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美人

小說: 天龍之虛竹戲花叢 作者: 死亡騎士 更新時間:2015-05-23 23:52:46 字數:4047 閱讀進度:427/427

-----虞美人》章一「春情」上

“死人!凈拉拉扯扯做些什么,哎呦,要死啦你!”

鳳儀樓的小丫鬟杏兒一邊嬌笑著閃避開陳羽貪婪的嘴唇,一邊抬起袖子拭去左腮上的吻痕,見陳羽不肯干休,便急急地扯了扯他的衣袖,“好了,我的好人兒,你家少爺可正在里面呢,別鬧出動靜來叫他們聽見!”

陳羽一聽這話,雖有些意猶未盡卻也只好停下了手腳,這陳家的規矩大得嚇死人,陳羽自七歲時賣身入府,便不敢多行一步路,多說一句話,饒是這樣,也挨了數不清的板子。十幾年下來,倒是讓他一個農家的野孩子變成了粗知些禮儀的小廝。

只是,陳羽看了看杏兒如花的笑臉,只覺得心里癢的難受,當下心里一動,便說道:“好杏兒,咱們去看戲如何?”

那杏兒聞言捏了捏手絹,“看戲?看的什么戲?那劉寶兒的《牡丹亭》倒是我們小姐喜歡的,說是詞兒又好,音韻上又有些風流的,我原也是極喜歡的,可是眼前價你我走的開么?便是走得開,我一個丫鬟你一個小廝,不管自己的小姐少爺,卻自己個兒跑去聽戲,問出來看不要了你的命!”

那陳羽聞言笑著說:“這你可是猜錯了,我哪里說過要去聽那個戲來,我是說……”

說著他伸手指指里間,那是鳳儀樓頭牌郁巧巧大小姐的香閨,那可是個按品軼出入的地方,不是有錢就能進得去的,能進到這件房子里的,都是世家勛貴。就在那里,二少爺才剛剛進去不到一盞茶時間。

“里面被翻紅浪,可不就是一場好戲么?”陳羽指著里間伏在杏兒耳畔小聲說道。

杏兒聞言先是一愣,繼而明白了陳羽的意思,卻又不由羞得滿面紅暈,一邊作勢欲打,一邊嘴里嗔道:“哪里來的這些個花花腸子,你家少爺知道了,看不打死你!”

陳羽一把掐住杏兒剛剛舉起的手臂,伸出手指在嘴間一放,輕輕“噓”了一聲才小聲道:“莫要擾了少爺和郁姑娘的花花興致,走,你且跟我來!”

這杏兒小臉通紅地反手掐了陳羽一把,卻抵死不肯挪動一步。聽墻根兒這事兒她是聽說過的,鳳儀樓就有幾個動了春心的小丫頭子偷偷辦過,鸚哥還好不好的跟她說起過自己聽自己家姑娘墻根兒的事兒。

當時杏兒還調笑她干脆進去搏個紅兒得了,須少不得些銀子給的,說不好那少爺一高興,就包了她呢,甚或一頂小轎抬回家去,做個現成的姨奶奶,那也是掌不住的事兒。

當時那鸚哥便說,伊還在鄉下等著哩,說是最遲明年就來贖了身,到時可是要回去安安生生過日子的,怎能不給他留個干凈身子!

然后雖然又說了些誰誰誰真的就被哪位公子老爺的看中了,可不就幾錠銀子往懷里一拍,就入了房之類的話,但是杏兒卻只是在意的想著那贖身的事兒。

要說自己卻是個真真可憐的人兒,不記事的時候就被賣了出來,這些年迎來送往里過活,可是連個情哥哥都沒有,眼瞧著豆蔻之春都過了,卻有誰肯為自己攢銀子贖身呢?

要說也便只有眼前這個沒良心的罷了,只是,他也不過一個外生子的小廝,連身子都賣給了陳家,卻拿什么來贖自己?便是贖的起,他可愿意么?

