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百八十七章、恩愛夫妻

小說: 云兕 作者: 山藥紫薯粥 更新時間:2020-01-17 06:54:37 字數:2175 閱讀進度:286/327

“相公,待會兒我跟你一起出海吧?!?/p>

紉蘭看著在收拾漁網的洛之淵道。

“不是怕水嗎?海上風浪那么大,你若是有個閃失,我怎么辦?就是家里等我吧,很快就回來的?!?/p>

在外人面前,洛之淵每天繼續著,他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打魚生活。

只是他的出海,只需要片刻功夫,就捕齊了一日的收獲,剩下的時間,都在修煉和尋找出去的方法,當然不敢,讓紉蘭跟著他一起。

他一邊溫和的勸解,一邊不著痕跡的觀察,紉蘭突然提出這個要求,是開始懷疑他了,還是有其他原因。

“我總覺得,今天會有什么事發生,心砰砰直跳?!?/p>

紉蘭有些焦慮的回道。至上次見過云兕,跟洛之淵深入交流過后,她就沒在做噩夢。那些時不時冒出來的,奇怪的記憶,也不在造訪。

可昨天晚上,她突然感覺,有個很熟悉的聲音,在呼喚自己。有種莫名的緊張情緒,在四周蔓延。

“是又做噩夢了嗎?我去慣了的,不會有事的。你若是實在擔心,干脆我就休息一天,我們一起去海邊走走,散散心,不上船,好不好?”

洛之淵見她沒懷疑自己,心中的警惕縮了回去。雖然很想盡快找出出口,搶占先機,但他的完美丈夫形象,需要不斷鞏固,嘴里退讓道。

“沒有,就是一種說不上來原因的直覺,也許是我想多了吧。我陪你去海邊,在那里等你吧,離你近點,我安心些?!?/p>

紉蘭的確很怕水,又想著自己的超能力,只要是看得見洛之淵的地方,應該都能及時施救,轉換方案道。

云兕一路上跟那漁民,事無巨細的打聽,洛之淵紉蘭二人的消息,配合著漁民的有意拖延,到得漁村的時候,洛之淵和紉蘭,早已離開。

“這個時間,想是出海去了,還帶上了洛娘子,看來是要走遠路的。十天半個月不回來,都有可能。

二位要不先回去,等他們回來了,我再給您們送信?”

漁民見洛之淵二人不在,心里安定下來,膽子也大了些,熱心的建議道。

“我們一走,你就去給他們通風報信,讓他們早做防備嗎?既然昨天要拿紉蘭的線索還錢,今天怎么又變善良啦?怕我們給不起錢嗎?

你們出海,都是成群結隊的吧?你會不知道他們,多久回來?”

云兕目光一緊,嚴厲的喝問道。

“真不知道啊,洛相公本領高強,都是自己走船,從不跟我們這些人,一起合作的。

只是誰在海上遇到個意外,只要是他見著了,都舍命相救,打的魚多了,也常分與其他收獲不好的,所以人緣不錯?!?/p>

漁民解釋道。

莫及聽著,洛師兄像是完全適應并享受著,這個漁民的身份。跟在無影洞里,那個滿是野心的他,完全不一樣,難道他只有現在的這一段記憶?

云兕上次就見過他,今日的這一切,是不是兩人合計好的?帶自己來撲個空,想打消自己尋人的想法?

莫及想了想,還是不甘心,就這樣無功而返。推開嶄新的院門,想從他們的日常起居中,發現一些蛛絲馬跡。

屋里擺放的干凈整潔,柜子方位、衣服疊放順序、洗漱用品擺放角度等,都跟洛之淵在首陽門的房間,一般無二。

紉蘭的東西,也完全按照,洛之淵的喜好在擺。莫及有些詫異,這個特別有主見,最不喜歡跟別人一樣的姑娘,在這屋里,竟沒多少存在感。

便是失去了記憶,一個人的生活習慣,也不應該變化這么大才是。聽漁民說的,二人感情很好,洛之淵應該也不會強迫她才是。

“這個夫妻,一定很愛對方吧。我們真的有必要,為了那不知真假的虛無記憶,拆散一對有情人嗎?”

云兕在屋子里轉了一圈,神色從沒有任何情緒,到帶點不屑,到有些羨慕和感傷。

“他們不是一對。這里的一切,也只是土靈石的虛幻空間,遲早是要回到真實世界的?!?/p>

莫及沒看出,他們的感情有多深,只覺得這兩人竟成了夫妻,很是詭異。

最先暈厥過去的叢一和盧山,只有真實的記憶。在土靈石異變時刻清醒的自己,多出了屬于這里的另一端記憶。

引發這場變化的云兕,雖然現在不知道,是不是另有所圖,但被自己救回來那會兒,應該是真的失憶了。

紉蘭和洛之淵的情況,會是云兕和自己的翻版嗎?還是說,他們一直沉浸在,虛幻的夢境里?

“什么是真,什么是假,純看你愿意相信什么。你相信現在這一切是真的,那什么首陽門就是假的。

他們在這里過得好好的,怎么就不能是一對?你看這灶臺的高度,明顯是按著,洛相公的身高做的,家里的家務活,應該基本都是他在做。

還有那些護膚的油脂,精致的發帶,他在盡自己可能的,給妻子最好的照顧。

再看這塊砧板上的刀痕,中間整齊劃一,最外面卻東一塊西一塊,明顯是不善廚事的洛娘子弄出來的,她想為丈夫分擔工作。

鍋里剩下的大餅,一個厚薄一致,一個面粉都沒揉勻,但明顯不好吃的,卻剩得少些,因為男人的飯量大。

他們的生活習慣應該差距很大,但這個小院里,卻沒有任何的不和諧因素,他們都在克制自己,適應對方。

人這種動物,是很自私的,一切都想按照,讓自己舒服的來。順從別人的意識,不是被壓制得無法反抗,就是心里有很深的愛,在支撐。

這樣的日子過著,即使真的是在做夢,也會舍不得醒吧?!?/p>

云兕的語氣里,滿是羨慕。

莫及有些意外,從前的云兕,不是個這樣容易感傷的人。

她是在告訴自己,她也喜歡這沒有過往的困難,沒有貪心的未來,只有現世平凡的美好的夢境嗎?

“很多事情,其實真的沒必要,一定要尋一個,對的結果的?!?/p>

云兕目光深邃的補充道。

4399极速飞艇网页游戏