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第十八章

小說: 頭狼的寵愛 作者: 漫漫何其多 更新時間:2015-05-25 19:13:31 字數:3220 閱讀進度:18/54

古小艾慢慢的走進了森林深處,用了快一個小時找到了棕熊的糞便,古小艾半跪下來仔細辨認了一下,翻出包來把準備好的緊身護身服穿上了,在車上的時候他看別人都不換護身服他也不好意思換,別的狼人都不怕受傷,得天獨厚的自愈能力讓狼人不畏懼受傷流血,但古小艾害怕。

古小艾想了想又在手背和小腿的護具下插了幾根鋼針,這才背起包來繼續沿著棕熊留下來的痕跡繼續向森林深處走去……

古小艾沒見過棕熊,在他印象里熊之類的都是一些憨實呆傻的動物,但在他搜尋了三個多小時在一條小河邊看見棕熊的時候在知道自己又多天真。

正值隆冬,河水都結了冰,一只成年雄棕熊在河邊鑿開了冰面喝水,古小艾發現它的時候距離已經近百米,古小艾看著岸邊這只快三米高的棕熊幾乎快窒息了,他怎么也沒想到成年的棕熊居然可以長這么大。

古小艾微微俯下身子放緩呼吸,觀察了一會兒確定棕熊沒有注意到他才稍放下心。

棕熊喝了幾口水還是沒有動,古小艾掃視了一圈周圍的環境,慢慢的走到一邊的一小片灌木叢里,地上的枯枝被踩斷不時的發出咔咔的響聲,古小艾盡力的放緩腳步,一邊雙眼緊緊的盯著棕熊注意著它的一舉一動,一邊緩緩的把包里的武器包拿了出來,古小艾把幾把鐵鉤倒插在地上,土地被凍得堅硬如鐵,古小艾頗費了點功夫,又在鐵鉤后面呈半圓倒插了一排鉤刀。古小艾慢慢的往后退,緊緊的盯著棕熊的動作,緩緩的拔了點枯草虛蓋在上面。

棕熊似乎有所察覺,半立起上身來觀察四周,古小艾盡力低下身子,黑色的防護服與土地融為一體,棕熊的視力很差,沒有發現。

古小艾匍匐在地上仔細看著棕熊的動作,小心的給左手戴上鋼爪,古小艾看著左手上的鋼爪自嘲的嗤笑,方戟平時不用獸形就能化出利爪來,雖然沒有鋼爪鋒利但勝在靈活,但自己……古小艾甩甩頭拋了雜念,右手抽出刺刀,緩緩的站了起來……

棕熊停止喝水,猛地回頭望向古小艾的方向,登時憤怒的大吼,古小艾也微俯下上身露出虎牙來威脅的低吼,棕熊被激怒,吼叫著撲了過來,古小艾心下暗驚沒想到它能跑的這么快,轉眼就到了眼前,古小艾后退了幾步緊盯著它,果不其然棕熊一腳踩在了鐵鉤上。

棕熊疼的大吼,一俯身又被鉤刀劃開了幾道傷口,繼而憤怒的立起上身,滴滴鮮血濺在地上的白雪上,觸目驚心。

就是現在!古小艾看好時機一縱身撲了上去,左手鋼爪鉤在了棕熊的手臂上,鋒利的鋼爪釘進棕熊的皮肉里,古小艾趁勢往上一躥,棕熊的右臂瞬間被古小艾撕下來了一大片血肉,登時血流如注。

古小艾已經趁勢竄到棕熊后背上,右手抬起刺刀就要插它的眼睛,但棕熊因巨大的疼痛起了性發瘋的跑了起來,左手瘋了一樣的反手抓向古小艾,古小艾抓不穩險些被棕熊顛下去,左手鋼爪緊緊的抓著棕熊頸部的皮肉,一不留神被棕熊的左手在左腿上抓了下,縱然有防護服和鋼針還是被抓了三道深深的血痕,深可見骨。

古小艾登時紅了眼睛,見棕熊還伸手,一發狠抬起右手刺刀,“??!”的一聲大叫,把刺刀狠狠地□它的左手掌上,力道不斷刺刀一直刺進了棕熊的后背里,生生把它的左手反手釘在了后背上!

棕熊瞬間失去了雙臂的力量,頹然栽倒在地上,古小艾一個不穩也跌落在地上翻了幾個滾,連忙站起來抽出匕首,雙手緊握匕首向下拼力一刺,正中棕熊后脖頸,棕熊不斷掙扎嘶吼,古小艾死死的按住匕首,僵持了幾分鐘棕熊才不動了。

古小艾緩緩站起來,腳下不穩跌坐在地上,狠狠的大喘氣,兩眼緊緊的看著眼前巨大的棕熊不敢相信自己真的把它殺了。

古小艾竭力喘了半天才緩過來,踉蹌著走到棕熊尸體前,抽出刺刀來把棕熊的左手掌砍了下來,想了想又把它的右手掌也砍了,略微包裹了下放在背包里就要掏信號槍來打信號,拿出來才發現信號槍在剛才已經被棕熊一掌拍壞了,古小艾嘆口氣扔了信號槍,看看天色已近晚上,古小艾大概辨認了下方向,背好包裹開始往外走。

