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3章

小說: 名門艷旅 作者: 曼陀羅妖精 更新時間:2015-01-20 06:45:48 字數:3247 閱讀進度:532/640

六郎深吸一口氣,終于明白為什么她總是要薄紗覆臉了,要是她以自己的真實面容見客,恐怕整個秦淮的男人都要為之瘋狂了,嬌美無匹的容顏,加上聰慧過人的才情,絕對是每個男人夢中的尤物。尤其是摘下面紗的水清影,五官搭配嬌俏動人,更引人的是隱隱透出一股柔到骨子里的媚態,一種與生俱來的嬌媚!要是不在彈琴時臉上戴上面紗,恐怕不會有人再注意她的琴聲,而是望著她的俏臉口水直流了。

這真是誘人犯罪的美麗!傳說他二叔晉王李璟遂對水清影頗為有意,恐怕也并非空穴來風。

這等美麗,以他見過的美女之中還沒有幾個人能與她媲美,可能要等窈娘成熟之后才能與她一較長短吧!

見六郎目不轉睛地盯著她看,水清影放心猛地跳動幾下,有三分害羞,三分嗔怪,倒有四分是暗喜,她俏臉微紅,強作自然地說道:“六公子現在可以回答清影剛才的問題了吧?”

六郎如夢初醒,長出了一口氣,絲毫不因為剛才失態感到尷尬,笑道:“古人云秀色可餐,在下今日可算領教到了,現在已經快申時末了,照理到了晚飯時刻,可在下只感覺渾身舒坦,居然一點都不餓,古人誠不欺我也!”

六郎調笑了兩句后,接著灑然說道:“文士比較最重要的乃是靈感與心境,又說得上什么讓與不讓,或者是在下今日靈感不足,又或者是今日在下心境不在此,這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況且每個人不同時刻的審美標準也不一樣,在下認為按照自己當時的審美標準,所作的詞也算佳品,這便足夠了!”

水清影眼中露出光芒,望向六郎饒有興致地問道:“六公子的說法十分有趣,不同時刻的審美標準都有不同,不知公子能否舉個佐證說明?”

六郎端起茶嘬了一口,輕笑一聲說道:“這倒不是很難說明,當一個人寄情山水的時候,審美的標準便主要集中在花草樹木,鳥獸魚蟲之上,就算佳人再美,恐怕也不一定能引起他的興趣;相反,當一個人處在洞房花燭之夜,燭影搖曳,被翻紅浪,正體會無聲勝有聲的意境時,窗外的風月,草中的蟲鳴或許便會成為大煞風景之事。這樣的佐證不知清影小姐以為然否?”

水清影聽著六郎頗為露骨的挑逗,輕啐了一聲,別過頭去不回答。

跟這位六公子在一起的時候,水清影總是能感到一種無憂無慮的感覺,因此就算有時候他做出一些肆無忌憚的舉動,水清影也總是能夠容忍住,要是換了別人跟她說這話,恐怕她當即便要拂袖而起,說聲送客了。

六郎呵呵一笑,說道:“其實清影姑娘不過是想問一下在下是不是為了應和你所做的詞句才故意輸給周雅芙公子而已,為什么不干脆直接問呢?”

水清影沒有答話,但俏臉微紅,她的確是想問這個問題,被人道破心思難免有些尷尬。

六郎呵呵一笑:“其實在下做那首詞就是為了與清影的詞相和,不知這個答案清影是否滿意?”

六郎故意將稱呼里的姑娘兩字去掉,試試水清影的反應。水清影的臉再次一紅,故作淡然地說道:“是便是,不是便不是,有什么滿不滿意的,六公子可不要自視過高了!”

六郎做出一幅苦悶的樣子嘆道:“看來是在下自作多情了,唉,也罷也罷,自古多情空余恨,看來我再留在此處是有點不太合適了,在下這就告辭!”

六郎說罷站起身來,向水清影做了個揖,朝門外樓梯口走去,心里卻在暗暗數數。

一!

二!

水清影沒想到六郎說走便走,目光復雜地看著六郎的背影,鮮艷的紅唇咬在一起,似乎在做什么決定,終于還是在六郎跨出門的瞬間叫道:“六公子……”

三!

六郎猛然轉身,對水清影道:“清影不必挽留,剛才在下只不過是開個玩笑而已,清影可別以為我生氣了。不過在下的確有事,暫時不能相陪,這兩日我一有空便來臨仙舫,清影你可以放心了吧!”

說罷略顯揶揄地朝水清影眨了眨眼睛,大笑一聲走下樓去。

“這個壞蛋!居然敢騙我!”

水清影傻傻地看著六郎離開,這才恢復正常,嘴角難得地又露出一絲笑意。

“小姐,這人不簡單,要不要老身去查探一下他的底細?”

