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第二三章

小說: 頭狼的寵愛 作者: 漫漫何其多 更新時間:2015-05-25 19:13:36 字數:3070 閱讀進度:23/54

古小艾疾步離開,他怕再多待一會兒就會忍不住說出不該說出來的話,有些話本來就不該說出來,既然蒼旌馳要娶夫人了,那就更不能說了。

古小艾其實在幾個月前還不懂這些東西,他以為自己對蒼旌馳的那種感情是親情,后來的發現自己是喜歡蒼旌馳的時候古小艾就知道的這段感情注定是要埋在自己心里了,古小艾早就知道了。

古小艾使勁抹掉臉上的眼淚,罵自己怎么這么不爭氣,哭什么哭,就算蒼旌馳不娶夫人也不會喜歡上自己,有些人有些感情注定是沒有結果的,就像蒼旌馳對死去的兒子的懷念,就像自己對蒼旌馳無望的愛戀。注定絕望,注定悲傷。

古小艾使勁揉揉臉,他知道剛才自己失態的樣子蒼旌馳一定能看出來自己喜歡他了,這已經夠難看的了,不能再哭再丟人了。

古小艾快步跑進客廳里就要往臥室里去……

“小艾!”古三小姐從沙發上站起來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古小艾,眼中點點淚光,“是姐姐?!?/p>

古明兒顯是在這等候已久,望著古小艾張開手,古小艾看著古明兒一陣怔忡,仿佛是反應不過來似的。

雖然在古家生活的幾年沒有給古小艾留下什么好的回憶,但是三姐對他的好他還是記得的,別人欺負古小艾被古明兒看見了就一定會護著古小艾,平時也總是留心照管著古小艾的衣食。當時年幼的古小艾能在古家大宅里順利的活了幾年古明兒功不可沒。

……要消除他們的這個顧慮,最好的辦法就是娶個夫人,留下后代……

古明兒看著古小艾悲傷的臉擔心道:“小艾你怎么了?”

古小艾搖搖頭要往臥室里走,忍不住回頭看了眼古明兒溫和美麗的臉,心里剛壓下來的悲痛一下子涌上來再也忍不住,轉身“哇”的一聲撲在古明兒懷里大哭了起來。

古明兒連忙抱住古小艾連聲問怎么了,古小艾搖頭大哭,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其實古小艾什么也不想說,他的愛情能怎么說?

古明兒被古小艾一撲跌在了沙發上,古小艾跪在地上把臉埋在古明兒懷里哭了半天才勉強克制住了,抽了抽鼻子小聲說:“姐姐你知道了吧?”

古明兒愣了一下反應過來古小艾說的是什么,微微臉紅了,點點頭:“昨天大哥和我說了,我現在還覺得不可思議,三爺怎么說也不會挑中我……我覺得是因為他收養你的原因,你和他提過我?”

古小艾搖搖頭:“干爹他……沒事……”

“小艾你到底怎么了?為什么哭呢?”古明兒愛憐的輕順著古小艾的頭發,“受委屈了?”

古小艾搖搖頭,半晌道:“姐姐,你愛干爹嗎?”

古明兒頓了下,像是不知道怎么說似的,想了想道:“我從來就沒有和他說過話接觸過,怎么會愛呢,不過……他是頭狼,哪個女狼人不喜歡他呢,我會愛上他的?!惫判“难蹨I緩緩的順著眼角流下來滲進古明兒裙子的布料里,點點頭:“所有人都喜歡他……”

所有人都喜歡他,只有自己不可以。

古小艾直起身子勉強對古明兒笑了下:“干爹會對你好的,我要收拾東西,姐姐坐會兒吧,估計干爹一會兒就來找你說話了?!闭f著飛快的跑了。

從這天開始古小艾就一直窩在自己房間里,要不就是去練功房里練習,直到開學也沒有再見過蒼旌馳。

古小艾并沒有怪蒼旌馳也沒有憎恨其他人,再喜歡一個人那個人也沒有義務喜歡上自己,這本來就是筆算不清的賬。

回到學校的那天方戟看見古小艾的第一眼就感覺出了他的不對勁,古小艾看著平時一副大大咧咧的方戟突然一副嚴肅的問自己到底怎么了就覺得想笑,古小艾仔細想了想回答他:“我干爹要續弦了,娶的是我三姐?!?/p>

方戟早就聽到信兒了不覺得新鮮,點點頭:“那你怎么臉色這么差?”

