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8章

小說: 名門艷旅 作者: 曼陀羅妖精 更新時間:2015-01-20 06:46:40 字數:3065 閱讀進度:638/640

這時,火龍已經飛到了蓬萊島船隊的上空,呼嘯著往下落,在船上蓬萊島的驚叫聲中稍頓了頓,然后“突!突!突!突!突!“從長筒中吐出一連串火箭,共計數十枚,沒頭沒腦地釘在桅帆上、高聳的箭樓上,甚至是仰面驚呼的蓬萊島嘴中、臉上、胸上。頓時濃煙滾滾,火焰四起。

“不好了,怪物吐火了!”

蓬萊島士兵亂紛紛地向后逃去,“火龍”吐完火箭后,鉆入海中不見了蹤影。

“將軍,后帆著火,已經蔓延開了!”

一個奇門弟子沖箭樓上高聲喊著。

“快帶將軍換乘小船離開這里!”

幾個親兵不由分說,七手八腳地架起杜時捷,擁到船邊放下了舢板。

“列圓陣,迫近敵軍,放炮轟擊?!?/p>

南宮雪衣笑著下令,“這玩藝還真好使,一下子燒著了不少船?!?/p>

幾十艘戰艦立刻將包括南宮雪衣,石玉棠的旗艦在內的五艘船圍在中間,開始繞著大圈向蓬萊島船隊緩緩迫近,每艘艦船轉到合適位置的時候,船舷的火炮便是一輪齊射,彈雨不停地向蓬萊島戰船傾泄而去,中間的五艘船則時不時地發射“火龍出水”點燃敵船,用火光給其它的戰艦指示著轟擊目標。

轟、轟、轟…接連不斷的爆炸聲中,無數水柱此起彼伏地升起,夾雜著紛飛的木片,橫飛的血肉碎片。蓬萊島的水戰觀念還停留在“遠斗弓箭,近拼船,幫幫相貼再斗人?!?/p>

的階段,通常船隊中的船只先一字排開,船頭保持一條直線向對手沖過去,在五百步距離左右發射石塊和點燃了的油蛋。二百步左右距離用弓箭和火箭殺傷水手,破壞船帆。距離再近時,則想方設法用船頭撞擊對方船腹部并用拍桿互砸。兩船碰撞在一起時,則水手在弓箭的掩護下,跳到對方船上硬拼。

而宋軍的海軍憑借著火炮,火龍出水等遠程武器,把攻擊距離提高到了兩萬步,把海戰模式整整提高了兩個朝代還多,以先進對落后,高級對低級,熱兵器對冷兵器,一下子便把蓬萊島打得措手不及,狼狽不堪。海面上彈雨如織,喊殺聲此起彼伏,宋軍海軍步步逼近,蓬萊島攔截艦隊則火光沖天,紛紛敗退。

六郎所率艦隊的加入,再一次給了蓬萊島沉重的打擊,宋軍不僅船堅炮利,連士兵都是生力軍,三面攻擊之下,蓬萊島艦隊再一次混亂起來?!八兄嘏谘b填燃燒彈,向蓬萊島旗艦開火?!?/p>

在望遠鏡中看見蓬萊島本陣中的旗艦頻頻發出指揮的燈火信號,六郎大聲命令道。

所謂的燃燒彈就是在爆炸彈內又加裝了一些火油,爆炸時火油四濺,一燒一大片。而且重炮不僅堅固,發射藥也改成了新式火藥,射程超過四里地,也是現在宋軍中射程最遠的武器了,六郎的大船上也只裝了四門,別的船根本承受不了這種大家伙發射時的震動。

“轟,轟,轟…”

接連四聲巨響,四枚碩大的炮彈帶著嘯音飛向蓬萊島船隊,在蓬萊島本陣中間的船上凌空爆炸,化成了無數團火球,四處飛舞,沾到哪,哪便是一片火光。

護衛司徒明楓旗艦的蓬萊島船只一陣混亂,紛紛躲避這突如其來的地獄之火,有那身上著火的蓬萊島士兵,情急之中狂叫著跳入大海。

“旗艦前移,再給我打,一定要把蓬萊島的指揮中心摧毀?!?/p>

六郎見蓬萊島旗艦受此攻擊,開始慢慢地向后退,不由得跺了跺腳,急道。

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用現代的話來講,就是“斬首”戰術,只要蓬萊島的指揮系統被打癱,沒有了統一指揮,士氣軍心必然一落萬丈,蓬萊島船只雖多,也只是一群待宰的羔羊,各自為戰的話,根本無法對宋軍艦隊構成威脅。

旁邊的嬌妻明歌郡主上前勸道:“將軍,您是一軍主將,不可貿然前行啊?!?/p>

“我們的目的是全殲蓬萊島,這是一場決定生死的較量,蓬萊島想打我的船,他們有這個力量嗎?服從命令?!?/p>

六郎擺了擺手,正色說道。

宋軍的三支艦隊都保持著嚴整的隊形,這樣既能充分發揮火炮威力,又不會與敵軍混亂在一起,以免因為怕誤傷而影響到其它戰艦的火炮發射。而且宋軍還有著相對完備的夜戰聯系手段,有信號火箭、燈光信號,而蓬萊島雖然也打過海戰,但層次不高,在夜戰中的指揮便遠不如宋軍靈活機變。