天氣有點陰,天黑的比平時還要早一些,古小艾走了近一個小時也沒有走出去,幾個小時沒有進食又一直劇烈的運動,再加上左腿的傷口流了大量的血,古小艾只覺得眼前發暈,夜視能力也差了很多,幾乎不能看清東西了。

古小艾知道夜里的森林才真正的到了危險的時候,不敢逗留,看不清也一直不停的往外走,甚至把包里的一些不重要的兵器暗器都扔了,盡力的加快速度,但堅持了不到一個小時就什么也看不見了。

古小艾支撐不住找了棵古樹靠著樹干坐了下來,只休息了一會兒就感受到了周圍的悉悉索索的動物靠近他的聲音,但聲音很輕,似乎不是大型猛獸,古小艾依稀能感受到不是一只,甚至可能是很多只,但古小艾的左耳聽不見,他沒辦法像別人一樣分辨聲音的方向,只能盡力壓低身體不發出聲音,暗自期望一會兒就能過去了。

可憐的小狼人不知道,從他休息的樹干上俯視一看,他已經被十來只豺狼包圍了……

古小艾本能的覺得害怕,他想站起來朝一個方向跑,但他知道現在他的體力應該是支持不住他長時間的奔跑了,甚至站起來的過程中就有可能化了獸形,夜里在這片森林里化了獸形那和自殺沒有區別,古小艾緩緩抽出刺刀來,靜靜的等著未知野獸的進攻。

四周的豺狼慢慢的呈包圍圈向古小艾靠近,古小艾幾乎已經能感覺到黑暗中野獸潮濕腥臭的呼吸了,古小艾剛想站起來,驀然感受到頭頂上方有一股強大的壓迫力,熟悉的感覺襲來,古小艾瞬間化成獸形跌在猙獰起伏的樹根后,昏了過去……

一聲長嘯,一道巨大的黑影從樹上撲了下來,十來只豺狼登時嚇得后退,畏懼異常的看著月色下的這匹的墨色巨狼,嚇得俯下身嗚嗚止不住哀嚎。巨狼微微俯身,蒼藍色的眼中殺機一閃,十幾只豺狼還沒有反應過來,甚至還沒有來得看清對方的動作就被咬斷了喉嚨……

樹下盡是血腥,一具具尸體雜亂的攤在雪里,不一會兒就僵直了。

巨狼環視了一眼,轉身走到樹下,用嘴撥開了層層衣服,里面一只白色的小狗虛弱的側臥著,巨狼小心的用嘴撥動了下小狗,確定了它只是昏過去后舔了舔小東西身上的血污,叼起小狗來輕輕一躍竄上了樹。

巨狼臥在古木粗壯的枝干上,輕輕的把小狗放在自己的手臂上,靜靜的看著這只虛弱的小東西,時不時的輕舔幾下它左腿上的傷口……

……

“什么鬼地方……”方戟罵罵咧咧的踢著枯木往森林里越走越近,“古小艾!聽見了吧?你跑哪去了?!”

方戟渾身浴血,肩上背著一張完整的虎皮,煞氣逼人的轉悠,眼中顯是疲憊了,但吼聲依然中氣十足:“古小艾!你是不是沒找著熊?老子來了……哪呢?!古小艾??!”

方戟仔細辨認著空氣中的氣味,奈何他渾身的血腥味太重不好辨認古小艾的氣味,但誤打誤撞的還是朝著古小艾的方向走了過來。

“我……操……”方戟愣在原地,肩上的虎皮滑落下來。方戟眼前正是古小艾暈迷前的位置,十多匹豺狼尸體橫七豎八的躺在雪地里,古小艾的衣服扔在古木樹下,方戟臉色瞬間白了,聲音都變了調:“古小艾??!”方戟幾步跑到樹下撿起衣服,只覺得手里一暖,反射似的一松手,一只小白狗跌落在地上……

方戟看著這只小小的蜷縮著的幼犬愣住了,半跪下來,試探的伸出手指撥弄了下小東西的頭,小心的捏著小狗的前爪讓它翻過身來面對自己,赫然發現小狗的脖子上戴著一顆骨頭形狀的小鈴鐺……

“小……小艾?”方戟狠狠的咽了下口水,一只手托起小狗,輕輕的撫摸小東西凌亂的白毛,“真是你……”

方戟心下震驚不已,看著周圍的豺狼的尸體怎么也沒法想象這是古小艾殺的,甩甩頭發不再多想,撿起古小艾的衣服塞進旁邊他的背包里,打開背包又震驚了半天:古小艾的背包里竟然有兩只巨大的熊掌!

方戟看了下熊掌上的刀口,確定是古小艾殺的,壓下震驚不再多耽誤,把東西都放進背包里,想了想,俯下身一聲巨吼化了獸形。

一只高大的蒼色狼叼起背包和虎皮一甩頭扔在背上,又低頭叼起古小艾,快步跑出了森林……

不遠處的森林里,一匹墨色巨狼緩緩的走出來,看著方戟帶著小狗遠去……

4399极速飞艇网页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