想到這些,杏兒便不由得又看看眼前猴急地要扯著自己去做那齷齪事兒的陳羽,心里哀嘆一聲,冤家呀,你若是真心個疼我,便快快攢些銀錢把我贖出去吧,到了外面,有什么事依不得你,便是那再羞人的事兒,也只好聽你的便是。若是再晚些,只怕媽媽就要給我找個人了,到時開了臉,你便想要也不容易了。

想到這些時,杏兒沒來由的心里一軟,罷了,便聽他的就是了,興許順著他些,他心里便能時時想著我,說不定便要將我贖了去呢。

當下陳羽嬉笑著扯著杏兒的小手,兩人躡著腳步走到門前。

這里間和外面是有一扇小門的,杏菱的門扇上糊的恰是一副仕女圖,放眼金陵,也只有她郁巧巧敢這般作賤卞大家的畫兒,據說是三千兩銀子買了來糊在門上的,寓意她卞賽賽的畫兒再好,也不過是妓家用來遮羞擋眼的東西罷了。

陳羽不知怎么心里一動,便在那侍女恰似流風的下身上輕輕一點,頓時便戳出一個小孔來,只是那價值三千金的仕女蘭花圖上的仕女卻剛剛好好的在下身兩腿間開了一個洞。

杏兒抬眼時剛好看到他這個動作,不由得大驚失色,急急的伸手扯他,卻還是晚了,看那仕女圖在那個羞人的地方破了一個洞,她不由急道:“要死了你!這畫是小姐天天見個無數遍的,這下子弄破了,她問起我來可怎么交代?”

陳羽笑道:“好杏兒,你不要害怕,你沒看我只是戳爛么,手指又不是濕的,回頭你找個背了眼兒的功夫,把它仍摁回去就是,大不了就是用點水沾一下,包你無事的?!?/p>

杏兒聽了這話,心里便長出一口氣,心道既然已經弄破了,自己也只好如此了。

這時陳羽卻又說道:“便是萬一遮掩不住,你家姑娘真個問起來,你即管推到我身上就是,到時我自有話答她,管叫她只會高興不會惱!”

誰知這杏兒聞言卻是突然就撅起了嘴,伸手便要甩開陳羽的手,陳羽見了不由訝道:“怎么了這是?可是我說錯了什么話了?”

杏兒冷哼一聲道:“你當我知不道么?你不就是一直惦記著我們姑娘嗎,可是又出不得錢來,便凈想些個這樣那樣的招術,要小姐稀罕你!我勸你還是趁早死了這心,便是再過幾年姑娘紅不得了,也有數不過來富家老爺等著贖了回去做妾呢,何時能輪到你!”

那陳羽聽她這一席話,便不由得臉上有些訕訕,只是卻又腆著臉兒低笑道:“好我的寶貝杏兒,這種事我哪里就敢想去了,不過是湊巧了一句話,卻惹出你許多牢騷來,罷了罷了,到時隨你怎么說便是,挨了打罵須怨不得我!”

杏兒聞言不由想到,果真個如人家說的,男人都是貪腥的貓兒,便連游在水里的魚也不忘了惦記著。不過這死冤家雖花心,卻也是自己眼下唯一的盼頭了,又能拿他怎樣呢。好歹他這念頭根本是夠不著的,自己又何必吃這花錢都買不到的醋呢。因此她心里的怨氣竟也漸漸消了,只是作勢嗔了陳羽一眼,便仍任由他拿著自己的手。

勸好了杏兒,那陳羽便探頭將眼睛對準了小孔往里面瞧去。

這里面他是跟著自己家少爺進去過的,原就熟悉,所以此時不過一眼就看向了那粉紅的流蘇帳。

因為閉著門,所以那流蘇帳就被高高的挽了起來,按照少爺的話說,黑漆漆的少爺我干個屁?我怎么知道自己身子下面躺著叫喚的是郁巧巧還是要飯婆?這事兒,須得眼里看著耳里聽著手不閑著下邊忙著,才有些些兒情趣,不然干個鳥勁!