古小艾笑了下:“高興的這幾天沒睡著覺鬧得,沒事了……上課去?!?/p>

方戟沒有再問,后來也沒有機會再追問,新學期里古小艾的課程有一半都和他不一樣,再加上古小艾開學后就發了瘋一樣的抓緊一切的時間練習武技,方戟除了晚上睡覺的時間根本就抓不住古小艾的蹤跡。

蒼旌馳娶古明兒的那天世紀學院還沒有放假,蒼宇派車過來接古小艾,古小艾想了想讓司機先等著他去請假,方戟走過來大大咧咧的拉著古小艾一起上了車,笑道:“傻呢你,三爺續弦學校里一半的老師都去了,我爺爺早走了,到了你家你再和他請假吧,師傅走吧?!?/p>

古小艾看著方戟笑笑:“你跟上來干嘛?”

方戟左顧右盼:“我們家的車早走了,蹭你的車過去?!?/p>

古小艾點點頭不再說什么,倚在靠背上閉上眼瞇著,蒼家前的街道有點堵了,全是來道賀的人,最后沒辦法古小艾和方戟干脆下車走了過去。

古小艾原本以為蒼家是大家子,結婚當天會是聽說的那樣一套套的規矩禮儀什么的,但到了蒼家的時候聽傭人說古明兒已經被接過來了,送到新房里蒼旌馳就根本沒有見她,直接在前面開了宴席了。

“不錯了?!狈疥闯龉判“怯X得太簡單了,“你以為是明媒正娶的娶夫人呢,續弦、又不是娶的望族,能這么辦就算是不錯的了,小艾……”

方戟猶豫了下:“該不會是你給三爺舉薦的你姐姐吧?”

古小艾苦笑了下搖搖頭:“都是我干爹自己決定的?!狈疥c點頭:“我大概也能猜到三爺為什么突然就……嗨算了,不是咱們該管的事,去前面吧?!?/p>

古小艾和方戟換了身衣服去了前面,已經開宴了好一會兒了,請來的好多都是的老人,都喜歡聽戲,前面還搭了個臺子,請了正當紅的程老板。

古小艾和方戟剛到大廳門口時程老板正唱到最后的甩腔,響亮婉轉,尾音幾乎挑到人心上去了,方戟忍不住大喊了聲好,一下子滿廳的人都看了過來。

方賦本來就沒想帶著方戟過來,看見了他氣的站了起來:“小畜生!還沒給三爺道喜呢在那聽什么戲!”

方戟笑了下走到前面給蒼旌馳敬了杯酒就被方賦逮到身邊去了,正值換場,不少人都出去溜達往院子里去了,古小艾趁人少也進了大廳,笑著給蒼旌馳磕了個頭:“干爹大喜?!?/p>

蒼旌馳點點頭,伸手讓古小艾起來,古小艾走到蒼旌馳身邊,笑了下:“干爹的好日子,我也給唱一出?”

古小艾不等蒼旌馳說話,徑自去湖心亭里要了一把古琴,微微撥弄了兩下笑道:“前幾天剛學了詩經里的幾句話,干爹聽個樂兒吧?!闭f著坐在案后,五指撥著琴弦“錚——”的一聲,隨著低聲吟唱起來:“翹翹錯薪,言刈其蔞……之子于歸,言秣其駒……漢之廣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小艾你這是念得什么?”方戟在一邊忍不住插話,“聽不懂……”

古小艾笑了下,忍不住看向蒼旌馳,蒼旌馳側過臉喝了一杯酒沒有看他。古小艾笑笑,按弦的聲音更大了些:“隔水美人在悠游,我心渴慕卻難求……茂密荊棘岸邊碼,原是本人親手伐……如若美人要出嫁,我愿親自去牽馬……”

古小艾剛變聲的嗓子有點沙啞,配著鏗鏘有力的古琴也有別樣的意味。

當時老師講課的時候講到這首的時候其實不覺得什么,古小艾甚至覺得這詩里的這男人懦弱的很,喜歡上了一個姑娘卻不說出來,姑娘要出嫁了,他默默的去把道路上的雜草荊棘清理干凈,他默默的去牽馬載著姑娘去婆家,這不是傻子么?

古小艾笑笑,自己也做了一回傻子。

蒼旌馳結婚了又怎樣?將來會有自己的孩子又怎樣?古小艾心里突然豁然開朗,愛上一個人,正好這個人能愛上自己那是幸,不能回應自己這是命。

那又能怎么樣?不再愛了?嫉妒?報復?這些都不是愛。

真正喜歡一個人,不計回報,不想后果。

不能給他幸福,那就掃清他道路上的荊棘,那就清凈他前方的蓬蒿,那就沉默這牽馬來送他去結婚,看似懦弱,卻是咬碎了所有的悲傷咽在肚子里成全。

不能親自給他幸福,那就做個幫他幸福的人吧。

4399极速飞艇网页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