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5】小公爺表示被惡心到了

小說: 權臣家有神醫妻 作者: 昭昭 更新時間:2020-01-17 00:35:50 字數:4651 閱讀進度:226/309

<>app2();

“皇上萬安?!?/p>

小草慢半拍的蹲身,“給皇上請安?!?/p>

“免禮?!?/p>

小草起身,“皇上日理萬機,夜已深,當早些休息才是?!闭f完了才深覺不對,有點尷尬。

職業病果然不太好,身為九五至尊,多少人關懷他的龍體,那還需要她來多嘴。

宣仁帝倒是笑了笑,他哪能看不出來小草是無意的,習慣了才會有這“無意之舉”,不是因為他是帝王才會刻意如此。

他在外面站了差不多快一刻鐘了,沒讓人點燈,隱沒在黑暗中,進出的宮人都沒走這邊,以至于都沒發現他的存在,自然的,小草之前的一言一行,都被他看在眼中。

有些東西,那真的是刻進了這姑娘的骨子里。

“偶爾一回罷了,還不至于。倒是你這丫頭,忙到這會兒,想是累狠了。今晚就宿在宮中吧,明兒朕還有些話要問你,也省得你再跑一趟了?!?/p>

如此這般,小草自然也沒拒絕的理由,應諾了一聲。

宣仁帝離開之后,小草在原地站了一會兒,心底有點疑惑,這位真正的頂級大佬,這么晚了過來,到底是為了什么?還是說原本想問的話方才改了主意,留到明日?這么體貼和藹的嗎?

小草腦子有點混沌,不想去想那么多。

沒走多久,就看到了魏亭裕,站在他身后的依舊是文新,旁邊還有個小太監打著燈籠。

小草腳下的速度快樂些,“你怎么還沒去休息?”有些生氣。

魏亭裕伸手拉住她,“沒事,最近其實已經好很多了?!獙m里我更熟一些,就讓你家里人都回去了,之前也跟他們說了,如果太晚,你可能會留宿宮中,現在倒也不必特意派人去聞人家?!?/p>

小草攏了攏他身上的毯子,“你也要留在宮中?”

魏亭裕點點頭,“認真算起來,我在宮中留宿的時間也不算少?!币驗橹浪麄冎g的關系,小草的住處都讓他給安排,這種信任的確是少有的。

小草倒是想要跟魏亭裕一起睡,至少讓他晚上有個好眠,不過,這里不是莊子上,肯定是不現實的,便是想要給他按摩一下,他都拒絕了,她心疼他,他亦心疼她,從上午給范無過手術,一直到現在,都多少個時辰沒休息了。

小草拗不過他,僵持下去,只會讓他休息得更晚。

宮人準備得很妥當,不僅備好了洗浴的東西,衣服等等也都齊備,還準備了些容易克化的吃些,小草洗浴之后,匆匆的吃了些,然后再漱漱口之類的,就上床睡了,哪怕是有點違背養身之道,不過,確實是太困了。

要說起來,為了方便魏亭裕辦事,宣仁帝還專門撥給了他一些宮人,這些人看上去也就是普通的宮人,并不起眼,但時間上嘴都很嚴實,畢竟,本質上還是效忠宣仁帝的。

良好的作息時間,形成的生物鐘,小草依舊差不多那個時候醒的,洗漱了之后,吃了些東西,不知道宣仁帝會什么時候召見,只不過就這么干等著,小草也覺得無聊,索性去看看那些老人的情況,昨晚他們能留宿宮中,已經是分外容恩了,今日肯定是要送出宮的。

哪怕之后應該還有一次真正的千翁千媼宴,不過出了昨日的意外,想來這宴席也不會那么快,而下一次,小草也不會擔心再出什么意外。

小草跨出門就看見魏亭裕在外面等著了,清冷的眉眼,在看到小草的瞬間就被溫柔所取代。

見狀,小草也忍不住笑了起來,快步的走過去,二話不說就扣住他的手腕,“昨晚睡得還好嗎?不許說謊,你知道,就算你跟你身邊的人提前串好了口供,我也能有辦法讓他們說實話?!?/p>

魏亭裕有點無奈,又有點被關懷的喜悅,伸手在小草的鼻尖刮了刮,“知道你厲害,哪敢對你說謊啊。雖然不是很好,但是比起以前,也的確不錯,你在我身上耗費那么多心血,豈能半點作用都沒有?再說,我的身體狀況如何,肯定是瞞不過你的?!?/p>

“這還差不多?!毙〔莨粗鴾\淺的笑,“不過你還是應該多休息會兒,哪怕睡不著?!?/p>

“夢里有你,醒了就更想你了,哪能呆得住呢?!?/p>

小草的臉皮都忍不住有些發燙,不過如果就這樣,豈不是很沒面子,硬是調侃回去,“這嘴是抹蜜了,這么甜?”