陳羽順著那小孔首先就看見自家公子聳著屁股向下一頂一頂的甚是得趣兒,然后找那張傾國傾城的面孔時,卻發現好巧不巧,那張臉剛好因為視線的關系被帳子給擋住了,陳羽不由得心下暗嘆,這下子見不到公子口中所說那迷離的眼神兒了。

少爺的身子雖英挺不凡,卻也不見得比自己強了去,又有什么看頭,倒是他身下那具玲玲有致的身子看著著實讓人眼饞。

陳家二公子從十幾歲上就讓小廝們到處幫著搜羅春宮畫兒,因此上每日跟他形影不離的陳羽倒也看過不少,那春宮畫上的女子當然是作畫之人挑貌美者方可入畫,因此一個個也都是纖儂得度,即管燕瘦環肥的,卻總是撩人的緊。

可是她們若是比之當下床上躺著的郁巧巧,卻又算不得什么可人兒了。只是,似郁巧巧這般的妙人兒,不是養在深閨人未識,便是如剛進府的七姨奶奶一般是些高官大宦的寵妾,再或者就是郁巧巧這般有錢都未必招她待見的紅阿姑,那些靠作畫換些銀子養家的畫師如何見得到呢。

陳羽一邊想著一邊看那對白嫩挺拔的嬌乳隨著自家公子的聳動而不住地前后打著擺子,真真個如少爺所說,那奇景便恰如波浪一般,只是這郁巧巧雖嬌乳挺拔,身子卻仍嫌太瘦,陳羽見那乳下明顯露出有根根肋骨,便暗自想到,若是這妙人兒能再豐腴些,便更好了。

這時就聽公子說道:“我說寶貝兒,你倒是出聲兒啊,我這般費心費力的,你倒是只顧著閉起眼來享用,連嘴兒都不肯張上一張,卻讓二爺我如何個高興法?”

然后陳羽就瞪大了眼睛看著那優美如天鵝頸一般白皙的脖頸,暗恨那該死的帳子擋住了自己的視線,無法親眼看著美人兒說話。

只聽一個顫悠悠的聲音斷斷續續的說道:“外面有人呢,奴家不敢、不敢……出聲,不然豈不被那小蹄子傳了去?!?/p>

公子聞言不屑地說道:“怕他們個什么,我那小廝你是知道的,現下就是我的奴才,借他個膽子也不敢拿了二爺我的好事出去顯嘴去,至于那個杏兒,改日少爺我得了閑兒,便梳理了她又如何!她還能哪里說去?”

陳羽聽這話雖然知道確是如此,只是聽到前面時不過是心上有些不爽,到了后面幾句,卻不由得暗罵道:“狗屁的二爺,若敢動我杏兒,看不閹了你!到時不過與我做個孌童罷了,便是做孌童,小爺我都懶得要你!”

此時久久不見那郁巧巧回話,只聽見一股細膩的喘息聲從帳后傳來,二公子便又說道:“又何況,便說出去又如果,外人也不過眼饞罷了,誰又能碰得到我的巧巧美人兒一絲皮肉呢?”

話剛說完,就見那兩條白膩的大腿忽而被二公子伸手抬了起來,然后她乖巧地合攏起來就盤在了二公子的腰上,那纖細的小蠻腰也頓時挺得筆直,顯是少爺這一陣篩送的讓她甚是得趣兒,不然依她的脾氣心性,剛才少爺說要梳理杏兒時她便惱了。

只是陳羽見狀卻不由暗自說道:“這算個什么,美人兒,我下身這家伙可比我家公子強去了百倍,若換我來,你怕不要樂死了!”

心里這樣想著,卻聽耳畔傳來細小的一聲冷哼,然后就聽見杏兒問道:“我家姑娘的身子可好看么?”

陳羽聞言自然知道她的意思,當下便戀戀不舍的扭過了臉來笑著說道:“好我的寶貝兒,我知道你的身子定是比你家姑娘還美,什么時候饒我看一眼,便為你死也值了,可好么?”

杏兒聞言不由得轉怒為喜,嬌嗔道:“做那美夢呢!”

只是抬頭看了陳羽一眼,便又小聲說道:“你要看時,卻也沒有什么不行的,只是……”

陳羽聞言大喜,忙追問道:“好我的杏兒,只是什么,你快些說吧,非要饞死我你才甘心么?”

杏兒聞言又嬌羞地嗔了他一眼才徐徐說道:“只是你須得贖了我出去,到時莫說看了,這身子便是你的,你要怎樣便怎樣,我一定百般依你,如何?”

天龍之虛竹戲花叢。

4399极速飞艇网页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