就在此時,一道幽幽的聲音從水清影身后傳來。

水清影嘴角的笑意漸漸收起,聲音又回復平時的淡然,輕輕搖頭道:“暫時算了,這種感覺挺好,順其自然吧!”

六郎接到周家公子的約請函,一塊看端午節燈會。

柴明歌黯然失笑說:“六郎,難道你沒有看出來,那個周公子是女扮男裝?”

六郎哈哈笑道:“我早就看出來了,而且我也弄清楚了她的真實身份。他就是大司徒周宗的小女兒,周雅芙。李煜的小姨子,與姐姐周雅芙并稱娥皇女英。南唐的絕代雙嬌?!?/p>

六郎如約來到端午節燈會。

周雅芙頗有些興奮地看著周圍熙熙攘攘的人群,路邊,樹上,水面到處都有各種燈光,將金陵城裝扮地如同不夜城一般。他心道原來端午節燈會是這么熱鬧的,自己這十六年居然一次都沒有來逛的,真是可惜了!

身邊一個普通打扮的中年男子站在周雅芙身邊,苦著臉說道:“小……少爺,我們還是早點回去吧,如果讓老爺知道了,小人免不了要受責罰了?!?/p>

周雅芙頭也不回,說道:“齊伯不必擔心,過一會我們就回去,這還是我第一次逛端午節燈會呢!再說,有齊伯保護我,一定不會有事的,到時候爹那就由我親自解釋好了!”

被稱為齊伯的中年男子無奈地搖搖頭,只能由著這任性的小少爺去了,自己只好在一邊悉心保護,可不要出什么事才好。

每年的端午節燈會都是女子出來最多的時候,她們當中可能一年也沒有幾次機會能走出深閨,現在自然十分珍惜這樣的機會,鶯鶯燕燕或好奇地四下觀望燈會美景,或偷偷含羞地觀察有哪些俊俏后生,眼下女子的地位雖然不像宋代理血出現之后那么低下,但其實也好不到多少,尤其是現在處于諸國混戰的時期,女子太過拋頭露面也是一件有風險的事情,所以她們大多平時都不出門,因此一有機會出來,自然要抓住一切機會尋找自己中意之人。周雅芙相貌俊秀,自然引起很多小姐閨秀們的興趣,不時地周雅芙這邊瞟來,目光含羞卻又大膽,周雅芙以前哪里見過這種陣仗,不禁俏臉發紅。

時間已近酉時頭,差不多到了跟六公子約定的時間了,周雅芙站在烏衣巷口張望,游人熙熙攘攘,卻還沒有見到六公子的身影。

這家伙自命風流,自制力肯定很差,不會趁著燈會跟哪家小姐勾搭上了吧,周雅芙腦子忽然冒出一個想法,自己的臉微微一紅,自己怎么會想這些問題?

忽然他在人群中看到六公子的身影,這家伙在人群中擠來擠去,惹得周圍的女子嬌嗔,男子叫罵,看來自己剛才的猜測就算不中亦不遠也,不禁微感氣惱。不過看他發髻和衣衫凌亂,一臉苦笑無奈之色,看來這一路擠來也費了不少力氣,周雅芙心下的氣惱稍減。

六郎遠遠地也看到了巷口的周雅芙,連忙加快速度向這邊走來,半晌才終于拜托人流,氣喘吁吁地來到周雅芙面前,苦笑道:“抱歉周兄,在下其實是第一次來逛燈會,沒想到人居然會這么多!遲到了片刻,還請周兄原諒則個!”

柴明歌看到周雅芙身邊的中年男子,似乎想到什么,神情微微一動,不過馬上控制住了,淡然站在六郎身后不說話。

周雅芙淡然說道:“無妨,我也才來了片刻而已。只不過陸兄,眼下人如此眾多,我們該怎么賞燈呢?”

六郎笑道:“這無妨,剛才在下沒有注意,被擠進了人群中間,這才如此狼狽。其實我們只要不擠入人流之中,沿路邊順著人流走便可以了。走,周兄,在下早就在天然居定下一張桌子,咱們現在便朝天然居方向而行,順道一路上看看店邊的燈謎。以周兄之才,這些燈謎定難不倒你!”

六郎說著便要拉周雅芙的手一起前行。

周雅芙微微點頭,先行走動,巧妙地避開六郎的手,微笑說道:“陸兄過謙了,以周兄的才情,小小燈謎定易如反掌,走吧,我們便一起去天然居!”

六郎呵呵一笑收回了手,并沒有在意,跟了上去。

金陵每年的端午節燈會能有如此規模,附近店鋪酒架,秦樓楚館都起了很大貢獻的,每年的燈會,附近的店鋪總會掛出精心編出的燈謎,提供豐厚的獎品來獎勵猜中燈謎的人,引得游人絡繹不絕。當然,那些才子和才女也有貢獻,正因為他們的到來,才使得燈謎的互動性和精彩性提升了不少。

4399极速飞艇网页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