魏亭裕笑容不改,“有沒有抹蜜,你要不要嘗嘗?”

小草一愣,然后伸手去擰魏亭裕的臉,“什么時候變壞了???”

魏亭裕握住她的手,在指尖上親了親,“以前也是這樣啊,只是我家萱兒還小嘛,不敢說出來?!彼和ぴ?,真的不是什么好人啊。

小草微瞇著眼睛看著他,突然飛快的傾身在他唇上親了一下,還故意咂摸了一下嘴巴,有點小遺憾,“不是甜的啊,不過,”目光笑盈盈的落在他唇上,“感覺還不錯?!?/p>

這一下,反倒是將魏亭裕給親愣了,摸摸了嘴唇,眼中漾開更明顯的笑意,也明顯更幽深了兩分,如果不是場合不對……

“咳——”

小草跟魏亭裕同時側頭看過去。

“這光天化日之下,成何體統?!狈缎」珷斚胍逯樀难b嚴肅。

只不過呢,這兩人都算是知道他底細的人,哪里會如何,不過,被人瞧見,小草多少還是有點不好意思,“小公爺昨夜也宿在宮中?”

“他是宮中???,每個月,少說也有三五天?!睂τ诖驍嘧约禾鹈蹠r光的人,魏世子顯然不會待見,不過所有的情緒都掩蓋在眼底。

要說范無過跟魏亭裕認識也不是一天兩天了,這男人,就沒幾個時候有笑模樣,就算是笑,也是又輕又淺,從來不會達到眼底,然而剛才呢,感覺是百花都要跟著盛開了,那么蕩漾,讓一向對女人沒啥興趣的范小公爺都為之嫉妒了,又喜歡的人了不起啊,喜歡的人也喜歡你了不起???娘的,剛才肯定是看見他了,故意酸他!

范小公爺想著,他可是聞人家姐姐親自鑒定過的難得的美男子,等他恢復了正常模樣,各色美人還不是招招手就來,到時候他待一溜的到魏亭裕跟前,看看到底誰酸誰。

——范無過雖然臉上有缺陷,肯定是被各家的貴女嫌棄又畏懼,但是只要他想的話,身邊同樣不會缺女人,事實上,他身邊從小伺候的丫鬟,那個個都是美人,??甸L公主專門給他養的,這些人常年看著范無過的樣子,習慣了,必然也不會覺得多丑多難看,不過呢,他至今一個也沒收過房,那有自己心思,想要母憑子貴的,直接就被他給丟了出去。

范小公爺無法無天又好吃喝玩樂,但是吧,花樓卻是他從來就不涉足的地方,他不僅是嫌棄那些姑娘臟,那些地方他都嫌臟,花樓里的東西,他在其他地方能享受更好的,為什么要去?

范無過走上前,無視魏亭裕,“姐姐叫我無過就好了,叫什么小公爺,多生疏?!?/p>

“原本跟你就不熟?!蔽和ぴ2豢蜌獾牟鹋_。

范無過繼續無視,“姐姐我跟你說,昨天的事情,我已經幫你報仇了?!?/p>

魏亭裕冷嗤一聲,“難道不是你被人當刀使了,不痛快在先?!?/p>

范無過終于看向魏亭裕,伸腳踢踢他的輪椅,“你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以前可都是你不愛搭理小爺我,現在我跟姐姐說話,你就少一個勁兒的找存在感了,就跟個妒夫一樣,嘴臉太難看了?!焙?,現在抓住了魏亭裕的軟肋,不使勁兒的踩,范小公爺都覺得對不起自己。