司徒明楓全身披掛,神色凜然地站在箭樓之上,指著遠處掛著醒目大燈籠的船,“楊六郎,那定是楊六郎的座艦,傳令下去,所部艦隊兩翼包抄,本陣向前壓進。只要擊沉六郎的旗艦,咱們今日才有勝利的希望?!?/p>

“師叔,黑夜中各軍看不清旗號,若是掛燈,只有前進后退等幾種表示,兩翼包抄這可…”

旁邊的奇門傳令兵為難地說道。

“可惡??!”

司徒明楓氣得大罵。

“轟、轟、轟?!?/p>

幾聲爆炸,頭頂又是一陣火蛇飛舞。

“小心??!師叔?!?/p>

一個親兵猛撲上來,將司徒明楓壓在身下,緊接著,背后被火球擊中的親兵又慘叫著跳了起來,身上帶著熊熊火焰,被燒得亂蹦亂跳,慌不擇路,撲通一聲跳入海中。

司徒明站起身,他的頭盔已經掉了,頭發也被剛才的親兵身上的大火燒了一下,發出一股焦糊味。耳邊聽到船上的士兵和水手們發出陣陣驚呼,原來是船上的主桅桿與后船篷帆都被擊中起火。

“打著了,把蓬萊島的旗艦打著火了?!?/p>

六郎的船上,幾個嬌妻興奮地喊道。

“打得好,沖著火光,換實心彈,給我擊沉它?!?/p>

六郎的臉上也帶上了笑容。

六郎與南宮雪衣,石玉棠所率領的艦隊以圓形陣勢不斷向前緩緩推進,象兩個大旋渦,不斷地吞噬著靠近的蓬萊島船只,開花彈、實心彈、燃燒彈、火龍出水,各式各樣的武器雨點似的向蓬萊島船只砸去,整個崖山海面濃煙滾滾,火光沖天。

林熙蕊所率領的龜船艦隊則背靠宋軍水寨,死死地擋住蓬萊島船隊進攻的路線,噴火筒、火炮輪番發射,間或用堅固的船身猛烈撞擊貼近而來的敵船。

“沖過去!擊沉楊六郎的旗艦!”

司徒明楓見如此被動地打下去,蓬萊島會被宋軍海軍消耗干凈,不顧船上的火勢還未撲滅,宋軍的重炮還在猛烈開火,毅然向六郎的艦隊沖來,黑夜中蓬萊島船只聯絡不暢,但是看到主將的旗艦不顧一切地猛撲,各船自是不肯落后,都緊跟其后,試圖強行攻擊。

一道道水柱沖天而起,將司徒明楓的旗艦推得不停左右搖晃,“轟”一聲巨響,大船猛地劇震,速度也陡地慢了下來。

“師叔,后甲板被擊中,船艙開始進水,請都師叔速速離開?!?/p>

一個奇門弟子急匆匆地跑了過來,稟告道。

“我不走,速速修補,繼續前進?!?/p>

司徒明楓紅著眼睛,大吼道。

“蓬萊島的旗艦要沉了?!?/p>

六郎在望遠鏡中盯著燃起大火的船,冷笑起來。

“機會來了?!?/p>

六郎大喊道,“發信號,射火箭,命令南宮雪衣,石玉棠艦隊立刻與我們組成燕剪陣,向蓬萊島船隊沖擊?!?/p>

隨著三支旗花火箭的空中炸響和旗艦上的燈火信號,以六郎和南宮雪衣,石玉棠的旗艦打頭,兩支艦隊迅速向一起靠攏,布成燕剪陣,即人字隊形陣,七、八十艘戰船排山倒海一般殺入蓬萊島艦隊,火炮齊發,炮彈如雨,一下子便將蓬萊島切成了兩半。

“勝局已定??!”

看著蓬萊島船只在雨點般的炮彈轟擊下,紛紛被擊沉或燃燒,更有的船只已經開始奪路向北面逃竄,六郎如釋重負地長出了一口氣。

海戰仍在繼續,沒有了統一指揮,又被打亂了陣形的蓬萊島船隊已經是強弩之末,士兵喪失了戰意,趁著硝煙彌漫,夜色昏暗,紛紛四散奔逃。六郎見自己的座艦速度慢,索性將船停在戰場中央,命令南宮雪衣,石玉棠和林熙蕊各自率艦隊沖殺,自己則用重炮進行火力支援。

到處是隆隆的炮聲和喊殺聲,在爆炸的、燃燒的火光下,可以清晰看見周圍蓬萊島海船一片混亂,不斷地中彈起火、沉沒,絕望的哀嚎聲,驚慌的喊叫聲,回蕩在夜空中……

4399极速飞艇网页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