會兒就好了,忍耐一下?!?/p>

“你真狠,真壞,人家痛得眼淚都流出來了?!?/p>

說罷又白了六郎一眼,嬌嗔道:“人家是第一次,而你的龍槍又那么大,人家當然會受不了?!?/p>

“是,是,龍槍錯了,不應該這么用力?!?/p>

言畢,六郎又開始輕吻她,捏弄她最敏感的**。經過一陣撫摸,她又開始**,身體又扭了,下體又不時的往上頂,嬌聲連連,氣喘噓噓。

“哥……嗯……嗯……下面好癢……嗯……哦……哥……嗯……”

“**好癢……嗯……哥……你快動嗎……嗯……我好癢……”

“好哥哥……嗯……你快動嗎……快嗎……嗯……**好癢……嗯……”

看著她一副**的樣子,龍槍往里面挺了又挺,開始輕輕的**,一下又一下,慢慢的干。

“哦……哦……我好舒服……哦……好美……**這么爽……哦……好美……”

“嗯……哼……嗯……**好美……好爽……嗯……痛快死了……嗯……”

“哦……龍槍哥哥……你干的**好爽……妹妹樂死了……嗯……”

**的**是那么的緊,那么的緊,龍槍的肉和**壁的肉,緊窄的磨擦沒有間隙的包容,真是爽死了。賀芳更是放浪,一下又一下身體攻擊,**不時的往上磨,水蛇般的腰,白白圓圓的香臀,更是不斷的向往迎接龍槍的干抽,極盡了各種風騷,**之能。汗水不停的流著,**更有如長江黃河般直瀉而下。

“啊……嗯……好舒服……嗯……好萋……哥……嗯……嗯……”

“嗯……嗯……龍槍……干得**快升天了……哦……**快升天了……”

“哥……快呀……快……**要爽死了……啊……啊……**要升天了……”

六郎改變攻勢,狂抽猛插,直到和賀芳同時**。

接下來是方秀寧,她羞澀的將身體轉后,背向著六郎。六郎看著漸裸的肩背,方秀寧雪白的肌膚,在昏暗的燭光下,顯得分外耀眼。臉上一陣火紅,竟羞于轉身面對他。六郎輕輕的扳轉方秀寧的雙肩,方秀寧略微一掙,便任六郎把她的身子轉過來,讓兩人**裸的相對著。方秀寧羞紅的臉一直深低著,六郎審視著她白晰得如珍珠般的肌膚,**雖小但卻很飽滿,小腹平滑柔順,一渦淺淺的臍下連接著幾根稀疏的細毛,愈往下細毛漸次的愈濃、愈密,然后又乍然消失在豐腴的雙腿間,形成一個烏黑濃密的倒三角形,使得她全身散發出一種成**性獨有的氣質。

六郎讓方秀寧躺在床上,把臉靠她在那柔軟的小腹部,輕輕的摩挲著,方秀寧忍不住發出一絲滿足之細吟聲。當六郎的嘴唇微觸到那稀薄的草叢上時,方秀寧不禁像受搔癢般的抖動起來,雙手不停的撫揉著六郎的后腦。六郎輕輕將方秀寧的雙腿掰開,露出一對粉紅色的小唇片在兩腿根部,**內的光景也毫無保留的呈現在他的眼前。六郎輕輕地揉著小唇片中間那顆肉粒,舌頭在上面的肉片上輕舔舐起來,方秀寧再一次忍不住地呻吟出聲。六郎的舌頭在那秘密桃園洞上忙著,忘情地將舌頭伸進蜜洞口。

“呀……六郎……不……不要……嗯……”

方秀寧的背部弓起來,發出陣陣囈語,還將腰部扭動著,讓六郎的舌尖不停的在**里攪動著。

“嗯……好……舒服……嗯……”

方秀寧緊閉著雙眼,長睫毛在抖動著。六郎的唇舌向上移動,埋首在方秀寧的胸脯上面,嘴唇含著上面的**,胸膛緊貼著方秀寧的下體磨動著。

“啊……呀……”

當六郎的舌尖輕輕在**掃過,方秀寧挺著上身將胸脯迎向他。

“啊……不要……嗯……羞死人了……嗯……”

方秀寧充滿嬌羞的聲音回蕩山洞里,六郎不但不理會,還把手掌緊貼著她的**,中指一摳就向洞內伸進去。

方秀寧全身震了一下,幾乎是哀號的呻吟著:“啊……痛……六郎……輕點……”

方秀寧道里的反應使六郎暗自一驚,他覺得**的肌肉有如呼吸般的在收縮,更有如吸吮般的在蠕動,而且淫液也很多,讓手指在窄狹的洞里勉強能旋動。六郎的手指在**里時而摳摳、時而揉揉,這時**里也被刺激得熱潮不斷,不但沾濕了他的手掌,也暈染開來濡濕了整個下體。

“啊……嗯……六郎……再用……力嗯……啊……受不……了……嗯……”

方秀寧不停的將腰部扭動著,開始**的叫著。

六郎的頭離開方秀寧的胸口,繼續向上滑,直到四唇相接,而龍槍也正好抵再**上。六郎把舌頭伸進方秀寧的嘴里攪拌著,彷佛暗示方秀寧等會兒,龍槍也將要如此這般的在**里攪拌著。方秀寧似乎了解,腰肢擺動得彷佛很饑渴似的。方秀寧那雙修長的雙腿,向外分開,屈曲著。六郎硬挺的龍槍不必手撫,滑滑溜溜的就把**抵住洞開的穴口,只稍沉腰龍槍便慢慢的溜進去。

“啊……嗯……六郎……輕……輕……啊……”

狹窄的**緊裹著龍槍,六郎覺得彷佛全身被五花大綁,緊束的無法動彈。六郎彷佛很吃力的將龍槍擠入,突破最后的簾幕,在短暫的疼痛過后,方秀寧輕松的挺腰配合著。這下龍槍底達終點了,一陣快感從六郎的背后向下體之中蔓延開去。

“哼……啊……”

他也忍耐不住,喘了起來。

“啊……頂到了……喔……六郎……啊……”

方秀寧忍不住顫呼起來,并且將背部拱起來,享受著**里所帶來的快感,此刻微微的疼痛已被快感完全湮沒。

六郎開始緩緩的抽送:“方姐姐……嗯……好溫暖……”

龍槍有如置身暖爐中。

方秀寧全身像被快感包圍著似的,輕輕的顫抖著,雙手緊抓著身旁的被單,嘴里嬌喘、呻吟聲不斷。六郎感覺**里越來越潤滑,但箍束的快感仍然不減,腰部的抽送動作也就更快、更大了。方秀寧的反應更加狂亂,幾近歇斯底里的喊著:“嗯……六郎嗯……用力……用力……啊……”

方秀寧的身體也不停的搖動起來。

六郎的抽動越來越用力,也越來越快,肌膚拍擊聲、**濺動聲交替呼應著。六郎像要貫穿方秀寧的身體般,插得又深又重,讓方秀寧的**快感一下并發出來。

“啊啊……六郎……好弟弟……我……啊啊……”

方秀寧喘息急促,她的手緊緊的抓著六郎的背脊不放,雙腿緊纏著他的腰,讓陰部緊緊的貼住。然后,方秀寧軟軟的倒在床上,長長的頭發凌亂的散在床上,腰部卻還不停輕微的挺著。

急遽收縮的**,刺激的六郎一陣寒顫,只聽得:“方姐姐,我來了……”

反弓著身子,夸張地挺出腰身,龍槍的前端用力地深深的插進方秀寧的體內,一股濃精射入方秀寧的**深處。

4399极速飞艇网页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