魏亭裕臉色繃不住有些黑沉。

小草卻止不住有些好笑,不過,卻及時的忍住了,不然她怕某人面子上會過不去。

“還有你那點心思,自然也瞞不過小爺,你難道不想報仇?可惜啊,被小爺搶先了一步,而且,你私底下報仇,哪有小爺來得痛快?!?/p>

“左不過就是被你當場折了面子,然后禁足而已?!痹谖和ぴ?磥?,這簡直就是不痛不癢。

范小公爺瞬間明白了,魏亭裕這是還有后手呢,嘖,他做什么都是明面上,魏亭裕才是真的心狠手黑。

小草聽著,還有點云里霧里,顯然,忙太晚了,不會有誰還挑在昨晚的時間告訴她。

范無過解釋了,那是明顯顯的邀功。

小草卻有一種果然的感覺在里面。

“姐姐,你是什么地方得罪她了?”范無過有點好奇。

魏亭裕也看她,顯然也想知道,畢竟,對于小草的大小事情,他基本都是知道的,好像沒跟這位誠王妃產生什么交集。

“聽說賢妃娘娘原本是有意將她嫁入章家的,不過我初次入宮見太后那回,她在太后面前失議了,我得了太后的喜歡,她嫁入章家無望,回頭可能就被明家頂替明澤悅嫁給了誠王,她過得不好,興許就將這筆賬算到我頭上了吧。另外興許還有我救了明澤悅的因素?!?/p>

范無過罵了一聲娘,“小爺也算是睚眥必報的人,明家那女人居然……”都不知道說什么好。

“太后她不能恨,賢妃她不能恨,明家她不能恨,可不就挑著萱兒來發泄?!蔽和ぴ@淠拈_口,這種事情挺正常的,不過不代表就能被原諒。

“什么不能恨,就那心眼,必然是懷恨在心,只不過太后賢妃明家這些她都不敢動罷了,挑軟柿子下手。小爺照樣要叫她直到,同樣是踢到了鐵板,非要崩掉她一口牙?!?/p>

魏亭裕瞧著他,“該消停就消停了,什么都不許再做?!?/p>

范無過微瞇著眼睛看魏亭裕,突然笑起來,“成,小爺什么都不做?!笨磻蚓统?。

明芷心得了懲罰,小草也沒太在意,就算是恨不得弄死,又能如何呢,又不能真的弄死,她沒那么多的精力去考慮那些無關緊要的事情跟人。

沒在意,沒放心思,自然也就沒注意到魏亭裕眼底的情緒。

小草要去看看那些老人的情況,魏亭裕不用說,范小公爺也死皮賴臉的跟著,就算是魏亭裕甩眼刀子,他也半點沒退縮的意思,還笑得得意洋洋,“可是你說的,小爺有本事,讓小爺試試,這不是正在試嗎,魏世子爺你現在這樣可就沒意思了啊?!?/p>

——試也是等他死了以后,可不是讓小霸王現在就挖他墻腳的。

“魏亭裕,我跟你說,你最好是悠著點,不然我將你說的話告訴姐姐,你說她會不會生氣?”

魏亭裕眼神陰沉沉的,卻保持了沉默。

讓魏亭裕如此吃癟,可是貨真價實的頭一回,范小公爺心里那叫一個暢快,哈哈大笑。

一個宮人走過來,“小公爺,聞人姑娘讓您保持肅靜?!?/p>

得意忘形了,范小公爺嘖了一聲,訕訕的閉上嘴巴。

從小草見到魏亭裕的時候,就他一個人,文新并不在身邊,倒是這會兒找了來?!皡⒁娛雷訝?,見過小公爺?!?/p>

范小公爺不時的跟文新打架,對他跟對其他的下人多少還是有些不同的,甚至有那么兩三分將他當成了自己人,他想要跟魏亭裕將人給要過來,奈何魏亭裕不放人?!澳氵@是有事兒跟你家主子說?小爺還聽不得了?”

范無過該知道的不該知道的,都知道了,魏亭??磥?,還真沒有什么是他不能知道的?!罢f吧?!?/p>

“昨晚誠王出宮后,黎家姑娘也跟著出宮了,兩人睡一塊兒了?!?/p>

文新就是個木頭,這種香艷的事情,也能就那么平板的說出口。

“黎姑娘?黎家的?不是,魏亭裕,你關注那些人干什么?”范無過覺得魏亭裕簡直就是沒事兒找事兒,吃飽了撐得的。

“皇城第一美人,千古第一才女,勾搭著誠王,我那小姨子跟華家的婚事黃了,也跟她有關,然后是襄國公府的梁明,另外還有,不止一個,挺厲害一女人,自然要關注一二?!?/p>

范無過直接爆了粗口。

魏亭裕淡淡的掃了他一眼,“你的容貌若是恢復了,怕也是她的目標,畢竟這長相家世都挺過關的?!?/p>

范小公爺表示自己被惡心到了。

<>app2();

(https://www.x./read/158819/84365399.html)

<>chaptererror();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x.。手機版閱讀網址:m.x.

4399极速飞艇网页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